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报复欲(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友情未满,无明显结局)

不知为什么总很想写林克法师设定。
应该是考前最后一次更新了orz
写超烂。



面前的地面毫无征兆地闪出一片耀眼的蓝光,紧随着召唤阵出现的是一位浑身是血的青年。
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力巴尔还没来得及对此作出反应,青年便已经应声倒在了地上。



林克的伤势很重,即使有利特族最好的医官连夜救治他也整整睡了两天才醒。醒来的时候力巴尔并不在他的身边。前者刚刚例行从领地北边巡视回来,才落地便被一医官急急忙忙叫住。
“力巴尔大人,勇士大人刚醒就要离开,他的身体还完全没恢复好,我们要让他走吗?”
“……先带我过去。”
回到自宅,果不其然林克在和一众医官掰掰扯扯。见到他回来,医官们如获大赦般纷纷退下了。
“力——”
“无礼的海利亚人,对救了你一命的人难道连一句谢谢也没有吗?”
林克被他严肃的语气吓得一愣。
“抱歉……救命之恩我铭记在心,改日必会道谢,只是眼下还有任务,我要回去禀报国王——”
“一个人干掉了莱尼尔是吗?”果不其然林克又是一怔,说中了。力巴尔胸中升起了一股美妙的胜利感。
“以为我在你昏睡这两天什么都没做?我早就发现了,写信给了国王陛下。现在消息应该已经到达城堡了。”
力巴尔高傲地用眼神示意他。
怎么样,这下愿意乖乖留下来了吧?
果然,闻言林克一屁股又坐回了床上。他一只手撑着脑袋,不知道是头晕还是在思考什么的,过了半天才轻轻点了点头。
“给你添麻烦了,非常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我会尽我所能报答你的。”
总之就是这样,他把林克留下来了。
其实仔细想想,力巴尔也完全不明白自己这股没来由的冲动是什么。王城的医官自然会比这里好些,可他总觉得自己不能轻易放林克回去。
至于留下来要做什么——
“报答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你先把伤养好,如果要再去捕猎凶兽,别拖了我的后腿。”
说完这话,力巴尔便离开了房间。
晚饭是他做好了以后招呼林克来吃。没等他叫第二遍,林克就出现在了房门前。
也是,两天都只喂糖水补充营养,他也一定饿坏了。
力巴尔瞠目结舌地看他以惊人的速度消灭盘子里的东西,并在厨房与座位间(添饭)来回奔波。
他记忆中那些自命不凡的王城法师们可不是这样的。
虽然能理解对方狂吃的原因,可有个道理叫过犹不及,这样突然爆吃对他的身体也没有什么好处。及时制止了林克以后,他打发后者去洗碗,想要他在可以的范围内至少适当地运动一下。
可事实上,他低估了法师。对他们来说,洗个碗也只不过几句咒语的事儿。力巴尔还没走回房,林克那边就已经结束了。
再晚些时候有医官来给林克做检查,这次有了后者配合治疗,整个过程进展得非常顺利。结束时医官甚至说不出三天对方就能完全痊愈。
“林克大人的身体真是非常神奇,好像在突然间就补充到了足够的能量一样!恢复得很好!”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啊。
惊叹之余,力巴尔不由得由衷松了口气。天知道那家伙当初浑身是血地倒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简直紧张得都要死了。海拉鲁大师之杖所选出的英杰,还没等到讨伐盖侬的那一天就出师未捷身先死——呸呸呸,太不吉利了。
所以今天听说他要走的时候才会那么强硬要把他留下来吧,也许叫他呆在自己身边才会更安全些。力巴尔忍不住想。
和林克一起把医官送走之后,屋内自然而然也就安静了下来。尴尬的气氛几乎要变为实体狠狠扼住力巴尔的喉咙,叫他喘不过气来。
最后还是林克打破了沉默。
“要不然……明天我们去打别的莱尼尔吧?”
没有时间给力巴尔发作,他便继续:“如果总是蹭饭的话……有点不好意思。”
“你是鱼脑子吗?”
“……啊?”
“刚从女神那儿捡了命回来就着急还回去?”
林克指了指力巴尔又指了指自己。
“所以说我们两个一起去。”
他这话的意思好像笃定着只要和力巴尔一起去,就完全不会担心受到伤害一样。
这自信是哪里来的啊?海利亚英杰脸皮都这么厚的吗?
不过也不太叫人讨厌就是了。



