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取暖(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HE)

差点没忍住be了
悲伤情歌听多了文风突变



“啊,你也会觉得冷吗?”
“……是啊。”
围坐在火堆边的两个人,由这样缺乏营养的问句开启的对话,悄然在某天某个时候打开了他某个一发不可收拾开关。没有照往常那样骄傲而略带口气的回答,反而选择了坦白。
一个人会冷的话就两个人在一起相互汲取温度吧。不约而同地这样想着,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交换了一个亲吻。海利亚人的嘴唇是凉的,要多用力才能热起来呢?



实在是过于引人注目地,从来都喜欢轻装上阵的林克戴上了一条围巾。
倒也不是一条围巾就显得他有多么臃肿,只是那围巾太过明显地不合他的尺寸,走路的时候如果稍加不注意大概就会被垂下来的边角绊倒。林克看起来也是有自知之明的样子,要战斗或出任务之前也从来不会戴。
只要是见过那条围巾的都知道它的原主人是谁,尤其是和他关系好的那些,没少悄悄打探他和那原主人的关系,只是被他一笑带过了。
到底是什么关系,他自己也不明白。
双方都没有任务的时候,他们会轮流去对方的住处,谁先到了谁做饭,保证那个后回来的人有热乎乎香喷喷的食物可以享用。
他们都喜欢记日记,在当日写下一天见闻。只是两个单身汉的屋子都没有富裕,一个人伏在桌上写另一个人就只能趴在床上。在床上的那个总是林克,为此力巴尔没少说他,说不要总是离本子太近,到时候一不小心变成近视,连仗都没法打了。
那指责他的声音由远及近,林克身上一沉,另一个人的体重和温度沉甸甸地附了上来。力巴尔安静地等他写完,然后从他身后伸手将林克的本子合上,把本子的主人轻轻翻过来亲吻。
如果气氛足够好,他们的精力足够旺盛,林克就会和他做些接吻以上的事。那个时候他浑身就发烧似的滚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而身上那人辛勤耕耘着,情热催起的汗珠有时候会从额角或者不知什么地方滑落下来,滴在他身上,那温度竟然也是如火般灼人。
如果有这样的热度,应该就能撑过整个冬天了吧。
“你这小子最近是有什么好事吗?笑得这么开心?”发话的是看着他长大的城堡厨娘,是鲜少在林克成为王国的勇士以后还坚持用原来的外号称呼他的人。
林克把刚刚搜刮来的暖暖草果藏在背后手心里,讪笑。
“大概是因为冬天里再也不会怕冷的缘故吧。”
厨娘用鼻子哼了一声,装作没看见林克的小动作。“所以果然是和你最近的装束有关吧?别看我只是个厨娘,知道的可不少。”
他摸了摸鼻子。
“是啊。”



其实他不是很喜欢去海拉布地区,尤其是在冬天去海拉布。可是刚一见面力巴尔就不知道怎么回事非得拽他往国土的最北去,还美其名曰给他一个惊喜。
虽然想是不想去,但在大半个月没见面的情形下他也不愿意拂了同伴的意——姑且称他们这种关系为同伴——力巴尔看上去兴致高昂,不断催促他动身。
原本还想先做了料理吃了再出门,但眼下只能把冒着生命危险从厨娘眼皮底下顺回来的暖暖草果放到一边了。
为了叫他们快些到达,力巴尔破天荒允许他乘在自己身上。林克身体力行见证了高处不胜寒这句话真不是白来的,至少生理上是这样的。被风刮的眼泪直流,他第无数次羡慕起利特族的羽毛来。
真想把全身都埋进去啊。
最终他们到了深山里的一处秘泉。林克原先就对海拉布的地理不甚了解,在人背上飞着更是晕头转向,根本不知道这是哪儿。力巴尔倒是游刃有余的样子,大手一挥说我们就在这儿休息一下午吧。
他们于是脱得七七八八迈进温泉。水真暖和,林克觉得自己身上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愉悦地舒展开了。他忍不住闭上眼,喉间溢出一声叹息。
然而泡着泡着慢慢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什么都没穿的力巴尔开始在什么都没穿的他身边动手动脚,仗着深山老林里没人于是他也大起胆子来者不拒,很快,力巴尔和温泉水就争抢着进入他的内壁。
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们没羞没臊地希望神奇的大自然能通过自身的循环洗净他们留下的脏东西。更内疚一点的是林克,力巴尔就负责亲他,然后把迷迷糊糊的他带上后背。
这样的日子过得令人非常愉快。他们好像相爱着,却又毫无桎梏和责任。相互之间的爱意就像空气,其实认清了也就只是一片虚无而已。



