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死神豆腐】暂时无授翻/The Bond 01(细水长流型甜文,HE,共27章)

个人觉得这一篇中篇能做镇圈文orz,至少我看完它的最近几天内感觉自己吃不下这个cp的其他文了。这篇文超脱了单讲死神与豆腐双箭头的爱情故事或者是豆腐恳求死神将他带走最后沦为玩物这样的套路。讲因为某些原因死神并没有在梅耶林带走鲁道夫因而改变了欧洲史乃至世界史的轨迹。这是一篇关于国家责任与私人情感的文章,文章中对死神感情投放对象的转移描述的很详细很真实,能感觉到死神真的用自己的温柔保护着陪伴着豆腐,甚至为了豆腐不惜去怼伊丽莎白(我看的这个开心啊)。而豆腐也不是自怨自艾成天想着自杀的小皇子,他是一个即使身处困境也能独当一面能领导一个庞大帝国的男人,尤其是在看到文章后半部分,鲁道夫终于正视并接受了他痛苦的童年的时候,真的很令人感动。
总之我知道没啥人吃这个cp但还是忍不住鸡血了一把,本文一共27章,我会努力更新的,找个时间求一下妹子授权也(你)
抱歉说这么多废话,希望诸君看得愉快,水平有限,欢迎捉虫




出自:伊丽莎白音乐剧

配对:鲁道夫/死神

概要:鲁道夫与死神之间建立了一种纽带,其力量比他们之前想的都要强烈许多。鲁道夫得以通过死神的视角观察世界。因此,历史的车轮悄悄改变了轨迹。

     M/M,AU,文中不会出现Mary Vetsera(历史上鲁道夫的情人),形象取材于2013维也纳版(译者代入了05版)

正文:

Chapter 1:1889年1月30日,下午11:00,梅耶林

 

终结之时已经来临,死神可以感觉得到。在为王储搭建的狩猎小屋里,他于橡木镶板的主屋的阴影中现形。

死神温柔地走向床上蜷缩着的人。王子正坐在床上,安静地盯着他腿上雕刻华丽的手枪。死神的视线越过年轻的哈普斯堡继承人那布满细长伤痕的胳膊——鲁道夫的衬衫被染红了,而他的凶器,那把匕首,就被放在他身边的枕头上。

死神将他沉重而冰冷的手放在了王子的肩上,鲁道夫叹了口气,抬头看向死神,眼中充满了倦意。

“你会把我带走吗?”他问,语气中满怀着希冀。

死神很熟悉这种语调。它属于那些厌倦了世界的、被重担压垮的和那些终于准备好了的人。他能感觉到宇宙中掌管时间与命运的原力在改变着、对焦着、封闭着这个人的命运—鲁道夫在世界史中扮演的角色已然尽善尽美了,现在,他将以自己的退场来推动这场无休止的剧目进行下去。

“是的。你的大限将至。”死神用缓慢而圆滑的语调回应道,把他放在肩上的手缓缓上移,轻柔地爱抚着鲁道夫的面颊。王子将脸靠在他冰冷的手上,展露出一个充满悲伤的笑容。

死神的胸腔中升起一股阴暗的满足感,千年以来无数人心甘情愿投身于他的怀抱,那其中却没有谁是让他自愿迎接的。而他不得不承认,在初次见到王子时,他就对他产生了某种……喜爱,彼时鲁道夫只有五岁,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着,却给予了他盲目的信赖。他还得承认,随着他们见面次数的增加,他开始享受起他们之间的……激情。

死神用一只手轻轻地捧起王子的脸颊,另一手引导着王子的手指举起那把枪。当冰冷的枪口对准了王子的太阳穴时,他的呼吸停滞了一下,死神则倾身向前,滑入他的双腿之间,将他推倒在床第之间。

他是那么的顺从,那么的期待着。我的王子。

他的反抗停止了,连愤怒的情绪也一并消失了。他和他母亲刚刚的表现天差地别,而死神需要得更多。

缓慢地,他低下去覆上身下的凡人。

鲁道夫的手指扣紧了扳机。他离他冰冷而又英俊的朋友很近,太近了。死神的手指描摹着他的下巴,鲁道夫感觉到了他坚定的意志。他颤抖着,死神的双唇离他只有不到一英尺的距离,这几乎令他痛苦。他们是如此的靠近以至于令他缺氧。他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他的命运。

一声枪响。

一具尸体。

一声女佣的尖叫。

一名往返于各个宫殿的信使。

皇帝在哭泣。

他的母亲身着黑衣,跪在他的墓前。

他的堂弟成为了新的继承人。

他的母亲被无政府主义者刺死。

奥地利的士兵入侵塞尔维亚。

他的堂弟。

一枪。

一场争辩。

战争。

沟渠。

大炮。

毒气。

数百万人的死亡。

他父亲的死亡。

投降。

家国破碎。

人们陷入贫穷、饥饿和流离失所。

签订条约。

无能的政府。

法西斯。仇恨。起义。愈加强大。柏林上空的万字旗。进入维也纳的军队。一个独裁者。人们四散而逃。

躲藏。被逮捕。受难。被折磨。被谋杀。数以百万。百万。美国国旗。共产主义的红旗。震惊世界的爆炸。

鲁道夫猛地睁大眼睛。“不!”他大喊。

死神抽身回来,惊讶地看着王子挣扎着坐起来,把头埋进他的掌心无声地颤抖。

一时间,整间屋子被沉默笼罩着,死神站起来,看着绝望的皇太子。他见惯了人们在他到来时的乞求与恐惧,见惯了他们可悲地试图逃离他的掌心,见惯了那些呜咽和悲鸣。但他从未想过这一切会发生在鲁道夫身上。在他的王子身上。在那个曾多次求他将他带走,又在他的触碰下如此饥渴地交出自己的人身上——而现在,他该离开了……

