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死神豆腐】无授翻/小别胜新婚(一发完,非常大甜饼了,不要在意题目)

即将翻完The bond这样一篇正剧向的文以后空虚是肯定有的!但热情还在!就打算去ao3再搬一点东西来。

于是看着看着文我就觉得死神和豆腐的关系不应该仅仅局限于一个施予者与被动接受者的关系(像大多数文章中所写的,死神意在带给鲁道夫死亡的解脱)死神不会只靠自己的恐吓就能令鲁道夫如此盲目地信任他,相反,应该像哄孩子歌里一样也给予了他某些柔软的感情,才能牢牢的拴住我们这块继承了伊丽莎白的自由精神的豆腐呀!

所以这么一想,那种满满的恋爱文也很真实很可爱呀!看看这篇的反响,接下来大家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弄点来!


这篇文的原名叫Absence makes the heart grow founder,为了写简介我缩成了那个鬼样子......请不要打我......

按照作者的原话说,这篇的梗概是“死神正视图密切关注自己的男友,并努力想找个方法保护他”,是个非常让人掉牙的小段子,一边看一边忍不住傻笑。(某些设定经不起推敲,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请大家感受一下这个忠犬男友力哈哈哈哈

少爷阿完不成了,明天见吧各位!




出自:伊丽莎白

配对:鲁道夫/死神

 

正文:

一周都见不到鲁道夫简直是一种折磨。死神现在正坐在公园里,那里行人来来往往,而他在独自绝望地思念着他的鲁道夫。他的爱人。他已经习惯了他们每晚都私下见面,然后坐在鲁道夫的床上聊天。有时候他们甚至还会更深入……

鲁道夫是个很有趣的人类。他的理想与信念吸引着他。死神又倒回公园的长凳上,叹了口气,看向了手里的一支烟。他也想抽一口,可手上没什么东西能用来点火。这支烟是一位女士给他的。那位女士连连夸赞他相貌英俊,应该去做个模特。然后她便递了烟过来,死神微笑着收下了。香烟令他联想到鲁道夫。也许他应该去把这支烟送他做礼物。他开始不自觉地把玩着它,双眼扫过正逐渐昏暗着的天空。一个星期都不能见到鲁道夫真是太糟糕了——都是因为他的祖母来了,鲁道夫于是叫他这一周都不要去找他。这一周才刚过去两天,死神却快要因为无聊和相思而成疾了。他的目光又回到了这支小小的香烟身上。对,这是个好主意。死神从长凳上站起身,开始快步向鲁道夫的宫殿走去。

一位上了年级的女人应了门。面对着她,死神不得不克制住了自己推开她跑上楼梯去寻找鲁道夫的冲动。那老妪对死神的出现不为所动,她低头看了看死神还攥着香烟的手。“你好,”死神努力让自己显得礼貌一点。“我能见见鲁道夫吗?”

“他不在。”女人严厉地回答。

死神的视线越过她看向了楼梯口。鲁道夫就站在楼梯的尽头。他看着死神,慢慢地摇了摇头。死神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又将视线收了回来,“好吧,那个,还是谢了。”他脚跟一旋,转身走出了大门,那门便在他身后缓慢而无声地关上了。

死神停下了脚步,他快速绕到了城堡的另一端,从那里,他能看到鲁道夫的卧室窗户。果然不出他所料,鲁道夫将窗户打开了。他俯视着死神,嘴角藏不住笑意,“就不能离开一会儿吗?”

“永远也不能。”

“就一周也不行吗?你看看,这才刚过了两天啊。”

“我想见你… 我有东西要给你…”死神张开了手掌,把已经被他捏碎了的香烟拿给他看。

鲁道夫冲着香烟眨了眨眼睛,然后微笑起来:“你可真贴心。”

死神对他回以笑容。他很高兴能看到鲁道夫的笑脸。而这一切都被屋内传来的吵闹声打断了。鲁道夫一定也听到了,因为他立刻就关上了窗户。死神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瞪大了眼睛,他本来想呼唤鲁道夫,但房子里传来的巨大声响还是叫他住了嘴。死神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一屁股坐在了他窗下的草坪上,静静地听着屋内的声响。他努力想辨别出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失败了。他知道鲁道夫一定已经参与到大吼大叫当中来了,而最终,鲁道夫听上去并没有获胜,死神闭上了眼睛。这对话持续了很久,然后…突然陷入一片沉寂。死神努力想听听房子里发生了什么,可什么也听不到。于是他拍了拍屁股站起来,打算拼一把。他抓起了一把石子,开始砸鲁道夫的窗户。在砸到第四块的时候,鲁道夫终于打开了窗:他看上去一点也不好。他一定是哭过了。死神冲他小小地笑了一下:“你要下来吗?”

