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论如何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甜饼)

朋友们我放暑假了!!!!
傻屌一般的的双向暗恋小故事
本子文完成快一半了,准备月中讲一下预售啊内容啊和通贩小礼物的事情
谢谢大家



“啊哈,真巧,你也在。”
“……啊。”
“那……要一起躲着吗?”
“……只能这样了,你最好不要太大声。”
林克因为对方的严肃的态度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其实不用他自己去大喊大叫,外面的环境就已经够吵的了。即使在教学楼最顶层的音乐教室里,他们也能听到来自操场的动静。
“真是麻烦,典礼什么时候才结束啊?”
林克小心翼翼地伸头去看楼底下的状况,操场上还到处都是人。
“……看样子早着呢。”他叹了口气,顺着墙根坐了下来。
“……不过这就是所谓受欢迎的烦恼吧。”林克又冷不丁道。
“……当然。”用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这是句不折不扣的夸赞以后,力巴尔昂首挺胸接受了对方的赞扬。
“倒是你,没有直接送给塞尔达吗?”
“……啊?什么?”
无意识地摩挲着衬衫上第二颗纽扣,林克被他的发言吓了一跳,嘴巴张了半天才想起来回复。
“这不就……正是在躲她吗。”
吃惊的换成了力巴尔,他刚刚才把教室的窗帘拉上,转回身坐在钢琴凳上,闻言扭头不可思议地看他。
“你说什么?你们两个难道不是情侣吗?”
“……”林克沉默着蜷起双腿,把脑袋埋了进去,“……所以这种事情到底是怎么传开的啊……”
“不是吗?”
“……不是……只是从小关系好而已,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哦。”
教室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默。
“与其要这样待到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如我们两个交换吧,这样大家就都能脱身了。”
林克突然说。
力巴尔倒抽了一口冷气。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这主意似乎能行。毕竟魔法梅露马上就要播了。他的手机在裤子口袋里疯狂地震动,大概是妹妹在问他为什么还不回家。
“咳,那就这样吧。”力巴尔故作正经。其实也不能说是故作,就算这是他们两个大男人毫无情感基础的纽扣交易,那第二颗纽扣的含义也实在重得叫人无法忽视。
“真没想到啊,居然不是给了哪个可爱的女生。”力巴尔用夸张的叹气来缓解自己的紧张和尴尬,“你还愣着干什么?”
“哈,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答应了,还以为会更费点口舌呢。”林克挠了挠后脑,手一撑地,站起身来,“不过要是真有那么个对象的话,你怎么会躲在这里?”他反唇相讥。
力巴尔决定无视这回事儿。
“我承认我们部总是否你们的提案,但这都是出于理性思考的结果。反之,我也不会去反对看上去明显就正确的事。”
林克挪着小碎步靠过来,看上去不是很情愿的样子。力巴尔心里烦躁,提出这个提案的难道不是他吗?毕竟魔法梅露快要播了啊。
还差几步远的时候他抓住了林克的胳膊将对方拽了过来,林克一个踉跄差点跌进他怀里,千钧一发之际站稳了身子。
“好了,既然决定了我们就快点吧。”他把手放在了林克的第二颗纽扣上,林克也如此照做。此刻他们的姿势就像在完成一个什么奇怪的结合仪式。微微低头望着对方的蓝眼睛,力巴尔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赶快结束吧。
“我数三、二、一!”
他们咣地一声撞到了一起。
这样不行。
“那就一个一个来吧。”
林克点了点头,捂着鼻子,似乎刚刚被撞得不轻。
“手拿开一点。”
林克乖乖地抬起了胳膊肘。
他一只手扶着林克的肩膀,另一只手揪住扣子。
“拿了。”
“送你。”
力巴尔一怔,林克的第二颗纽扣已经被攥在掌心了。他匆匆把它塞进裤兜里,好像拿着一块烫手的山芋。
“该你了。”
林克效仿着他的姿势他的做法,很快也把他的扣子揪了下来。
“合作愉快。”他下意识道。
“嗯,那么我先走了。”林克低头直接绕开他,离开了教室。
力巴尔一个人站在钢琴凳边,有种自己是被用完了的抹布一样的感觉,被人嫌弃地甩开。



