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死神豆腐】暂时无授翻/The Bond 10(细水长流型HE,半AU)

不好意思各位!最近沉迷羊毛,疯狂寻找资源,更新的速度慢了!这几天我会好好分配时间的!




Chapter10:1889年2月5日,下午7:30,哈普斯堡,维也纳

一声尖叫将鲁道夫从美好的回忆拉回了现实——他的朋友还覆在他身上——他僵住了。

鲁道夫于是就这死神将他推到的姿势,挣扎着扭过身子——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他的母亲就站在门外,手还扶在门把上,正惊恐地看着他们——惊慌失措中,鲁道夫转回身看向他的朋友。

他们都明白伊丽莎白早晚会知道他们的事。死神出现在鲁道夫面前的频率太过频繁,他的母亲不可能对此毫无察觉,尤其是在现在审查支出的当口。但他们都同意应该先着眼当下,得过且过。

现在,一切都暴露、都无法挽回了。皇后看上去随时都能昏倒。她面色发白,浑身颤抖,还没有开口说话。

鲁道夫抬起头去寻求爱人的安抚。

他读不懂死神脸上的表情,但死神接着便站起身,并伸手也将王子拉了起来。之后,死神并没有松开他,而是用一只胳膊充满占有欲地紧搂住王子的胯部。

皇太子像一个被爱人邀请跳舞的打工女郎一样脸红了,但他仍旧沉默着,并从死神的拥抱中得到些许的安慰。死神不会放他独自一人面对恐惧的。

死神转向伊丽莎白,冷冷地注视着她:“你来做什么?”他不假思索地问。

伊丽莎白呆呆地站着,她的视线从死神面无表情的脸移到他环住她儿子的胳膊上,然后又向上望向她的儿子。王子立刻把目光转向了地板上。

她苍白的脸颊慢慢染上了深紫色,皇后看起来生气极了。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染指我的儿子?!”她吼道,声音因愤怒而颤抖着

死神的瞳孔紧缩了一下,鲁道夫惊讶地抬起头。他没有想到母亲竟然如此关心他。

“你怎么敢利用我其他的子嗣来达到自己病态的目的?你怎么敢为了接近我而用这种不正常的方式引他如此堕落!”

本来因为母亲表现出如此保护欲的飘飘欲仙的鲁道夫的心沉了下来。她只想着她自己。一如既往。

死神搂住他的手收紧了些,王子能感觉到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套刻薄恶毒的说辞来维护他们的关系。但还不必轮到他出面。

“母亲,冷静一点。这样发火有碍您的端庄。”

鲁道夫的母亲和爱人——原本恶毒而充满恨意地盯着对方——现在都转而目瞪口呆地盯着他。他于是继续说下去。

“您丝毫不用担心,母亲。我没有被他引向堕落,也没有被利用。顺便先说一下,我们这样在一起已经有十五年了。也许这是错误的——也许我们违反了自然与人神的法则——但我不在乎。”

鲁道夫停下来想了一会儿,然后将他宽松的衬衫袖子又挽了上来——他曾在母亲发现他的伤疤之后不自觉地将袖子放了下去——在炉火和吊灯的温暖照射下,他手臂上不计其数的疤痕和崭新的伤口完全一览无余。

死神看着它们,如同往常那样感到些许骄傲。那是属于我的。

伊丽莎白的脸色看上去又变得煞白。她抬头对上自己儿子的目光。

“我是帝制——你、父亲和索菲——的造物。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人类之间的爱了——还好我有他。无不讽刺地说,我还欠他一条命。如果不是我透过他看到了事实,我早就该在梅耶林自杀了。是你推开了我,推开了我们两个,一次次令我们失望。现在你终于能如愿以偿了——我们离开了你。接受这一点吧。”

伊丽莎白看起来因为她儿子话中自杀的念头吓得面色如同被漂白了一般,而一边的死神则因为鲁道夫的话和皇后的脸色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

伊丽莎白的视线绝望地扫过了鲁道夫和他的爱人,然后她转过身去,离开了房间。


TBC

评论(1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