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双向欺骗(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HE甜饼)

还是无脑爽文,时间盖侬gg后,其实英杰和勇者有点审美疲劳了,下篇应该是au
我心里的力巴尔是怎样呢,是有一丢丢傲娇但只要确定了就非常体贴温柔有男友力(虽然有时还会嘴硬),林克呢从游戏各种对话选项就能看出此人非常的皮,并且是绝对不会浪费一点自己时间与口舌的人(参见著名的女装诓骗沙地靴事件),有觉得不合适请拼命打我
私设如山,好孩子们要记住力巴尔的日记其实是在特巴家哦
#请买dlc



一切都结束了,灾厄,纷争,鲜血,离别。海拉鲁大地终于恢复了原本的平静。
公主已被救出,四英杰也从死之国度归来。对于海拉鲁的英杰来说,现在的世界已经不用他去拯救,他终于可以放下肩膀上整个大陆的重量,安闲地享受余生。
你想得美。
是塞尔达公主的声音。
盖侬虽已消失,可他留给这片大地的伤口还尚未愈合。在各村重新清点整顿人口物资的同时,塞尔达也开始着手王族的复兴。于是林克,这位与皇族关系最为紧密的骑士又被赋予了另外的使命,接着在海拉鲁大陆四处奔波。



将近一个月的跋涉终于接近了尾声,林克将记录工作的文书交给了卡卡利科村的精锐,转由对方赶往海拉鲁城堡交差。
刚刚离开英帕的居所,少年便细碎地化成蓝色的光点,迅速消散在空气里。
过了一个小时,他出现在了大陆最北端的土地上。
利特村的房间分布并不如他所去的其他村子那样复杂,只要沿着盘旋在山岩的木梯向上走,总能到达你想去的地方。
他在半山腰碰见了他想碰见的人,利特族的英杰力巴尔。
林克呼唤着他的名字,向那个青灰色的身影跑过去。对方背对着他,从身后的弓箭看来像是刚从飞行训练场回来,此刻听到他的声音,茫然地转过头。
力巴尔只来得及看见一道蓝色的残影向他冲过来,下意识便张开了怀抱。
人类英杰,带着奔跑过后的气喘吁吁,直直撞进他怀里。
他们就这样保持着直立的姿势拥抱了许久,久到过路的利特族人开始发出善意的窃笑,力巴尔才稍稍松开了他。
“你怎么来了?”他沉声问。
海拉鲁英杰在他的怀里被温暖的羽毛裹得严严实实,脸上甚至被蒸出了热度。力巴尔低头问话,前者就带着有那样可爱红晕的脸抬头看他。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林克的手势与其说是回答更像是抱怨,打了力巴尔一个措手不及。
他们之间的确是改变了,力巴尔不禁想。若是放在从前,让他接受灾厄盖侬的真身是位女性都比让他接受自己会和林克在一起来得容易些。
这一切也要多亏了……他也不知道多亏了什么。也许是因为林克找到了他撰满爱恋的日记;也许是因为林克不听他的忠告,询问了塞尔达公主关于他的事;也许是复生后乌尔波扎一句“你们怎么还没去结婚”的玩笑——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们之间就是一段建立在林克的失忆与无数巧合交织在一起的……一个巨大的谎言罢了。
这个认知令力巴尔无比清醒也无比难过,因为他深知,若是正常的林克——
可俗话说得好,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力巴尔语),只要他们在一起,那其过程也就可以忽略不计吧?
带着如此的不安与私心,他与林克向他的房间走去。
海拉鲁英杰有点紧张地在门口站定。
“你确定要我进去吗?”林克飞快地比划。
力巴尔翻了个白眼。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趁我还在梅德里面的时候进来过多少次。”还偷看了我的日记。
林克理亏地抓了抓头发。
不过得到了许可,他也大胆了很多。跟着进了房间。他发现,比起之前空荡荡的样子,这里终于多了些人气。
他很高兴。
“我不能呆很久,需要回去工作。我来是想把这个给你。”复杂的手语结束,他把手伸进随身背着的,看上去一辈子也不会装到极限的布包,掏出一幅小小的,但线条细腻精美的画。那上面的是林克,傻傻地摆着剪刀手,身后是白色的云和蓝色的天。
“这是一位旅人朋友送给我的,我希望你看着这个能够想起我。”
力巴尔接过画,他的书桌上正好有一个空着的相框,他打算晚些时候将那张纸嵌进去。
林克冲他伸出手。
他思索了一会儿,将胸前的羽毛拔下了一根。
“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拥有伴侣的利特族编发用的都是另一半的羽毛。鉴于你并不能做到……”
林克接过他递来的交换礼物,把它小心翼翼地在背包里收好。
“谢谢你。”
海利亚在上,林克大概才是女神真正派来杀死他的,他几乎要融化在对方美丽的蓝色眼睛里。他的笑容是如此明亮,以至于窗户外闪耀的太阳看上去都要更加黯淡些。
在他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当口,林克腰间的希卡石板开始拼命地响了起来。查看的过程中对方皱起了眉头。
“我擅自离开被发现了。”骑士吐了吐舌头,“下次见。”