“事情真的会变成这样吗?”微弱的声音从床边传来,打断了死神的思考。

“什么?”死神朝年轻人投去惊讶的一瞥。

“我刚才看见的。如果我死了,它们就都会发生吗?”鲁道夫问,稍稍增大了音量,把头从他的手中抬起,看向他的朋友。

如果死神能呼吸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因为王子的问题而喘不过气来。但即便如此,他也只是用力地盯着对方。

这不可能。人类是不可能知道这些事的。他们看不见。死神是无所不知的——他一直都知晓历史发展的轨迹,纵览千年中世界的变化,明白人的生死对未来的意义。诚然,他早就知道鲁道夫的自杀不止会毁灭这个世纪,还有下世纪的前半部分,可王子……他不应该知道这个。

“你看到了什么?”他试探着问。

鲁道夫又低下头去,轻声回答:“一切悲伤。谋杀。战争。屠杀。这些折磨。还有爆炸。”

又一次,死神扪心自问,鲁道夫比之前所有人都与他更亲密,连他的母亲都没有做到这一点。这么多年过去,他鲜少将接近鲁道夫视作是被皇后拒绝的愤怒所致,是为了报复而要去带走他所能接触到的与伊丽莎白最亲近的人。他没有预料到,他与年轻的哈普斯堡继承人的关系会近到这一步——但考虑到他们一起做过,一起……分享过的事情,他又觉得他们之间建立了如此的联系是理所当然的,让鲁道夫更加接近他。而死神不会对他说谎。

“是的。”他回答,“那的确是你今日死后会发生的事情。”

鲁道夫还在轻微颤抖着,在听到他的恐惧终于被证实之后发出一声啜泣。死神又一次向他靠近,将手搭在了王子的肩膀。

鲁道夫抬起了头。

“我办不到。”他的嗓音嘶哑。

死神疑惑地看着他。

“我不能在知道了……我的责任之后跟你走。我不能得知我是一切的罪魁祸首之后在永恒的时间里悔恨……”他停下了,哽咽得无法再继续下去。

死神的胸腔里生出一股愤怒。几年来,鲁道夫都在乞求他将他带走。死神拒绝了他,遵循着他的时日。这应该能提醒鲁道夫,死神何时将他带走不是他自己所能选择的。

想不想离开不关他的事——死神会带走那些属于他的人,不管男女老幼,绝无第二种可能。他可是死神——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永恒存在的死神!

“你的大限已到,我也无法改变这一点。”他的语调几近冷酷,捏住王子的下巴,将他的头抬起来。死神低下头,准备将唇印上他的。

他顿住了。

他第一次在鲁道夫的脸上看到其他凡人才会有的,他从未想在他的王子脸上看到的表情。

恐惧。

他沮丧地咆哮着松开了凡人,退了回去。愤怒又一次膨胀起来。这次他马上就要带走王子了。这不可能!他可是死神!他一点也不在乎凡人——他的职责是在合适的时机收集他们的灵魂,以确保历史能按照既定轨迹运行。而鲁道夫的死期就是现在

然而,当他与鲁道夫面对面,透过他无声的泪水和绝望看向对方时,他停住了。然后死神发觉,不可能已经变成了可能。

他关心着鲁道夫——更甚于关心他的母亲。如果抗拒死神的是皇后,如果是她拒绝了他的吻,他想,他会将她带走——她的抵抗甚至会给予死神更多的欢愉。可她的儿子不一样。

“好吧,”他嘶声道,压抑着声音中的愤怒,‘’如果改变命运是你想要的的话……”

死神停下来思考了一会儿,然后伸出一只手掐住了王子的脖子,毫不费力地将他拽下床并摁在了最近的墙上。王子的脑袋与冰冷的石墙相撞,墙裂了一条缝,风全部灌了进来。死神盯着他的同时,鲁道夫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鲁道夫困惑地看着他。死神从未对他如此粗暴。

死神看着王子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升起一种罪恶的满足感——困惑,但依旧不感到害怕,没有任何疑问。他从未像现在这样体会到王子是怎样地臣服于他——他已经是他的了,全身心地属于他。他已经下定决心,也不去管这个决定到底是多么的愚蠢。

“……你将如愿以偿。”他轻声耳语。

鲁道夫滑落到地板上,止不住地咳嗽。他的头和喉咙都受伤了,他感觉吸进去的空气开始灼烧他的肺。

他的朋友已经离开了。


TBC

评论(24)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