考试周不想在寝室学习,图书馆又人满为患。被逼无奈,力巴尔只能抱着书和资料跑了出来,准备随便找个路边咖啡馆坐个一天。
隔着一条街,他认出了一位故人。哦不,是两位。
金黄色的头发和金黄色的头发,一男一女,正坐在咖啡店外设的阳伞下聊得正欢。
上了大学以后就没怎么听到他们的消息了,也许人家已经把他忘了呢。思前想后,力巴尔决定还是不麻烦自己去打招呼了。
“喂!力巴尔!”
……唉。
两分钟以后,他也出现在了阳伞下。
“……你们好。”再说点什么啊力巴尔!嘴巴几次开开合合,他也没能组织出什么像样的言语来。
想问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想吐槽的也实在太多了,他并不知道先从哪里开口。
“力巴尔还没有放假吗?”他高中的前任会长,塞尔达问。一年不见,她比高中时出落得更加美丽大方。不管这样的倩影出现在哪里,一定都能叫男人们移不开视线。
她对面的林克也更成熟了些,比起有印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少了。力巴尔因此怀疑对方脸上控制面部表情的肌肉是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悄悄消失的。
“啊,不巧正在考试周,出来学习一下。你们已经放假了吗?”
“是哦。”塞尔达笑眯眯地回答,“我们两个就在隔壁x大,已经放假好几天了。”
是的,他当然知道了,海利亚高中的学生会长和组织部长,从小学到大学都在同一个学校里念书。
【……不是……只是从小关系好而已,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脑中回响起林克的声音。他好像突然又回到了那个音乐教室,看着某位少年在墙根蜷缩成一团,因为青春期的流言蜚语而认真地苦恼着。
那时候力巴尔还当真为一直误会了他们而感到抱歉。现在再看看这一对璧人,他自己都觉得搞笑。当时他的脑子肯定被林克给吃了。
“哈哈,真嫉妒。话说我这是不是打扰你们二位了?你们好好聊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没有啦!”塞尔达赶紧摆手,在桌子底下踢了林克一脚——真的他都能看出来,林克抖得太明显了——后者也赶快出口挽留。
“真的没有,塞尔达男朋友听见要打我的。”
说着林克讪笑着挠了挠头,力巴尔这才恍然生出熟悉感。哦,这就是那个林克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下他落跑的借口也被轻易化解了,走也走不了。力巴尔干脆叫了杯咖啡,准备就地开始复习。
“诶?力巴尔,你书包上挂的是什么东西啊?”
被两道视线研究着,其中更细心的女性突然发问。
“啊,就是个普通的御守而已。”
“庙里求的吗?里面有签子的那种?”
“不是,呃……”下意识就说了真话,可接下来就不能再解释了。力巴尔一个急刹车,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就是个幸运的小玩意儿,没什么的。”他含含糊糊地说。
“啊,说起来我好像做过这样的事情呢,把得到的学长的纽扣放在御守里带在身上什么的,很管用哦。”
“……啊。”
他跟林克同时出声。
这小子!
力巴尔扭头死死盯着林克。
塞尔达早就有纽扣了,还是学长的纽扣!为什么要骗他说是被塞尔达追赶才躲进去的?
林克在跟他的视线对上之前就迅速偏过了头。
“……诶?你们两个……怎么了吗?”
“咳,没什么。”力巴尔收回视线,“只是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已经有了学长的纽扣啊。”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对方是上一届的会长,从学长毕业到现在,我们一直在交往中哦。”女孩子笑得幸福。
……喂。
“是这样啊,恭喜恭喜,不过倒真是跟某些人说得大相径庭呢。”
“……某……?”
林克使劲清了清嗓子。
“所以我看力巴尔保不齐也放的是哪个女孩子的纽扣吧。”非常机智的转移话题技巧,林克胜利一般抿了抿咖啡。果不其然少女立刻被吸引了。
“我有谁的纽扣,难道某些人不清楚吗。”
塞尔达看了看林克,又看了看力巴尔。
“我说,你们两个从刚才开始就在打什么哑谜呢?这样对女士很不礼貌哦……所以真的是纽扣吗?”
准备回答这话之前他鬼使神差地看向了林克的方向。对方终于露出了再次相逢过程中第一次不安定的情绪,没有握住杯子的那只手食指轻轻敲着大腿。力巴尔想起高中校会活动里林克也曾经这样过,在面对面听取他对提案的看法的时候,后者总会像现在这样不安地敲着大腿。
他都要忘了。
那纽扣的故事是仅限他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说出来也只有林克听得懂。可是只要能看到对方那尴尬得下不来台的样子,即使仅有力巴尔一个人知道原由,他也乐在其中。
“是的,被你猜中了。”

FIN

评论(18)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