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Crenny】正确的奔跑方向(南方公园同人,HE甜饼一发完)

上午爆肝

大概就是Kenny暗恋Criag最后暧暧昧昧的小故事

我觉得很HE




“Criag!嘿!Criag!”Kenny死命地敲打着蓝色房子的玻璃窗,试图吸引屋子里男孩的注意。

真是该死。他回头向后看,那帮要追杀他的孩子们被短暂的车流截住了,但根据指示灯闪烁的幅度来看,车流也帮他拖延不了太久的时间。

“操!Criag!你这个傻逼!快看这边!Criag!”他转头用那种豁出去性命的力度敲窗。

哦,谢天谢地,这个聋子终于听见了。Kenny狠狠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在屋子里男孩疑惑地目光中举起左手指了指门口。

Criag困惑地但还是点了点头。

耶,老子是最厉害的。

Kenny几乎是贴着那群追兵的鼻子关上了Criag家的门。安全的感觉真好。他靠着那扇蓝色的门,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心,几乎要就这么放任自己滑到地板上了。

然而他对上了Criag的视线。

操。要不然他还是出去吧。

Criag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在等待着他的解释。

“被那帮高年级的缠上了,说我勾引他们马子。”Kenny斟酌了一下,挑了些最好听的词说出口,然后立刻被Criag上前一步捂住了嘴。顺着他悄悄伸出的手指的方向看去,Kenny这才发现,在客厅的一角,半开放式厨房的后面还站着一个举着锅铲,疑惑非常的女人。Kenny眨了眨眼表示自己知道了,Criag才松开了手。“Tucker太太您好。”他乖巧地打了个招呼。

总之Kenny就以Criag的朋友的身份混进了这个家里。Tucker太太放他们去楼上Criag的房间,还说过二十分钟就可以下去吃饭了。

“真是救命了哥们儿。”Kenny把书包甩在Criag的床上然后自己烫了上去,不客气得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哦,Criag又拧起了他那该死的,好看的眉毛。

“我不是你哥们儿。”他一针见血地指出。

“不管怎样吧。”他笑嘻嘻地说,把那种有点受伤的感觉咽了回去,然后闭上了眼睛,“今天可真是够呛。”

对面没有声音,但Kenny能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床铺凹下了一块。他在一瞬间惊得要跳起来,可他强迫着自己的四肢牢牢钉在床上。

Criag不是很温柔地去扯他脑袋下的枕巾:“你头上有血。”

“我知道,老妈。”

“去洗个澡再上来。”对方愈加跋扈地命令道。

结果Kenny还是乖乖站在了浴室里。他看着镜子里抱着白色浴巾和一套刚洗过的新衣服的自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Criag真是全镇最难伺候的事儿妈了,真不知道当时怎么脑袋一抽就跑到他家来。

但他还是放任自己把脑袋埋进了那套衣服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吃吃地笑了起来。

 

二十分钟以后真的开饭了,Kenny刚刚从浴室一边擦着头一边走出来就被Criag叫去吃饭。

餐桌前已经坐上了Criag的妈妈和妹妹,小女孩在看到他的那一刹那就笑开了花,然后冲他喊“哥哥你真帅,长大了以后能不能娶我”这样的胡话。Kenny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头就投给Criag一个“救救我”的眼神。

我操。他好像看见Criag笑了。但他嘴角的弧度存在得太短暂以至于Kenny怀疑自己是不是刚刚被雾气熏花了眼。算了吧。他拉开椅子,坐在了Criag的旁边。

“所以,新朋友,嗯?” 

“妈。”Criag的嘴里塞满了土豆泥,但还是出声制止他母亲。真是可爱死了。Kenny不合时宜地想。

“吃你的饭,别插嘴。”

“您好,还没有自我介绍过,我叫Kenny McCormick。”

“哦,你姓McCormick。”

“妈!”

“我好像想起来了,你在学校跟Criag是同桌吧?你觉得Criag这个人怎么样?”

“妈!他不是我……”Criag艰难地吞咽了一下,似乎觉得接下来那个词很难说出口,“男朋友!”但他还是做到了。

“你不能总对每一个来家里的朋友都这么盘问!这会让我们很尴尬的。”Criag看向Kenny,后者赶忙疯狂点头。

哇哦,Criag是个gay!他在心里与此毫不相关地,非常开心地想。

这顿饭就在这种不温不火的气氛中吃完了,Kenny刚放下叉子就被在旁边等了好久的Criag拉上了楼梯。

“所以呢?你是要在这儿住一晚上还是现在就走?”Criag房间的门是红色的,要是Kenny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的话,他也想要一扇红色的门。

“我就在这儿住着吧。”Kenny无赖地笑了笑,在得到了Criag点头首肯之后欢呼着又蹦上了那张床。

“而且,那帮高年级的会蹲我很久,所以大概这一星期都得麻烦你了。”他一边在新换的枕巾上翻滚一边说。

“不要,去找你那些朋友。”

哇哦,真是够直白。Kenny又吞下了自己心里那种有点发苦的感觉:“可下下周是期末考试周了,他们都不接待我。”

“Cartman也需要担心考试?”

“哦不,请别让我跟他待在一起。”Kenny可怜兮兮地抬起下颌,仰视着站在床尾抱着臂的男孩。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松动——Kenny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出来的——最后他叹了口气,妥协了。

“就这一周。”

“耶!Criag我爱你!”

