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双标不可取(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甜饼HE)

双重身份梗

本宣大概在15-17号出哦,届时微博也会有转发抽奖(当然有转发数条件orz),希望大家都可以踊跃参加哦orz

定价还没有决定,大概在出宣日做印调,然后月底预售,预售前十名有神秘特典奖励哦XD

之后的具体日子我会再说的!

 

 

 

虽然只是在殿外远观,但那个剑士从第一眼就不招他喜欢。一套王族骑士铠甲严严实实从头裹到脚,沉默寡言,三棍子打不出来一个不字,让人心生烦躁。那样的人就是大师剑的持有者吗?估计是因为年头太久,剑灵的脑袋已经愚钝了吧。

破天荒地没有直线飞回利特村,为了疏解自己的一肚子怨气,力巴尔准备再晚点时候绕道去城郊拜访他的朋友。

没想到刚一出城堡就遇见了他想见的那个人。对方气喘吁吁地从身后叫住他。回过头去确认,没听错,果然是林克。这个时候他在城堡里做什么?

又转念一想,林克的父亲是近卫兵总管,他自然有出入这里的理由。

在原地等他追上来,到达身边后对方撑着膝盖喘着气抱怨他走得也太快了,力巴尔善意地嗤笑。

“对了,令尊怎么样?”

“……很好。”林克指了指城外自己家的方向,力巴尔摇了摇头。

“这次我要赶快回去,村子里还有事情要完成。”

“……哦,那再见了。”

“.…..”

“我说你……下次试着挽留一下怎么样啊?”

林克抬起头,用早就洞察一切的眼神含笑地看着他,于是力巴尔知道自己又被摆了一道。只不过他非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对方一副笑眯眯地工于算计的样子也可爱得很。

“今天会是什么菜色呢?”

“还没想好,今天是我做饭。”

“……?”

林克便又给他解释了一大串,总结来说就是今天是林克母亲去城堡与丈夫团聚的日子,所以不会在家。力巴尔又问他为什么不跟着去,对方回答是因为从明天开始他就要长期住到城堡里,所以今晚必须回来收拾东西。

“为什么要住到城堡里去?”

自从双方成为了朋友以后,他已经来过不知多少回,用一身的羽毛都数不过来。闭着眼睛他都能想像出这小屋里的家具摆放。力巴尔于是摸着黑去开灯,林克则走向厨房的方向。

“以后要接替父亲的一部分工作了。”对方不太真切的声音从另一个房间传来。

他也跟着走进厨房,想找点什么自己能帮忙的地方。

“干煎三文鱼怎么样?”他厚着脸皮要求,林克想了一会儿,从随身背包里掏出条鱼扔给了他。

吃完饭以后谁都不想去洗碗,他们窝在沙发上放空。力巴尔杵杵他的腰说为了助消化我们出门射箭吧。出乎意料地林克摇了摇头。他穿上拖鞋啪嗒啪嗒上了二楼,过了一会又抱着一摞书走了回来。

“我要开始读历史了。”林克宣布,在沙发上找到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他顺手就把书垛横在了自己和力巴尔之间。

“.…..你这是要做什么工作去啊。”力巴尔于是不动声色地将书垛抱起来,装模作样翻着,“这么旧的书都要看?”

“跟你也差不多吧。”林克含混道。力巴尔又假装研究了一会儿,顺势就将书放到了自己的另一边,悄悄向对方那边坐了一点。

林克眼睛一刻没离开书本,嘴上却噗哧一声笑了。他又挪了挪,刚好靠在力巴尔身上。

“待会儿你去洗碗。”

 

 

 

虽说不是什么急事,但得到通知的力巴尔还是得尽快赶回村子。于是一大早,他们在林克家门口告别。离开之前林克要他一定记得写信过来,力巴尔强忍着转身回去亲他的冲动,拍拍翅膀飞走了。

