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暗巷组】报复 02(不知几发完,Gredence,结局一定甜饼HE!)

长不了!
我的文笔就是没有文笔!



Graves向他忠诚的下属和可靠的朋友隐瞒了默然者现在就在他家的事实。
眼看对话要归于沉默,Tina立刻接下话茬说部门里的人前几天就决定好了邀请他去小酌庆祝他的回归,Graves实在拗不过,叹了口气。
他在Porpentina面前用飞路粉连接了自己家,嘱咐他的小精灵老洛力说今晚不用给他做饭,然后突然想起家里还有位少年。
“给我们的客人做些清淡的。”他补充,然后熄灭了壁炉。
然后他回身,发现他忠诚的下属和可靠的朋友Tina看着他,神情复杂。

对着梅林的胡子发誓,真不是Porpentina Goldstein八卦,现在雅座周围至少有一半的傲罗都在用Tina脸上的表情瞪着Graves。
尤其是在剩下的另一半傲罗已经把自己喝到了桌子底下的时候,部长您手里还就是刚开始时候的那瓶黄油啤酒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呢?
“今天兴致不高吗?Graves先生?”酒保路过桌边的时候也有点诧异地问了一句。Graves从前是这家酒馆的常客,虽然他酒量不怎么样,但总是敢于挑战自我。
“我们这儿新上了一款鸡尾酒,您要尝尝吗?”
“不了。”Graves礼貌地对他举杯,“今天就算了。”
这话引出桌边不少已婚傲罗的笑声。
Tina沉默地咂着咯咯烈酒,突然间福至心灵:部长家里有人管了。
Tina由衷感到高兴,但Tina不说。

因为傲罗中不乏些不能high很晚的已婚者,所以Graves得以在钟表指针指到12之前回家。
他小心地幻影移形到家门口,再对着门用了个无声咒,他想着男孩现在一定睡着了。
他开门的时候老洛力在门口向他鞠躬,他把食指放在嘴唇上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轻声问:“Credence怎么样?好好吃饭了吗?”
洛力顿了一下,又鞠了一躬:“回Graves先生,午饭吃得很少,晚饭也是。”
Graves忍不住叹口气,捏了捏眉心。
“他身体比来时好点了吗?”
小精灵想了想,大大的眼睛里不一会儿盈满了泪水,它猛地摇了摇头:“Graves先生,我不知道……”
Graves赶紧在它开始哭泣,弄出更大的声响之前拍了拍它的肩膀,宽慰它示意它可以去休息了,家养小精灵于是抹了抹眼泪,千恩万谢着消失在了厨房的阴影里。
还好他家到处都铺了地毯而非单纯的木质地板,走在上面的声音会小很多,但Graves还是不放心地施了个咒。
回主卧必须得经过的Credence所在的客房门大开着,Graves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
床头柜上的煤油灯没有熄灭——也许是人到中年容易怀旧,他一向喜欢在家里摆这些旧时代的小玩意儿——魔法火焰在其中兴高采烈地跳动。
男孩儿此刻就安静地在它旁边睡着,但眼皮的轻颤让Graves知道这不是一次完美的深度睡眠。他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手一挥,烛火偏了一下,接着,有一丝热烘烘甜丝丝的柑橘味儿从煤油灯里飘了出来。
“Credence,晚安。”



从Graves的亲身经历和Tina的只言片语中能得知男孩儿没有晚起的习惯,Graves于是理所当然地准备在早上和男孩共进早饭。
Graves在他床上变了张小桌子,家养小精灵把热牛奶和三明治端上来,再鞠了躬退下,Graves拿起桌上的三明治,一边眼睛离不开手上的幽灵报。
男孩儿一如前两日一般沉默着,半坐在床头一言不发地吃着手里的东西。在Graves偶尔舍得把视线从报纸上分给他一点的时候,男孩正鼓着两颊咀嚼着食物,像一只可爱的仓鼠。
“喝点牛奶,Credence,别噎到。”他弯了弯嘴角,探身把玻璃杯推过去一点。
男孩抬起眼帘看他一眼,犹豫了很久,把玻璃杯接了过来。
男孩儿从始至终没问Graves他是从哪儿得知了他的名字,但Graves能看出这让男孩儿松了一口气,就好像他默认的,他们俩的相处模式应该就是这样。
Graves比他先吃完,他把报纸叠起来放进了自己的风衣口袋,然后站起身。
“我去工作了。”
男孩停止了咀嚼的动作,垂下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涂抹出一块意味不明的阴影。
“答应我,每天多吃点儿东西,你会好的更快的,好吗?Credence?”
温柔而低沉的语句撞在Credence的鼓膜上,该死的本能又一次击中了可怜的男孩。
“好的,Graves先生。”
而显然男人因为这个回应喜出望外,他迅速对男孩示弱一样的话语做出反应——伸出手揉了揉他的头。
Credence为这突如其来的触摸而忍不住在他的手下颤抖。

TBC

评论(5)

热度(39)

  1. AlecNights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转载了此文字
  2. 阿飘飘飘Mia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