令人讶异地,北境却是最早能够体会到春意的地方,其证据就是利特村村口的树是国土上最早变绿的一批。
“……春天来了啊。”他的同伴感叹。
是的,春天来了。
即使王城里的树还没绿,他也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那条白色的围巾已经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有些日子没戴过了。
那么就要到离别的日子了吗?如果相互取暖的目的不存在了,那他们之间还剩下些什么呢?
林克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风景。



力巴尔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某天早上在家门口收到了来自恋人的包裹,打开一看里面是已经送出去的围巾,围巾上别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这个冬天,谢谢你”。
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围巾是林克身上的香味。为什么要把这个还给自己?
又自我安慰说大概是春天到了用不上不想再欠人情,可这个逻辑怎么推怎么别扭,力巴尔于是一直在等待对方出现,好去问一问实情。
谁知一等就等了快两个月。已经是二月末,林克却还没有一点踪影。饶是再怎么叫自己沉着冷静也装不下去了,用了几个小时时间,他飞到了平原的城堡里。
他看见他的时候分外惊讶的神情还有问他怎么在这里的话叫他意外地烦闷,来这里还需要理由?至少他可不是为了听这些才来的。心情烦躁时就随便扯了个借口。
“今年的七草粥*,虽然已经晚了,但还是一起喝吧?”
不过这也是真的,之前他连材料都准备好了,就是人一直都不来。
林克瞪大了眼睛喃喃着说已经春天了。力巴尔心想你这是什么傻话,表面上还是点了点头。
“那我去厨房了。”
结果喝粥的时候林克突然说起什么“虽然爱是空气,但没有它的话就完全无法呼吸”这样叫人摸不到头脑的话。虽然不是很明白,但力巴尔发现自己非常得意。
可没高兴多久,紧接着就被林克质问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这下瞠目结舌的反而变成了力巴尔。
因为太过震惊所以难得一见地结巴了的力巴尔说你以为我、我们是什么关系,林克用泫然欲泣的眼神看着他,虽然没说话,但一切都不言自明了。
力巴尔仿佛被苹果砸了脑袋一样突然大彻大悟,一些端倪争先恐后地从不知哪个角落翻涌上来,化成怒涛般的新事实淹没了他。眼前这个到底是怎样的绝世大笨蛋啊。
无奈之后却又无法克制地生出怜爱的心情,原来这个林克比他想象得要更冷,也更怕冷一些。不禁想到这段时间,即使是春天来了,他一个人的话也会冷到打颤吧。
“你到底以为我是多轻浮的人啊。”只是对自己无端的名誉受损还是有些不甘心,力巴尔也没真的指责,结果林克就是不由分说地红了眼睛。
“喂……!你……”
知道了知道了,这个祖宗说不得。想着怎么圆场的时候对方突然毫无征兆一个暴起过来抱住了他,动作之大两人面前的桌子差点都给掀翻了。力巴尔本能地回抱住林克。
呼。这么看危机差不多已经解除了吧。
力巴尔忍不住低笑出声,连同胸中一个多月的郁结,消散在风里。

FIN



注:貌似日本在1月7日时有粥加上芹菜等的「春天七草」一起煮食的习俗。在这天只要吃下此种粥就可远离百病。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