还是不要吓到他的好。反正他们的时间也还长着。现在知晓了他心意的林克还愿意接受他,力巴尔就已经很开心了。

回村的时候被路过的一众村民问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力巴尔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只不过好心情持续的时间稍微短暂了一点。听完长老的交代他便忍不住拉下脸。原来是过几日,公主就要带着新册封的骑士来调查几年前出土的古物瓦·梅德,需要力巴尔全程陪同。

想想要跟那个讨人厌的骑士相处就由衷地感到头疼。即使是秉承着报喜不报忧这样信条的力巴尔,也忍不住在给林克的消息里发了发牢骚。再收到回信又是一天以后的事儿了,林克答复他说新的工作一切都好,要力巴尔也不要太有压力,最后是非常期待他们下次再见面。

……所以是在交往了吗?力巴尔仔细地将信纸展平,跟着之前的那些一起小心地压在了桌上的厚书下。应该是在了吧。他又想。

又过了两天,公主和骑士两个人的探险队伍到达了村子。因为在飞行训练场射箭的缘故,力巴尔非常巧妙地错过了晚上的欢迎宴会,与骑士会面得以推迟到明天。

……唉…...如果对方是林克就好了。走在路上他突然这么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起来。假如那个剑士要是林克的话——其实也不无可能,毕竟林克的剑术和弓术都是那样厉害——那该有多好啊,他肯定尽自己所能跟对方粘在一起。什么这个调查那个调查的,请来得越多越好。

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而不顺人意。他还得特意挑着僻静没人的小路回家——不过到底为什么为了那个剑士自己要躲躲藏藏到这种程度啊?这么心想着的时候又是一阵无名火起。

唉,如果对方是林克就好了。

 

 

 

即使再怎么不愿意,该来的还是得来。一大早他便接手了公主和骑士的陪同工作。公主对他昨日的缺席表现出了百分之百的理解,并且对前来给他带去的麻烦表示歉意。她的骑士还是那样一言不发地站在稍远的地方。这样也好,眼不见心不烦。

他跟在公主的身后走上地台。前段时间他们已经对瓦·梅德内部进行了初步的探索,知道应该怎样进入这庞然大物的内部。

整个探索的过程乏善可陈,基本上也就是公主一个人对这古物敲敲打打,咕哝着什么他们都听不懂的话,再不济就是用手中的神奇石板这里照照那里照照。说实话,如果不是长老的要求,他宁愿在弓术训练场练箭,或者随便干点什么别的都好。

“力巴尔?力巴尔?”

回过神来的时候,公主和骑士正齐刷刷地盯着他。

“……怎么了吗?”

“啊,我是想问,村里的长老有和你讲过瓦·梅德的事情吗?有讲过为什么要你来陪同的原因吗?”少女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力巴尔摇了摇头。

“是这样的,刚刚我确认了一下,梅德和古籍中所说的抵抗灾厄的神兽一模一样。看起来这就是我们对抗灾厄必须的武器之一。”

“所以呢?”

“所以……我们想拜托你来操纵这个神兽。”

“这是认真的!”少女又急着补充,“现在的我是以王族公主,海拉鲁国王的女儿塞尔达的名义请求你!事关重大,我们希望你可以接受这样的任务,驾驶着这个梅德,支援被选中的勇士——”

“等等等等,为什么我非这么做不可?听一个小姑娘说她不切实际的梦?还是要我成为那边那个剑士的陪衬?”看来海拉鲁的皇族远不是愚不可及这几个字所能概括的。这样的事果然是在徒劳浪费生命罢了。碍于礼节力巴尔没有拂袖而去,不过这也就是他的极限了。

“这并不是梦!神兽的出土和古籍证明了我们的研究方向是正确的!我……也许我只是个小姑娘而已,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也想自灾厄的魔掌中守护栖息于这片大帝,所有活着的生命……!”

