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阿多晃】迟到的青春期(转校生第二人称,HE大甜饼一发完)

执事活动背景

这对要北极出地球了

新活动的互动真几把甜(失去理智)




比昨天的晃牙更加暴躁的是今天的晃牙。

你在喝咖啡的间隙第无数次回头看向把客人的盘子往桌上砸得呯呯响的男生,心里不免生出些忧虑。

还以为昨天说服他穿上执事服那样一个充满压迫与反抗的过程就已经是极限了呢,没想到今天甚至还能变本加厉了。

你担心熏学长原本还算不错的构想都砸在晃牙的手里,于是冒着被教训一顿的危险想过去劝劝他注意一点,但同为执事的朔间学长先你一步朝那边走过去了,你于是松了口气,继续享用着你的特殊招待。

朔间学长是强大而可靠的,由他出马的话绝对——

身后很快传来了吵闹的声音,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你困惑地回身看去,晃牙正龇牙咧嘴地跟朔间学长吵得不可开交。

啊,失策,今天大家都穿得太正经所以完全忘记他们平常的相处方式了。

要不然还是去看看吧。

你刚准备起身就被一只手摁回了座位上,你有点诧异地看向手的主人,是一早就过来招呼你的熏学长。

“今天的杏是我们的客人,怎么能让客人为我们操心呢?”

“可是大神同学那边——”这样的话完全没办法说服你。

“不用担心,大神君只是刚刚突然开始了青春期罢了。”薰说这话的时候笑眯眯的,似乎意有所指的样子。不巧的是你并没有识破其中的奥妙。熏看出了你依旧担心的样子,有点无奈地拍了拍你的肩膀,“请大小姐今天好好享受招待吧,在下会去解决的。”

......就是这样才越来越放心不下啊学长!

 

你用了剩下的一个上午参观了其余组合的活动。好不容易闲下来,你果然还是放不下Undead那边的情况,双腿不由自主地就带你来到了执事咖啡厅的门前。

呜哇,排在店门口等待的队伍都看不到尽头了,这个企划竟然能这么受欢迎啊。

不过这也能侧面证明晃牙的事情已经顺利解决了吧。你顿感轻松。

“杏殿下,既然都来了,不进来休息一下吗?”叫住你的是同班的阿尼多斯,你愣了一下,然后感觉到等待的队伍齐刷刷地向你投出了艳羡的目光。啊啊,这下子不进也得进了。

阿多尼斯把你引向店里最后一桌空位,然后安静地等着你点单。哇啊。现在才有机会好好观察了一下穿执事服的阿多尼斯,异域的肤色不但没产生违和感反而倒是加分项,跟紫色的头发一起营造出一种神秘而又禁欲的感觉,越看越觉得真的好帅!

“杏殿下......?我的装扮有什么不妥吗?”

“没没没没!”一点都没有,不如说请以后天天穿成这样来上课吧!——虽然你很想这么说,但理智使你谨慎地把话咽了回去,低下头转而开始仔细端详阿多尼斯递来的单子。

话说从进来开始就好像一直有一道集中在你身上的视线是怎么回事啊......对方是阿多尼斯的迷妹吗?看你被招待了有点嫉妒什么的?一冷静下来你就感觉浑身有点不舒服,向四周看了看,可也没有谁正巧在盯着你。

大概是错觉吧。

“你这女人又来了?”

出乎意料的,给你端来甜点的是晃牙。

“看什么看?没见过本大爷吗?阿多尼斯那家伙忙着去招呼客人了,现在由我来给你服务,你这区区转校生就感恩戴德地接受吧!”

“唔哦,非常感谢!话说今天的阿多尼斯同学真的好抢手啊。”你看着远处忙碌的紫色身影,忍不住感叹道。

“啊,可恶,果然连你这个女人都这么觉得吗!”晃牙顺着你的视线看过去,面色不善地咂嘴。

啊,难道这是在不爽阿多尼斯看起来人气比他更高?

“虽、虽然阿多尼斯的装扮也很好,但我、我还是觉得你的眼镜更加合适哦?”

“......哼。”回应你的是耳边不置可否的哼声,待你再想转头寻找晃牙,对方早就已经离开去招待别的客人了。

诶?并没有因为这种夸赞而高兴吗?

 

校园祭结束的时候你自告奋勇来帮Undead收拾残局。熏在短信里反复拜托你不要来千万不要来因为今天你是大小姐怎么能做那些粗活呢,但直觉告诉你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前辈?]

对方过了很久才给了答复。

[真不愧是转校生啊,说起来实在不好意思,大神君还在经历青春期的骚动,所以我们这边场面暂时有点混乱,为了人身安全着想你还是别过来了。]

又是青春期。你突然福至心灵想起早上的时候熏学长好像提过那么一次。

等等,“为了人身安全着想”,这话听起来很不妙啊!难道是晃牙和谁打起来了吗!所谓的青春期是指多余的肾上腺素吗?