“你们两个真是越来越模范了。”塞尔达公主落座在桌边,“要不然力巴尔,你从下次起开始交伙食费吧。”
“皇族可不比以前了。”公主在英杰难以置信的瞪视下一本正经道。
由于林克总和公主一样忙,相比起来除了锻炼就真的没啥事儿的利特英杰反而成了那个总来探望的那一方。
“我猜公主可能是嫉妒了。”
“嗯哼,我想也是。”
林克享受着男友的夹菜服务,满足地眯起眼睛。
“假如你们是那个被催着延续王嗣的人的话。”塞尔达白了他们一眼,“告诉你们,原本的人选其实是林克。”
林克和力巴尔同时被饭菜呛了一下。
“开玩笑的。”
“公主!”力巴尔抗议,得来公主假惺惺的叹息。
吃完饭后塞尔达重新回她的阁楼上处理文件,林克得以和力巴尔独处。原先林克计划着回房间一起休息一会,但被后者以健康为由否定了。
夏日的阳光还是非常恼人的,因此他们只能在有树荫的一小片地方散步。远处传来新入伍的骑士们训练的喊杀声,林克低头笑了笑。
这就是他所守护的一切。
打了会儿转,被夏日暖风烘得困倦得不行的林克终于受不住了,他在最近的一颗橡树下坐了下来,顺便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
力巴尔一愣。他太熟悉这个动作了。百年前的英杰们有时会因为护卫公主的需要一起行动。在原地休整的某些时候,其实是大部分时候,他总能在排查了附近天空的威胁后撞上独自一人离开人群警戒的林克。
每一次,对方都试图邀请他坐下来,可每次他都拒绝了。
一开始还是因为无法掩盖的嫌弃,再后来则是因为无处隐藏的爱。
可现在不同,现在不一样。他大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坐下,然后林克就会把头靠过来。力巴尔比林克高,但差距也没有太大,他的肩膀正合适做一个依靠。
这曾经就是他想要的一切。荣耀、和平和林克,现在他都有了。
可这是他偷来的生活。
每当想起这个,他的胃就隐隐作痛。他怎么能如此不诚实,怎么能默认林克所以为的,他们在灾厄前就已经成为了情侣这样荒谬的事?
“你不困吗?”林克捉着他的翅膀尖,手指顺着羽毛的缝隙滑进去,松松地扣住。
力巴尔摇了摇头。
“……心情不好?因为公主的玩笑?”他感觉到林克有些紧张起来。
不,都是我不好,因为我是个无耻的骗子。
力巴尔很想这么说,但最后他所做的只是用喙蹭了蹭林克的头顶。
“没有。我爱你。”
“嗯,也爱你。”林克紧了紧他们交握的手,“现在还有机会,因为我待会儿会睡得很熟,你根本叫不醒。”
力巴尔哼笑了一声,啄啄他的头顶。
“快睡。”



四英杰们相互约定每几个月要聚会一次,今天又是他们相见的日子,可惜利特的英杰因为族长的委托有事在身,没能出现。
塞尔达拉走了本来想劝劝情绪低落的林克的米法讲那种热恋中的家伙不要理会,我出发之前已经劝了一个多小时了你看什么用也没有,米法想了一会儿于是也放弃了,转头加入(参观)划拳大军。
没有别人打扰,林克也乐得清净,他准备在数到盘子里第一百颗炒豆子的时候就先行离开。
“林克?格鲁德菜还习惯吗?”
他抬头,是乌尔波扎,手里还拿着数量相当可观的战利品——是另一盘炒豆子。
乌尔波扎把豆子倒在一起。
“很好吃,我吃得很饱。”他比出手势。
“那就好。”她冲他眨眨眼睛,在他身边坐了下来。林克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脊梁。
“哈哈哈,我有那么可怕吗?”乌尔波扎拍拍他的肩膀要他放松下来,“大姐姐就是想来和你聊聊天。”
“你很喜欢力巴尔吗?”
林克或多或少猜到会是这样的话题,他点了点头。
“虽然你可能觉得是我多嘴,但我还是要问哦。”
林克好奇地看着她。
“你对他的喜欢,真的和失忆没有关系吗?”
他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其实我一直有点后悔再次见面的时候就对你说了那样的话,尤其是听到了你们的好消息之后,我很高兴,但也一直想问会不会是那些话影响了你,要知道你——”
“完全不需要担心。”
“嗯?”乌尔波扎紧紧盯着林克不断变换的手型。还好为了能跟这位平常不怎么开口的剑士更有效的沟通,英杰们或多或少都学过些手语。
“我喜欢的只是我亲眼见到的这个温柔又强大的力巴尔。”
“哈哈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这家伙温柔呢。”
林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他是。虽然过去的记忆有些还不是很清晰,但我还是知道的。我们原来的关系其实一点也不好吧。”
乌尔波扎睁大了眼睛和嘴巴。