鲁道夫无言地关上了窗户。死神本以为他不会下来了,但他猜错了。鲁道夫出现在了他面前,看上去精疲力竭,“有时候我真是恨她。”他轻声呢喃着,将头靠在了死神的肩膀上。死神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圈紧了他。

而其实他不太清楚要怎么安慰鲁道夫,于是过了一会儿,他将他们拉开了些,打开他的手掌。那根被压扁了的香烟还在他手里。鲁道夫喷笑出来,终于接过了它,“谢谢,”他将它收进了口袋里,然后在死神的脸颊印上亲吻。

剩下的五天是如此的漫长。死神堪堪捱过了两天,便又开始渴望起鲁道夫来。

而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他的祖母不让死神去见鲁道夫,于是他们在鲁道夫的窗下见了面。鲁道夫看上去像把心脏都已经哭了出来。这令死神无法忍受。

一周以后,他的祖母终于离开了。鲁道夫坐在自己的书桌前安静地读书。那根被压瘪的香烟还呆在鲁道夫的桌脚,而死神坐在鲁道夫的床上。

他们之间沉默了太久,死神感觉自己必须得去做那个先开口的人。

“你被欺负了。”这不是个问句,说起来更像是一种指控,一种陈述。而死神本不想这么咄咄逼人的。“你被自己的祖母欺负了。”他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轻柔一些。

鲁道夫从书本中抬起头来,他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痛苦。“是的。”他点了点头,甚至都没想否认这件事。

死神闭了闭眼,然后用手指开始梳理自己的头发——他只想找点事做。“你知道自己被欺负了,却……什么都不做吗?”

“被欺负还是我的错了?”鲁道夫皱起眉头问道。他放下了那本书,把它合上了。

“不!不!当然不是。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你应该跟我……说说她。”死神盯着鲁道夫。他此刻很想知道他漂亮的小脑袋瓜里都在想些什么。

鲁道夫翻了翻眼睛,然后低头看向自己的书桌。他又将那本书打开来摊在了面前,希望能借此让死神安静下来。

死神叹了口气。他爬下床向鲁道夫走过去,然后他双膝跪在他旁边,去够他的手,“鲁道夫,鲁道夫,我的鲁道夫……”他温柔地喃喃着他的名字,握住了他的手。“我的爱人…”

鲁道夫看上去并没有被他打动。他将手抽了回来,“你想得到什么?”他轻轻地问,回避着死神的眼神。

“我想让你告诉我你的状况,你知道你可以相信我的。”死神微微笑了一下,“我还记得有个小男孩,他有什么事都会告诉我。”他充满怜爱地回忆着。

“没什么可说的。我被她接管了而已,除此以外就没别的了。”鲁道夫咬了咬下唇。

“为了你我可以杀了她。”

鲁道夫终于鼓起勇气看向死神。他能看出死神是认真的。鲁道夫轻笑了一声。“有的时候你太冲动了。”他拉住了死神的手。

“这是事实。”死神冲他发牢骚,但因为鲁道夫的主动而感到非常开心。他也以微笑回应。

“相信我,我可对此非常有经验了。我绝对不会怀疑这一点。”鲁道夫大笑,“但说真的,我不想让你杀掉她。”

死神微微皱起了眉:“为什么?”

鲁道夫带着些许同情地看着死神。总有些时候,死神会让他回想起对方其实并不是人类。他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回答:“因为即使她非常刻薄,但也罪不至死*。”

“而你配得上死神。”死神咕哝着,直起身来,好跟鲁道夫平视。

“我…不是这个意思。”鲁道夫摇了摇头,“我说的是死亡,表面意思上的。你懂吗?就是故去、去世、断气或者安息?”

死神将他们的十指扣在了一起:“我可真喜欢你说脏话的样子。”他在鲁道夫的手背上落下亲吻,然后对他笑起来。

“你可真奇怪。”鲁道夫说,用他空着的那只手梳理着死神的头发。

死神享受着他的触碰,双眼凝视着鲁道夫:“我爱你。”

“我更爱你。”

“这不公平。我才是更爱你。你给我停下。”

鲁道夫挑衅地笑起来:“那就来让我闭嘴。”

 

FIN

*处原文:she doesn’t deserve death.


评论(2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