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死神豆腐】暂时无授翻/The Bond 11-12(细水长流型HE,半AU)

描述鲁道夫登基的一系列心理过程和行动!让我们看到一个内心深处无法避免有着软弱的鲁道夫和一个心怀国家天下的君王!非常振奋人心!

死神在这两章出场很少,但每一次露面都可以说是非常苏了。

五月末要开始准备各种期末论文,而且临近各种考试,所以最后决定大概2-4天更新1-2章诶嘿




Chapter11:1889年2月10日,上午10:00,哈普斯堡,维也纳

今日是新皇帝的登基大典。从萨拉热窝到布拉格,喀琅施塔得到格拉茨,哈普斯堡统治下的每一寸土地上的钟都为皇帝而鸣,欢送一辆闪闪发光的,带有华丽的巴洛克风格的马车从哈普斯堡皇室的庭院中出发。成千上万的人身着盛装涌入街头,伸长脖子,希望自己能见证新皇帝作为王储的最后时刻。街道上奏着乐,所见之处都是一片欢声笑语与旗帜的海洋。

鲁道夫麻木地坐在马车里。那柄细长的匕首被他藏在登基礼袍的袖子里,刀刃触碰到他,激起一丝凉意。他弯了弯胳膊,好让刀尖能扫过他的皮肤。这是唯一能让他有真实感的东西了。他的这一辈子都被迫为这一天做准备……而到目前为止,他从未考虑过这一点:他是否曾经不自觉地想到过,其实自己不能——本该不能——活着看到这一天?

马车又拐过了一个弯,人群的欢呼声变了内容,一片“皇帝万岁”的呼声中夹杂了些嘈杂的叫喊声。鲁道夫在他的座位上扭过身去,想看看那些他听不清的声音是来自谁的——他只能看见皇室守卫在推搡一群衣着寒酸又瘦弱的人。那是一群工人。

鲁道夫叹了口气,把脸埋进了自己的手心。他毫不情愿地想起自己肩上将背负何种的重担。他在思考,要用刀多深才能令他感到一丝宽慰,同时又不至于在这身历代哈普斯堡皇帝所穿的登基礼袍上留下明显的印迹。

马车停了下来,音乐渐入高潮。

他们到达了圣史蒂芬大教堂,到达了这座城市的心脏。有两名护卫将马车的门打开。

鲁道夫试图稳住自己的双手,逼迫自己从有些轻松的封闭空间中走出去,出现在他将统治的人民面前。

------

参加仪式的队人员已经排好,沿着红毯进发。鲁道夫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紧跟其后的是他的妻子斯蒂芬妮。她身着花纹繁复、缀满了装饰的长袍,但即便是这样——与伊丽莎白日常的装束相比较——她的衣饰甚至都算不上华丽。毕竟斯蒂芬妮本性就是个朴素有又温顺的女人。鲁道夫怀疑索菲完全是照着伊丽莎白的反面给王国接班人选择妻子的。

将视线从他的配偶身上移开,鲁道夫转而专注于面前的祭坛——那上面已经设好了王座。并有两名枢机主教和几名神父手持香脂和皇冠在台上等候。

冰冷的恐惧开始由内侵蚀他的身体,鲁道夫感觉自己被一种想法淹没了。他做不到。他没办法统治一整个王国,更别提推行政策来运转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他没办法独自对抗世间的邪恶,将他的臣民与整个世界从注定的毁灭中救出来。

鲁道夫深吸了口气,试图冷静下来。他将胳膊扭成一个极其别扭的弧度,匕首便毫不留情地划开了他的皮肤,鲜血流了出来。

鲁道夫对他所穿的白金紫三色长袍染上血迹的恐惧逐渐被一阵轻松的喜悦代替了。不过那种感觉稍纵即逝。

你是如此可怜。

你这是在自取灭亡。

软弱。无能。背负着罪恶。邪恶。不正常。该死。

你本身已是如此脆弱,又要如何去拯救别人呢。

细如蚊呐的声音从他内心深处传来。那语音语调活脱脱就是他的祖母,仿佛她此刻就坐在几米开外的长凳上对他说道。

紧闭上双眼,鲁道夫突然非常希望那日他在梅耶林对自己扣动了扳机,让小小的手枪将他从沉重的负担与痛苦中解放出来。

“不要动摇,我的王子。”

鲁道夫猛地从自己的思绪中被拽了出来。

一只冰冷的手伸过来,与他十指相扣。

“你将改变整个世界,而在这个过程中,你注定不会是孤独的。”

死神温柔地、毫不掺杂情欲地捏了捏他们交握的双手。

“而在那之前,那些支撑着你得以坚持下来的东西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死神触感消失了。

行进的队伍停了下来,音乐也停止了。

鲁道夫抬起头。他们已经到达了祭坛。枢机主教在用拉丁文吟诵经卷,浑然不觉死神就站在离他只有几英尺远的华丽而古老的王座后,张开双臂准备拥抱即将坐于其上的君王。

 

 

 

Chapter12:1889年2月10日,上午11:30,哈普斯堡,维也纳

鲁道夫感觉到心脏是如此绝望而猛烈地撞击着肋骨,血液在他的血管里奔腾叫嚣。他甚至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在哈普斯堡的阳台上,在这个他将要发表第一篇登基演说的地方,他向下看去,那里聚集了不计其数的民众。鲁道夫向前几步,站到了日光下,用手扶住了阳台冰冷的石栏。石栏没有他的手更冰冷,但也足以宽慰鲁道夫。

努力控制住自己,鲁道夫接过了自己的演讲稿。那是由站在他身后的那些咨询委员会与议会大臣共同撰写的。此时此刻,他们对阳台下欢迎新国王的群众抱以轻蔑的目光——这些平民对新王的期待无法叫人忽视——在登基之前,民众便熟知鲁道夫所持的改革的观点,他也因此而在一定程度上激起了自满的统治阶级的反感与不信任。如今,贫苦的民众终于盼来了这一天,他们期待着鲁道夫能为他们带来变革。

鲁道夫低头看着自己拿到的内容清晰整齐的演讲稿,试图控制住自己颤抖的手指——他甚至都还没排练过。

而就在他试图镇定下来时,一个词撞进了他的视线。连续性。

…传统…荣耀…华丽…伟大的君主制…父亲的遗产…坚持一贯优秀的政策…

他胸中升起的愤怒替代了先前的紧张。他拿到的稿子里基本上就是怀念他的父亲、改进他的政策,并宣称他会接着实行它们。

他放下了稿子,面对着阳台下的群众,然后走近了扩音器。

“至我的人民!”

当鲁道夫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广场时他有一瞬间的退缩,但他心目中更多的还是对那些议员大臣们妄图将他作为政治棋子的愤慨。他深吸了一口气。

“今日,我站在这里,既不代表着祖先所创立的君主制的捍卫者,也不是传统的卫道士。如今,帝国正站在历史的转折点,我并不想再去施行一些已经过时了的、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政策。为了帝国的繁荣,为了人民生活富足健康,我于今日向你们保证,我定会带来变革。”

鲁道夫停下来,让自己喘口气。广场上一片寂静,而在他的身后,那些大臣们开始窃窃私语。也就在几秒后,广场变成了一片欢呼的海洋。

正当鲁道夫正在思考接下来他该说些什么时,他听到耳边传来了低沉的轻笑。


TBC

评论(1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