原本以为是一番虚情假意的说辞,锐利地扫视了一番少女的面容,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和认真。这样的塞尔达令他无法当面拒绝。最后,他和少女约定在不久后给她答复。

只是有了这样的插曲,他更无法好好对待跟在他们身边阴魂不散的剑士了。对方也应该能察觉到他的低气压,根本不向他靠近。

也就只有这点还稍微合他心意。

傍晚与这两人分开以后,力巴尔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这一天下来还真够呛。在公主终于确认神兽的状况以后,竟然连长老的话里也有了暗暗牵线的意味,他实在是受不住,找了个理由就跑回来了。

但其实放下怨气仔细想想,塞尔达所研究的方向不是看不到希望。灾厄的传说他从小也有所耳闻,如果这一世是他的宿命,他倒也愿意驾驶神兽,用自己的这身本事为这大地的和平做出一些什么来。只是……只是……

 

 

 

塞尔达的贴身骑士领了命已经先行回去了,公主和长老因为有事商榷,所以又多留了几天。听说这已经是公主留在北部领地的最后一日,也是他最后的机会。力巴尔下了决心,准备告诉公主他的答复。

拯救这片大地什么的,林克在做的应该也是类似的事吧。

想到可爱的金发海利亚人,无法排解的思念便像蚂蚁一般不断噬咬心头。猛然察觉,竟然已经有好几日没有给他寄信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力巴尔扇动着翅膀,向城堡的方向飞去。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力巴尔就到达了目的地。不过这样没头没脑地闯入了王城,也不知道现在林克到底在哪里工作。因为常来城堡的缘故,力巴尔逮住几个相识的管事问了问,可几个人纷纷都说最近进入王城的骑士只有勇者大人一个人。

只有这是怎么都不可能的——难道林克去了图书馆?力巴尔想起在家和前者猛磕大部头的那天。虽然对方准备工作做得像模像样的,可书没看两页他就睡着了,最后还是力巴尔将他抱回了屋里床上。这样的林克怎么可能去做什么文职呢。

兜兜转转之间太阳在空中已经升到了最高位。在城堡里白白浪费了一个上午却一无所获,力巴尔的心情简直沉到了谷底。失望之中他想到了林克的父母。亲人一定会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城堡里谋了什么差事。看起来现如今只能回去找他的母亲一问究竟了。

这么想着,他准备拐出城堡的偏殿,找寻一个开阔的平台起飞,谁知道刚转过走廊就和一名骑士正撞了对面。力巴尔原本就心情不好,这下子更是给引燃了炮药。绿色的眼睛飞速而锐利地剜过严丝合缝的士兵盔甲,他刚要张嘴,那小骑士一声,就叫力巴尔已经攒好了的脾气瞬间蒸发得一干二净。

“力巴尔?”

这声音不是他的海利亚人又能是谁呢?力巴尔又惊又喜,恨不得当下就把人揉进怀里。可碍于城堡里人多眼杂,他勉强压下这样的冲动。

“林克?你在这里做什么?”还裹得这么紧——这一身打扮,果然是去做骑士了吗?

林克将头盔面罩向下掰,露出海蓝色的眼睛。

“现在还在工作中,晚上在食堂等我?”小心询问的模样也可爱乖巧得不像话。啊啊,真是治愈的源泉。力巴尔在没意识到什么时候就点了头。林克的眼睛弯了一弯,便又伸手去扣上了自己的骑士头盔。

“晚上见。”他匆匆消失在走廊的另一端。

在得知了对方也做了骑士的一员之后,力巴尔实在是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如果是那样的职位的话,林克一定能够大展身手吧。

——

等等。

等等等等。

隐隐约约抓住了什么不得了的线索,力巴尔感觉一阵眩晕。这个时候他突然回想起管事告诉他的话,关于最近新册封的骑士貌似……只有海利亚勇士一个人。

紧接着,就好像故意要证实他的猜想一般,一位侍女神色慌张地从走廊另一头,也就是林克刚刚出现的地方小步跑过来。

“勇者大人!请等一下!”

 

FIN


评论(1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