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Splatoon2】他和她的故事(喷射乌贼2bg,超短甜饼)

都不知道咋打tag
感觉在对战乌贼里多次碰见同一个帅气又能打的乌贼小哥真的会有种恋爱的感觉,尤其是你们俩还一起打过人一起涂过地
好孩子不要学这种做法哦,会被双方队员揍死的




最初注意到那个丫头是几轮后的事情。
白色上装和浅色短裙,贝雷帽和高帮帆布鞋,毫无特点,混入乌贼群中就绝对一眼也看不见。
在第无数次和她同归于尽的时候,他终于懊恼着记住了那件白毛衣。
说来也是巧合,偌大的广场,竟然连着几个晚上都和她匹配到对手进行比赛。看着那个名字在告示板上飞快地升级,他也渐渐有了一丝混合着危机感和欣慰的感觉。
不出意外她总是队伍里第一个阵亡的。仗着银喷机动性高速度飞快,她总单枪匹马侵入对手的大本营。一通挥洒以后不是被围攻致死就是被他撞到。说来也巧,他好像总能知道这鬼丫头会在哪儿出现,快速滚过去或是一阵跳涂,要么快速灭口,再要么侥幸被她逃走或是临危反杀。
这次她好像不怎么在状态,没什么挣扎就化成一缕烟消失了。他暗想这么多局对抗对方也一定能记住他的样子了,也许心里不知道怎么骂他还说不定呢。
转身准备覆盖她的痕迹的时候,却莫名被埋伏其中的一只乌贼飞快涂死了,他都来不及反应就回到了出生点。
可以啊。
重新操起滚轮的他咬紧了后槽牙。这次还学会配合了。
场地里开始十秒倒计时的时候他复活了,带着自己也不明白从何而来的怒火,他巡着队友的墨迹飞快地冲到了前线。
在乌贼群里不甚明显的白色毛衣在粉绿两色的阵地里倒是扎眼得很。他连脑子都没过就冲着对方冲了过去。
仿佛他就是该在她的身边。
只是这次他受到了无端的阻碍。看到对方那身白色衬衣黑色领带,他想起来了这就是刚刚潜行在墨里把他搞死的那位。对方用的也是滚轮,和那丫头背靠背地抵御敌人。
配合得很默契嘛。
从刚刚就开始积攒的烦闷的心情达到了顶峰,他沉默着——在对战中他们也不能说话——冲过去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解决了他,顺利得连自己都感到惊讶。此时此刻的场地内只剩下他们俩,彼此的队友要么在复活的过程中,要么还在赶来的路上。被他单独捕捉到,她显得有些慌张。他便得意地喷墨过去,却完全不是能杀死她的量。
他到底要做什么?连自己也不清楚。
被过多的异色墨水包围着,不要说是潜行逃走,她连站立都有些困难了。只是这样她还仍不放弃地举枪朝他喷墨。
这丫头真是太拼命了。
3,
视线因为墨水的袭击而有些许模糊了,此刻他也不是能游刃有余行走的状况。他一边艰难地迈着步子,想朝她大喊,我到现在还没有杀掉你你难道看不出什么吗,可在场地内他们无法说话。
2,
眼前的墨水渍告诉他也许要到极限了,不知道再承受几击就会被打回出生点去。可他却还在固执地走着。大概是什么时候被她传染了拼命病毒吧。
1。
双手碰到她,白色毛衣的肩部立刻染上了绿色。在这马上要结束的时候,她终于肯放弃抵抗,不解地看他。
他顿了一下,蛮横地按着她吻了过去。



再见到她是五天以后。
那天比赛结束以后她立刻离开了战场,自从那时起,不论白天黑夜他勤奋地登录作战室,却再也没有碰到过她。
那个名字出现在告示板的时候他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确定是那一只乌贼没错。
进入战场的时候他愣住了,这次竟然和她分到了同一拨。
号角吹响的时候她不出所料地第一个冲了出去。原来在后面看她是这样的景象。有点可爱,又像个无所畏惧的的英雄似的。
但出乎他意料,也许还没有一秒,她的身影便顿住了,紧接着消失在了没有向前延伸迹象的墨水里。
什么?
他迷茫着,不过还是准备不要浪费时间,冲出去加入战局支援她,只是刚迈出一步,他便撞到了什么东西。
她从墨水中出现,愣愣地看了他一会儿以后便又一次消失。
是在叫他跟上去吗?
也许下次能不那么痛苦地索吻了。

FIN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