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高热(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巨短,同居设定)

一个小小的存活确认——
最近几天持续感冒真的难受,想要脱团(你
新文已经完成了两篇了(叉腰




莫名其妙的晕眩令他一下子砸回了枕头上。
“林克?怎么了?出来吃饭了。”
艰难地撑开眼皮,力巴尔正握着炒勺出现在他们的卧室门口。
林克摇了摇头。
“……怎么了?”力巴尔随即肉眼可见地紧张了起来,把炒勺随便扔在了哪儿——林克猜是门口的展示柜上——走了过来。
“发烧了吗?”他俯身贴上林克的额头,身上还带有煎鸡蛋的香味。林克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了力巴尔撑在他枕边的手。
力巴尔浑身都凉凉的,额头也凉凉的,非常舒服。
“哇?!出门的时候没觉得你这么烫啊?”自言自语着站起了身准备出去拿药,不过没走出两步力巴尔又折了回来,微凉的嘴唇轻轻在林克的额头上贴了一下。
“我去拿药,好吗?”
林克点了点头。
他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这次突然发病必然有他受的。力巴尔从客厅再到床边的这几步路在林克看来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他怎么还不回来啊?
床沿凹陷了下去,灼热的手被握住了。林克尽力克制住自己开心得小声哼哼的冲动,抬起了眼皮。
“先吃两口早饭,过一会儿我们再把药吃了?”力巴尔哄小孩一样谆谆善诱着。三明治的每一层已经按照林克喜好的内容配好了。闻起来很香,但林克一点食欲也没有。
“不行,你必须得吃点。”他坚持道。
为了表明自己也坚决不吃的决心,林克甚至都放开了他的手,整个人缩回了被子里。哪知道力巴尔并不放弃。他将碍事儿的盘子放在床头柜上,转身将林克从被子里挖出来一点,双臂穿过他的腋下将他抱了起来。
这下子林克半坐在了床头,使劲瞪着他。力巴尔丝毫不为所动,帮他重新掖好了被子,又重新拿起了盘子。
“吃几口就行了。”他苦口婆心道,“或者你想要我喂你?”
林克扁了扁嘴。
此时身体里一半的他因为伴侣这惊人的体贴与耐心而享受得不得了,另外一半却又因为被这样毫无余地地强迫而委屈得不行。
“别想了,啊——”
如果脑子还清醒的话林克一定会笑这个张着嘴的力巴尔像个白痴(无恶意地),但也许就是因为现在被烧得不太清醒吧。
“啊——”
嗓音沙哑得林克自己都吓了一跳,力巴尔更是皱起了眉头。
“好孩子。”他说。
在力巴尔无情的哄骗下,林克慢吞吞地竟也吃完了一整个三明治。作为好孩子的奖励,他嘴角的面包屑被力巴尔认认真真地舔干净了。舌头细致地扫过一圈,林克的眼眶立刻就红了。
在这种时候还觉得自己的男朋友秀色可餐应该不是一件什么可以被原谅的事,力巴尔清清嗓子说我去厨房收拾一下等会儿就回来。
林克委屈地听着他走远。
其实力巴尔也不想离开林克的身边。谁能看着男朋友那样难受,自己却不在身边帮他分担呢?
哪怕只是握着他的手也好。
猛然想起来下午还有一节公共课要去,力巴尔长叹了一口气。
这当然不是他要丢下林克去上课的意思,只是这次之后又该被替他俩点到的乌尔波扎狠宰一顿了。
等再回到房间,林克已经睡着了。力巴尔查了一下手机,距离前者吃完饭也刚过了十多分钟而已。
大概是听到了声音,林克挣扎着醒了。他对着门口眨了眨眼睛,恹恹地拍了拍双人床旁边的位置。
对于发热患者来说,过高的体温令他们总觉得接触到什么东西都是冷的,因此力巴尔并不敢轻易地钻进被子里去,他只能在被子外,安慰似的拍拍林克。
林克裹着被子翻了个身,特别笨重地蠕动着,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
“难受。”
他哼哼。
力巴尔毫不犹豫就将他抱了满怀,下巴刚好垫在他的脑袋上。
“待会儿就吃药,这之前你还要再睡会儿吗?”
林克摇头。
“我现在倒还挺清醒的。”他拖长着声音。
行,祖宗说什么都是。
“等等……下午……要上简史来着?”
“……你这样还想着去上课?”
“……不是我……”
怔了一会儿,力巴尔将他搂紧。
“我也不去。”

FIN

评论(10)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