他喜欢给利特的英杰编辫子,喜欢毛绒的触感滑过掌心的感觉。
此时此刻他正用一块毛巾给力巴尔擦着头羽,后者刚刚在一个完全是心血来潮的捉鱼比赛中毫无悬念地取胜,现在浑身湿呼呼的。虽然力巴尔一再强调说不用擦他抖一抖身子马上就能干,林克依旧毫不退让地把他摁在了床边。
前者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按摩技巧,利特族在他温暖指尖的摩挲下甚至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力巴尔渐渐转醒。屋子里已经没有了半点海利亚人的影子。英杰摸了摸脑后,发辫也已经被重新编好了。他撑着上身坐起来,发现了林克留在他枕边的纸条。又是公主。他叹了口气。
英杰慢悠悠地踱出屋子,对每一个向他微笑的族人报以短暂的颌首。利特族的小孩子叽叽喳喳地从他身边跑过,有个孩子躲闪不及直直冲他冲去,力巴尔没来由地心一软,在孩子快撞上他之前就俯下身子将她抱起来转了个圈。孩子咯咯笑着搂住了他的脖子。
“还要举高高!”
出乎力巴尔自己的意料,他真的照做了。要不是委实会太过丢脸,他甚至还想举着她跑起来。
他将小孩放在了自己肩膀上,小鸟开心地啁啾。
“哥哥!你的头发里怎么有黄色的东西?”
力巴尔一愣。
”黄色的……好像也是头发诶!哥哥还有黄色的头发呀!真厉害!”
用了不到半天的时间力巴尔就降落在了海拉鲁城堡拱顶。他的位置极好,可以将城堡范围内的土地全部尽收眼底。敏锐如鹰的绿眼搜索了一会儿,很快就锁定了训练场上骑士们中的一员。金黄色的发丝从骑士头盔下露出来,显眼得很。
大鸟又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发辫。
他在屋顶上等待林克的训练结束,却在对方下令解散之后就好似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耐心,俯身冲下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众骑士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傻了眼,过了一会儿,有个谁轻轻推了一把他们的教官。
“你发现了?”摘下头盔,林克腼腆地笑着。虽说他是有些不好意思,可眼睛却还亮晶晶的,像是住进了专管恶作剧的精灵。力巴尔沉着脸扫视了一圈,众骑士赶忙干咳着消失了。
“……不喜欢吗?”
“不!……不是……”面对他的提问,力巴尔竟然有一瞬间的语塞。他小心地遣词造句,“是我……上次没和你说清楚……”
林克的心沉了下来。
“编发的意思是类似……”力巴尔能看出林克的表情越来越糟,这不是他的本意,他只是迫切地需要再确认一下,林克是真的知道,真的想好了,也是真的愿意,而不是受什么愚蠢的……
“是利特族的传统,其实代表着——”他没有办法对一无所知的他说出那两个字。
“——其实我们之前根本不是伴侣!”
令他如鲠在喉的事实终于在此时脱口而出。
可林克,在他对面,竟然是松了口气的样子。
“我知道。”他用手语简明扼要地表示,“现在可以告诉我编发在利特族里是什么意思了吗?”
“……你知道?!!!”说不清的愤怒席卷了力巴尔,以至于他现在完全不在乎什么编不编发了,“你知道我们的关系还做出这种事?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名誉?如果不是我呢?如果是什么……我们都想不到的什么人呢?如果——”
“因为是你。”林克开口说话了。力巴尔在一瞬间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记得上次听见对方的声音是哪辈子的事儿了,因此他实在无法决定对方发声的事实和发声的内容到底哪个更值得他惊讶。
许久未曾使用过的声音有些暗哑,林克于是清了清嗓子:“很抱歉撒了谎,但我真的庆幸对象是你。虽然看到了你之前的日记,可我害怕你的感情已经随着时间消失。现在既然你依旧愿意接受我,那我可以认为你应该也还是有点喜欢我的吧?”
“你在说什么呢?!”力巴尔因为他的话又怒不可遏,“我难道有哪里让你觉得我不爱你吗?”
“没有。”林克在这段对话中第一次弯起了眼角和嘴角,“你很爱我,我也爱你。”
“不对,我们说的不是这个问题。”其实现在的力巴尔已经完全不想争吵了,他只想把看起来甜滋滋软乎乎的林克揉进自己怀里。可那样好像又显得自己的立场太随便了,他现在完全处于进退维谷的境地。
“我从不会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想要我们成为伴侣,跟任何人任何事都没有关系。”说着林克扁了扁嘴,意有所指地指了指力巴尔的胸膛,“我刚刚被吼了,很难受,想要男友抱一下才会好。”
“……哦。”这可不是他自愿的,也不是他要原谅林克的意思,这是林克自己要求的,他没法拒绝。
士兵盔甲有点硌人,但力巴尔依旧紧紧地抱着他。头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持有者扔到了地下,可怜兮兮地滚远了。
“那我们是不是已经和好了。”
“……看我的心情吧。”
“呜。”
“……好了。”

FIN

评论(2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