等你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咖啡店前时熏学长甚至都没费神去做出惊讶的表情。他耸了耸肩往店门里面一指:“他们还在里面,我们暂时先别进去比较好。”

“哎呀,小姑娘果然放心不下了吗?”

听见呼唤的声音,你猛地扭过头去。诶?打架的原来不是朔间学长和晃牙吗?

也许是你脸上的疑惑太过明显了,朔间笑了起来。“吾辈只喜欢和小狗做些口舌之辩罢了,动手实在太耗费精力。”

——那就是说现在和晃牙呆在店里的是阿多尼斯?

你怎么也想不到,看上去认真老实又温柔的阿多尼斯会跟人打起架来。

“哈哈,不敢相信吧?平常阿多尼斯在部室也不怎么说话,属于那种完全没有存在感的类型,今天会愿意跟大神君呛起来倒也是吓了我一跳呢。”

“呛......呛起来?”

“啊,下午大概你走了没多久的时候,大神君就嚷嚷着什么‘阿多尼斯你太碍眼了啊’之类的话去挑衅了。然后阿多尼斯说什么要保护弱小什么的,说着说着就呛起来了。”

原来是这样。

“话说大神同学他真的不是......因为人气比拼的事情在找阿多尼斯同学的麻烦吗?”

“哦,你说这个啊。我觉得他培养出自己这种性格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做好放弃这点的准备了吧?”

你为这番话皱了眉头,刚想反驳其实晃牙这型现在也受很多小姑娘欢迎的,却被咖啡厅里传来的好像是桌椅碰撞的巨响给打断了。

“等等等等杏!”看你牟足了劲就要往里冲的架势,熏赶紧拦住了你,“现在先别进去!”

还不能进去吗?听起来里面像要大打出手了啊!虽然现在是放学时间还好一点,但万一被过来巡逻的学生会看见,晃牙和阿多尼斯,甚至说整个Undead组合都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和朔间现在都还没有去把他们拉开的原因完全不是因为害怕那只狂犬,而是阿多尼斯跟我们保证了一定不会发生什么,所以现在他们大概有两条路可以走吧。”

两条路?你表示不解。

出乎意料地,熏并没有马上解释,而是看了看朔间。后者接收到了他的眼神,对他笑着点了点头。

“也是,你是我们的制作人,而这毕竟也是组合的事情,怎么样最后我们都会告诉你的。”

你的好奇心越来越难以遏制了,焦灼的感觉就像是烧开的水,在你的心里咕嘟咕嘟地冒着泡。

“怎么说呢,其实我们早就看出些端倪,大神同学也许是对......对......”熏咬了咬牙,一副好像怎么都说不出口的样子,最后他放弃了,投了个求助的眼神给刚才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朔间。

“啊,吾辈之间的结论是,小狗也许是喜欢上了阿尼多斯哦。通过今天一天的观察,我们基本可以肯定了。所以两条路是指,现在他们要么是在部室里大吵,要么可能已经互通心意在一起了哦?”

“只不过......”熏忍不住插话,但只说了几个字就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只不过依照晃牙的性格,第二种结局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是吗?

等等等等,我的天哪。

如怒涛般的真相令你感觉有点眩晕,但仔细想想,如果接受了这个设定的话好像一切都更说得通了。熏学长早些时候提到的两次“青春期”和今天晃牙看到阿尼多斯那么受欢迎之后没来由的愤怒,如果是用名为“恋爱”的感情去解释的话真是再正常不过了。你开始质疑自己的洞察力,怎么没有在一开始就想到呢。

“可、可是阿尼多斯同学......对此是怎么想的呢?”恍然间你想到了这整件事中最大的问题。

“呵呵,不愧是小姑娘,这么快就接受现实了吗?但这方面吾辈也很困扰啊,毕竟阿尼多斯平时真的不怎么表达自己。只能希望他和小狗不要因为这事闹翻,影响了组合就好。”

“啊!杏你要去哪儿!”

 

遏制不住八卦之心和担忧之情的你决定冲到教学楼外从窗户向里面打量部室内的情况。而刚刚接近部室,你就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不同于已经换好了校服的三年级二人组,阿多尼斯和晃牙都还穿着执事服。晃牙被困在阿多尼斯自己和一张餐桌之间——原来这就是刚刚听到的巨响的来源吗——他使劲挣扎着推着对方的肩膀,但阿多尼斯对他的动作不以为意。他一只手抓住了晃牙的手腕,然后倾身凑上去,在晃牙的右边耳垂上落下一吻。

右耳垂?电光石火之间你想起整个Undead只有晃牙和阿多尼斯两个人在右边耳朵上有的同款银色耳钉。

所以这是什么????一种盖章行为吗?这个时候还西装革履的阿多尼斯一定会说什么“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东西,我一定会拼上性命保护你”这样超级帅气的话了吧?

啊啊啊啊啊想想就觉得真是超棒啊!

 

“......喂,我说你这个转校生,在给本大爷偷看些什么呢啊!!!!!!!”

 

FIN


评论(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