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狼卡】衣服和枪(巨短,一发完我觉得HE)

抱、抱了@Sammy薩米米米 太太的梗……侵删
文笔烂如s,片段灭蚊法




罗根冲进门来,把他们收拾好堆在客厅里的行李全都抱起来一股脑掼在车上。然后他又冲进卡利班的卧室打算去拿对方的行李,正巧撞见对方在收拾衣柜。
“这都他妈什么时候了?”罗根粗声粗气地质问他,上前来试图暴力扣上卡利班的箱子。
“等等等等,就这一个!”卡利班慌忙阻止他,赶紧把手上拿的衣服扔给罗根。
罗根看清那套衣服以后神情一滞。“你这是什么意思?”他问,拎起那件卡利班最喜欢的,走到哪里都舍不得扔的皮质外套——那上面还有光滑柔软的皮草领子呢——审视他的眼神看起来很危险。
“我就想留着这件衣服而已。”卡利班觉得自己很委屈,“有朝一日我们安全了,我好歹还有一套合适的衣服。”
罗根皱着眉头深深地看着他,像是在判断他是不是在说谎,判断他是不是足够危险。最后不知他的脑子里转过了什么,他终于认定对方不敢做些什么。罗根把那套皮衣揉进了箱子,提起箱子大步走了出去。
而卡利班还是很委屈。大概他在这里粗茶淡饭辛苦照顾这两个变种人一年多,罗根还是没完全把他当自己人。
也许是还需要时间。
他这么安慰自己,也变相给罗根开脱。然而还不等他再想什么,楼下传来罗根的怒吼:“卡利班!你在磨蹭什么?”他于是深吸一口气,把扔在床上的帽子戴好。



罗根叫他去把瘫在地上,看上去已经失去知觉的男人运到据点另一边的沟里,还塞给他一把枪。卡利班握着它感觉很奇妙,他大概有一个世纪没碰过枪了。
“等你回来我们就出发。”罗根帮他把半死不活的男人抬上车,在卡利班坐进驾驶位之后把手伸进车窗,拍了拍他的肩膀。
卡利班向上看,罗根张了张嘴巴看起来还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卡利班把车开了出去。
这一路上,后备箱里的男人都很安静,不难让人相信他已经死透了,卡利班把视线由后视镜收回,一不小心落在了挡风玻璃前的枪上。
他忍不住有一瞬间的沧桑感,忍不住回想起他原来叱咤风云的日子。然后有不成调的几句小曲从他的鼻腔里逸出来,他用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是灵蝶最喜欢的歌。
罗根说的地方到了,他停车然后把男人拉下来。那人比他看上去沉得多,不过既然他都扛过醉酒的罗根,这又算什么呢?
只是在把他抗上肩的时候,他听到了属于另一个人的粗重的喘息声。
卡利班庆幸枪就被他放在衣服兜里。
这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也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杀人。他的食指扣下了扳机,熟悉的后坐力震荡了手腕,他查看了男人被一枪爆头无误后才把它收起来。
现在,他可以回去跟他们一起出发了。
FIN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