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狼卡】赔罪礼物(一家四口成功逃脱的甜饼,HE一发完)

超难吃,慎入



罗根在开车回去的路上路过了一个礼品店。
即使只是一刹那的擦肩,他的视网膜便捕捉到了玻璃窗里的所有东西。店里的天花板上打着暖黄的光,照在展台红色的软垫和它上面各式各样的商品上,泰迪熊八音盒木头模型——都是些小女孩喜欢的东西。他条件反射般皱了皱鼻子,好像已经闻到了店里刺鼻的香薰味。
罗根忍不住加了脚油门,很快消失在夜幕里。
等他到家的时候卡利班已经把先前的碎瓷片收拾好了,大概是倒到了一个他们谁也轻易看不见的地方。罗根开门的时候撞见卡利班把三明治端上桌,那意味着对方收到了他的短信。
罗根跟对方简单地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桌边。他能感觉到对方离开时候匆忙急促的脚步,因而心里更加感到不舒服,他本想开口叫住卡利班,张了张嘴也没能说出一句话。
他当然知道对方心里也憋着一股气。
他又夺门而出。

确认罗根回来以后,卡利班赶快跑上楼。万幸老小两位祖宗们都还没醒。
听动静罗根又出门了,他能不能下次动作轻点?
卡利班轻轻地给爷孙俩关好了门,然后把满腹的牢骚化成手机屏幕上的一行代码发给罗根。他才不在乎罗根怎么想呢,大家都是摔过了几个马克杯几个碗盘的人了,这点儿气又算个什么呢。
卡利班慢吞吞地沿着楼梯走下去,在路过客厅的时候发现餐桌上的盘子空了。而他现在不想洗碗,所以也就全当没看见,舒舒服服地窝进楼下他的小屋子里去。
伺候了这一老一小一整天,他也值得好好休息一下。

罗根接完了一单,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一条很眼熟的街道。
他沿着路往前开——哦,大路的那头是早些时候路过的礼品店。真奇怪。他特意从兜里手机确认了时间,现在已经快半夜了,而这家店居然还开着。
难道店主以为半夜会有人睡不着然后过来买个泰迪熊回家抱着吗。
罗根对自己的想法嗤之以鼻。这是什么时代了,只有劳拉那样的小孩才会喜欢泰迪熊那种只会让人鼻子发痒过敏的东西。
他给了一脚油门,打算像上次一样匆匆略过这家店铺,不作停留。
但他最后还是被留住了,他的视线被橱窗中蓝色丝绒垫上的东西所吸引了。他敢发誓刚刚他路过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么一件东西。
一个红色的马克杯。
他猛踩了一脚刹车,盯着橱窗看了半天,直到后车开始摁喇叭他才惊醒。
该走了。

卡利班从后半夜开始嗅到一股浓烈的狼味。
那是罗根回来了。他潜意识中松了一口气,然后翻了个身继续睡。
结果没过多久狼味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来越浓,卡利班给熏得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想叫罗根离他远一点——罗根怎么会进他的卧室呢——可他太困了,嘴巴和眼睛都睁不开,于是他只是抗议性地又翻了个面。
好在狼味很快就淡了。



今天罗根留下来跟他们一起吃了早饭,卡利班于是让他送劳拉去上学,他点头答应了,加快了刨饭的速度。
“你干嘛老盯着爹地?”劳拉突然问,用叉子戳罗根的胳膊。
金刚狼咀嚼的动作顿了一下:“我没有。”他否认道,抬起头撇了卡利班一眼。
爹地卡利班莫名其妙吓出一头汗,一字也不敢说一边埋头苦吃,于是他成了继查尔斯之后第二个吃完饭的人,并且自告奋勇地准备推后者出去逛逛。
刚打开门他就听见罗根在后面跟劳拉说你先吃着我出去一下,然后几步赶上来,从卡利班手里接过轮椅帮忙把查尔斯推到后院,查尔斯体贴地假装观察院子里卷心菜的长势,罗根于是借机把卡利班拉到了另一边的葡萄架底下。
罗根看了看卡利班,又看了看葡萄藤,吞咽了一下。卡利班摸不着头脑,拿不准自己是不是该说句话。
“那个……你看见了吗?”
“什么?”卡利班噎了一下。
“……哦!我知道了!你是说那个杯子。”见罗根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他大松了一口气,“我是说,谢谢你,我很高兴。”这是真心实意的,他是说,这是金刚狼第一次送给东西给他,早上起来他还激动了好一阵子。
金刚狼紧盯着他,吐出一口浊气,看起来有点想笑,面部肌肉扭成了有点可笑的形状。
“他想吻你了!”查尔斯的声音突然在卡利班脑袋里响起来,与此同时查尔斯在花园那头大喊:“对不起罗根!我不是故意的!”
“你别多管闲事!”金刚狼恼羞成怒地喊回去,再转向卡利班,一副踌躇的样子。卡利班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见过对方这样的脸。
卡利班想笑,但又因为查尔斯提醒他的内容而紧张到笑不出来。他看着罗根靠近的脸,心里绝望地想着跟这大家伙的初吻竟然会是火腿三明治味的,早知道他早饭就做点别的了。
“你可以拒绝。”也许是看见他无比悲壮的脸,罗根突然说,在离他大概不到一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扎人的胡茬磨着卡利班的下巴,卡利班决定等会儿一定要逼他刮完胡子再放他出门。
“不。”他简短地回答,主动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FIN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