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九五】吴老狗的噩梦(结婚梗,HE甜饼一发完!)

在微信群做五爷玩儿high了忍不住腿一发自己😂



吴老狗要结婚了。
家里的下人似乎比平常多了一倍,来来往往忙忙碌碌。府上张灯结彩,满眼都是喜庆的大红色。
就连五爷有一些个见人就咬的狗,都看着比平常乖顺了好多。
齐八爷坐在堂内,帮着吴老狗一张一张核对着请柬。
“老八,你看看我这身好看吗。”新郎官站在齐八爷面前,隔一会儿抖搂抖搂大红喜服,锲而不舍地给他捣乱,而一向喜欢贫嘴的八爷没搭理他。
请柬全都数完了,齐八叹了口气。
“五爷,我今天出门之前算过一卦,他一定会来的。”
齐桓口中的他说的是解九爷。
吴老狗心想废话不用你算卦他也会来的,毕竟自己娶的是他们解家分家的大小姐,于情于理,作为解家掌门的都得来交接一下。
只是作为解家掌门的。
吴老狗又盯着请柬发起呆来。
齐桓叹了口气。
“解九爷到!”
两人正无语凝噎的时候,门口小厮大声通报了来客。
吴老狗的身形猛地一震,接着开始手忙脚乱地倒腾自己的衣服,结果忘了三寸钉还在袖子里趴着,小狗嗷地一声惨叫着摔在了地下。
“哎呦哎呦!”吴老狗立刻心疼了,抱起三寸钉心肝宝贝儿地叫着哄着,齐桓看他的样子,又叹了口气。

吉时当然是齐八爷给算的。快到点的时候,他被下人从后堂请到了前厅,留下新郎官一个人。
吴老狗紧张得不知道该想些什么,索性撸着狗放空了脑子。
这就导致在下人大概叫了不知道多少遍“爷您该上了”,他才猛然回过神来。
他刚刚在脑子里描摹了一套笔挺的西服。
他被下人们引着去了前厅,新娘子还没到,他呆站在台上等着。
眼睛忍不住去寻台下一个身影。
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人,正安安静静坐在佛爷八爷那桌喝茶,低垂着眉眼也不知道脸上是什么表情。
吴老狗就像吃了一粒定心丸,意识清明了些。
还好他没站多久,新娘子就来了。
新娘子是江南书香门第里出来的大家闺秀,吴老狗印象里两人见过的那几面,这姑娘是连一次大声说话都没有过的。
红喜服的姑娘被父亲牵着款款向他走过来,那杨柳腰好看地轻扭着,自成风韵。吴老狗呆呆地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偏头去找西装男人的眼睛,扑了个空。
吴老狗在看之前就知道自己一定会扑空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仿佛齐桓附体。
而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姑娘一只被削尖的水葱般雪白透亮的柔荑已经被递到了吴老狗手上,他回神,愣了一下。
那双手太细嫩了,不像是常年倒腾沙土以至于长茧的手。
细嫩得吴老狗不忍握住。
但吴老狗还是握住了。
“咔嚓!”
他突然听见瓷杯碎裂的声音。



吴老狗被梦里瓷杯碎裂的声音吓醒了。
“……真是造孽,还是一对儿粉彩的哟……”他回想着那桌上摆的东西,忍不住摇摇头。
然后他被从身后环抱。
“什么粉彩的?”那人打了个呵欠问他。
觉得这个梦没法解释的吴老狗脸上一红。
“……没事早些睡吧。”那人也不追问,用没被狗五枕着的那只手把两人的被子往上盖了盖。
狗五没搭茬儿,但就着身后人令人安心的体温,他又困了。
睡意朦胧的时候,狗五听见耳边有什么轻轻的声音:“吴狗五,结婚吧。”
狗五用了自己最后的一丝意识张开了嘴。
“好,老九。”

FIN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