总的来说讨伐的过程还是挺顺利的。要硬说他们有哪里配合不力,也就是刚开始力巴尔见对方掏出的并不是法杖而是一柄钢剑,震惊地错过了最好的进攻时机这样的事吧。
话说回来林克这家伙也真是奇怪啊,明明是个法师,偏偏是喜欢和敌人近距离肉搏的类型。举剑冲上去的那个瞬间力巴尔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停跳了,而就在他飞速搭好弓准备支援的时候,莱尼尔已经发出了受伤的怒号。
不过林克也不是完全不像个法师。虽然碍于面子难以启齿,但力巴尔惊叹于对方无杖魔法的精湛程度,就比如说——
“力巴尔!”
现在。
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有什么东西在眼前爆开了,粘稠的汁液溅了他一身。耳边是林克“还好赶上了”的叹息声。
从惊讶之中恢复过来的时候他猛然发现自己右手和林克的左手分不开了,字面意义上的,大概是在爆裂中想来拉自己一把,结果碰巧被粘在一起了吧。
“果然是那只丘丘……”林克特别有用地分析着,一边试图用各种物理方法分开他们的手,结果——居然在力巴尔的预料之内——都以失败告终了。
再继续尝试如此思路可能会被揪掉一两根羽毛,力巴尔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了。
“喂,你不是法师什么的吗?不能想想办法吗?”
“……哦。”
可惜天不遂人愿,林克少说也和他们的左右手奋斗了有一个小时,嘴里一刻不停地嘟囔力巴尔听不懂的字眼,然而粘住他们的丘丘胶却纹丝不动,于是连一向不太有什么情感起伏的林克也忍不住轻易表现出懊恼来。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变种啊,粘力竟然如此强大,连魔法都无法左右。力巴尔的脑中迅速勾勒出自己下半生都要悲惨地和林克被粘在一起的画面,顿觉自己难过得都要吐了。
“力巴尔,我有一个建议……”
他点了点下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也许王城会有办法,我们可以回去看看?”
主意也不错——虽然要冒被其他法师疯狂嘲讽的险吧,不过这时候就算抛给他什么他都会当救命稻草紧紧抓住,更别提只是应付一两个多嘴的法师了——他于是欣然应允。
“那你稍微蹲下一点。”
疑惑着,他依言蹲在了地上,林克于是捡起地上的小石子,在泥地上飞快地划了起来。
“传送难道不是念几句就能结束的吗?”对方终于站起来扔掉石子的时候他忍不住问。
林克摇了摇头。
“除了阵法、咒语之外,还需要想象传送地附近一个人的样子。”
话音刚落,林克便闭上眼睛进入了冥想。



在见到公主前,力巴尔都一反常态地保持着安静。
“林克!你终于回来了!哇!还有力巴尔!”还没转过走廊就碰上了棘手的少女,后者兴奋地向他们冲了过来。
一阵寒暄之后,终于发现了什么的公主紧紧盯着他们相叠的手。
“……你们……?”
“不过我也不会反对的哦?”
“……是被粘住了啊,公主殿下。”一边无奈地回应着,力巴尔悄悄捏了捏林克的手指,无声地催促他赶快离开。
“是的,公主殿下。我们是想去图书馆里寻找解决方法。”
在饱含同情与理解的注视下,他们被仁慈地放行了。
幸好今天他们运气尚佳,偌大的图书馆里竟然一个人影也寻不见。力巴尔听从林克的指示,两人一起从书架最后排找起。
其实在找书这方面,他是完全帮不上忙的。那些古书都用一种力巴尔看不懂的文字写成,而就自幼学习的林克反馈,连他自己读起这些东西都有些吃力。
他们先选了些最有可能出现相关咒语的大部头,两个人为了图方便就直接坐在了书架前面的空地上。力巴尔偏头干看着他一行行飞快浏览一些奇形怪状的符号,不一会儿困意就涌了上来。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们的手还紧紧粘在一起,所选的书却已经被翻得差不多了。林克的右手托着一只蓝莹莹的光球,膝盖上还剩下一本书在自己翻页。
力巴尔被这诡异的场景吓了一跳,轻微的挣动牵动了林克,后者侧头看他。
“醒了?”
“……嗯。”他飞快转移视线。蓝光照耀下的林克真的有点恐怖,“外面天已经黑了吗?”
林克无言点了点头,注意力又回到了书上。于是一室无言,力巴尔只能听到双方轻浅的呼吸声和书页翻动的轻微声响。
在力巴尔陷入又一次睡眠之前,最后一本书也终于翻完了。林克叹息着捏灭了光球,将书本摞在了身侧。
“我也有点累了。”他说,“休息一下再继续。”
林克入睡得十分迅速,话音甚至还没落力巴尔就觉得右肩膀一沉。思考着与其也得像这样无聊地被捆绑在一起要不然还是再继续睡会儿,力巴尔试图也像对方一样快速入眠,可紧接着,他便恼怒地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了。
胃部传来咕噜咕噜的声响,上午刚刚极大地消耗了体力,中午又没吃成饭,赶到这时候饿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要不就这样抱着他去食堂?力巴尔在脑海中构思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这一只手该如何进行那样复杂的操作。
啊啊,好想和他分开啊。
肩膀上这位却是完全体察不到力巴尔的纠结与痛苦,兀自睡得正香。不一会儿,力巴尔感觉他们相碰的地方好像濡湿了一块。
什么……难道是林克把口水流在了他身上吗?
不敢去确认又无法否认,力巴尔心里发誓等他们分开一定有他好看。
这样想着,恍恍惚惚在等待的时候好像又睡着了。醒来时夜色更浓了些,林克却完全都没有要起来的迹象。
也许是上午又大伤了元气?这个蠢蛋,竟然比他还更会强迫自己。
眼看林克的脑袋要掉到他的胸口了,力巴尔好心地伸出右手扶了一下。
等等。
等等。
等等。
力巴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那强迫他们俩好几个小时以来紧密相连的胶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化开了。
天呐!他自由了!
高兴得想跳起来,可顾及着还有一位睡得正香,便只能作罢。
不过可以这样,等林克醒过来以后用这事实摆他一道,岂不也是个扳回一成的好办法。
那么现在就多装一会儿吧。
他又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

FIN

评论(13)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