 

 

 

“Kenny,你从来都不写作业的吗?”

“嗯……不啊,反正到了学校有Stan和Kyle借我抄。”Kenny正肆无忌惮地趴在Criag的肩膀上看他打游戏,“嘿!看左边!有人扔了个手榴弹!”

“哦,Criag你这个废物。”Kenny对着电视上“游戏结束”的字样遗憾地摇了摇头,一只手撑在他的肩膀上,半个身子探出去够Criag手里的游戏手柄,Criag敏捷地伸长了胳膊,Kenny一个猛子扎在了床上。

“你这样不公平!说好了我们一人一局的!”

“这是在我家。”Criag趾高气昂地宣布,然后又点开了新一轮的游戏。

Kenny坐在他旁边气呼呼地瞪着他的侧脸,Criag则聚精会神地看着屏幕,看起来完全没有被他打扰到。

过了半分钟,Kenny终于放弃了。他揉了揉自己因为长久不眨眼而泛泪的眼眶,向后一靠,倒在了枕头上。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一个硬硬的东西杵到了他的肚子上。

“耶!”他立刻满血复活一骨碌就坐了起来,这个时候,跟Criag共处一室什么的小心翼翼和紧张感都早就灰飞烟灭了,他的右手臂紧贴着Criag的胳膊,使劲摁着手柄。

“冲冲冲冲!”

“闭嘴Criag,别瞎指挥。”

“右边!那个人!”

“我看得见!”

这时候吵吵嚷嚷的样子也挺迷人的。Kenny分心去想坐在旁边的Criag,然后果不其然就被斜前方突然冲出来的敌人一个点射死了。

Kenny乖乖地把手柄交出去,但Criag只是愕然地看着他。

“怎么了?”Kenny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还以为你会报复我然后继续玩呢。”Criag看上去有点不太确定,“而且你玩儿得这么好,说不定能帮我打通这关。”

“喔。”Kenny笑眯眯地把手伸了回来。

“我去拿点饼干。”Criag转身下床。

Criag离开房间之后Kenny的角色立刻就死了。“哇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把脑袋埋进身下的被子里大叫了一声,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因为缺氧有点红红的。

Criag真的太可爱了。

他美滋滋地点开了“重新游戏”。

没等太久Criag就回来了。他端着装满小饼干的托盘坐在了Kenny旁白,后者忍不住使劲吸了一下鼻子。

“啊——”他张开嘴。

Criag短暂地愣了一下,从盘子里捡出一块饼干喂进了他嘴里。

“樽吼吃!”

Criag哼笑了一声,往自己的嘴里也塞了一个。

“左边左边左边!赢啦!”Kenny夸张地把游戏手柄往床上一扔,向左倒靠在了Criag肩膀上,Criag像某种自动机器人一样又塞了一块饼干进他的嘴里,然后把整个盘子都塞到他手上,自己拿过了手柄。

“啊——”Kenny还靠在他的胳膊上,Criag张开了嘴,Kenny伸手过去。

 

 

 

那天Criag不小心舔到Kenny的手指,让他们俩尴尬了一晚上——虽然Kenny自己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早啊Criag。”

“早。”

他们已经是平常见面可以打招呼的关系了,Kenny对此感到非常开心。

但今天就是在Criag家借宿的最后一晚了。想到这个,Kenny又有点难过。下次该找个什么理由再跑到他家呢?

Kenny决定晚上放学的时候去买个什么小礼物,来感谢宽宏的Tucker太太同意他在他们家借住。于是他发短信给Criag说他今天会晚点到。

 

如果再被那东西捅一次的话他可能会死。

Kenny趴在地上冷静地想。

他瞥了一眼角落里在打斗一开始就被踢到了巷子深处因而能保留全尸的那束花,叹了口气。

“你这小子,不是很能跑吗?”为首的大块头在他的脸上啐了一口,然后又照着他的胃狠狠地来了一脚,Kenny止不住地干呕。幸亏他今天中午没有吃饭,不然现在该被自己的呕吐物给活活呛死了。

“不是有救星了吗?Tucker家那个小子?今天怎么没跟他一起走呀?”老大和他的手下嘻嘻笑着,有个人突然转移视线看到了巷子里那束花,然后人群笑得更猖獗了,“是不是准备以屁股相许了啊,McCormick?全家都是狗杂种!”

“你这个,男女通吃的,不要脸的,臭婊子!”

 

Kenny原本的计划是等身体恢复了一些就直接回家,但现在看起来是不成了。他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Criag打横抱了起来。

“花,花。”他哼哼。

“什么?”老天啊,Criag又在皱眉了,能不能有谁出台什么法律禁止Criag那样拧他那双绝世英俊的眉毛啊?

“那里…有束花。”他勉强压制住了想咳嗽的欲望伸出手指了指巷子里,“我给你妈妈…买的。”

“你哪儿来的钱?”

“你…管。”

抱着一个大活人要蹲下去很难——首先得说Kenny有些开心自己还是一个大活人——但Criag还是这么做了,他走到巷子深处拣起了那束花,放在了Kenny怀里。

Kenny把脸埋在康乃馨里。

“从现在开始到我们到家之前,都给我闭上嘴。”

“也许你现在让我直接死在这里…更好一些,这样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Criag狠狠地吸了口气。

“等你到家了,我们有的是机会。”

 

FIN


评论(1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