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狼卡】震惊!黑校车载九个孩子一个老人,而校车司机竟然这样! 01(甜饼HE,不知几发)

背景就是大家都逃出来了!



查尔斯办了一所学校。
当初攒来买逐日号的钱如今变成了安大略天赋少年学校的一砖一瓦,整件事由查尔斯一手操办。
他已经老了,而且有些神智不清,不再像当年那样讲得动太多课,罗根有的时候会来替他,不过大多数时间他还是会去上班,毕竟现在多了一打的孩子要养。
他向来不太擅长脑力劳动,好在体力还在,他可以做很多兼职。
卡利班则成了学院里名副其实最忙的人,他做家事的天赋和商人的大脑帮他们运转起了整间学校。有的时候他也给对商业感兴趣的孩子上上课,只不过都教好的那方面。有一天吃饭的时候他们谈起等时机成熟了,卡利班想发展他们班最聪明的孩子一起做个买卖,补贴学校。
他们开始真的像一个家来。
劳拉还小,还很粘罗根,只不过罗根工作太忙有的时候难得一见,她先是老往查尔斯那儿跑,后来开始缠着卡利班,因为卡利班跟她的审美很搭,都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没课的时候还愿意带她和其他女孩去逛街。
没过几天,卡利班就变成了“爸爸”。
罗根回来的时候孩子们都睡了,卡利班把做好的菜热了端上桌子。
“明天我休息。”金刚狼插了一块肉,粗声粗气道。
“哦,那你明天正好能陪陪劳拉,然后给他们上上课。”
对方给噎了一下,没回答,就顾着埋头吃饭。
“那个什么……那你吃完记得把盘子泡上,早点休息,知道吗?”
“哦。”
“……你怎么了?”卡利班问他,感觉罗根的脸色不是很好。他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了?是不是该给他打点那种绿色的药水——多亏了那东西,他感觉到罗根的自愈能力正在一点点恢复——他该不该问问?
罗根一副憋屈的样子:“我没事。”
……又来了。卡利班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听着,罗根,要是你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的话我没法帮你。”
后者放下刀叉沉默了一会儿,卡利班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
“你……呃……你……明天我休假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罗根磕磕绊绊地说出这句话,并强迫自己不转移视线。他看见卡利班愣了一小会,紧接着苍白的脸庞迅速涨红了,看起来像对方全身的血液此时都涌到了脸上。
“哦……哦。”这次结巴的变成了卡利班,“明、明天你、你想的话……我们带劳拉出去玩?”
“就像一家一样。”他手足无措地,但小声地补充。
“对,像一家一样。”金刚狼重复了一遍,咀嚼着“家”这个词划过舌尖时胸腔升起的温暖的感觉,“查尔斯要是知道的话会生气的。”
“还有孩子们。”卡利班的声音大了些,听起来像是从哪里得到了勇气。他快速地冲罗根笑了一下,对方回以在大胡子里微微耸动的嘴唇。
“那……我先回去了?明早再见?”
“小心别让查尔斯看你的脑袋。”
“好。”卡利班的语气几乎称得上是快乐。



最后,罗根的后座上挤了十个人和一把轮椅。
卡利班坐在副驾驶上,结结巴巴地解释他是怎么不小心撞见回房的查尔斯,又是怎么被他脑。罗根沉默着听完,用挂档的那只手抓住了卡利班的,轻捏了一下,卡利班立刻就安静了。
“罗根!你想的太大声了!”查尔斯突然在后座抗议,引得孩子们停止打闹往前看去。
一片起哄声中,罗根感觉到自己手中的手想往外抽,他于是用力攥紧了些,然后抬眼从后视镜看那些孩子们。
“一帮小崽子。”他的笑容藏在了胡子下。

TBC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