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英杰林克日记(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第一人称日记体)

wb上小可爱分享的求偶期脑洞

好像不太好吃




3月17日

近日,国王陛下与利特族长老就领地内的凶兽已经交换过了很多次意见,最后似乎是决定派我和利特族英杰力巴尔一起前去讨伐。因为恶兽凶险,所以这次公主并不和我同去,我向陛下表达了担忧,陛下说格鲁德族英杰即将到访并在王城逗留,让我放心。当然,还是越快回来越好。

想想从上次在利特村分别后就再也没见过力巴尔,希望他一切都好。这次的任务需要合作,也希望我们的关系至少比起上次能有些进步。

得知这件事情之后公主殿下也同意我的行程,似乎还有意催我快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公主对这次的事意外地积极。

希望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两边都不会出什么问题。

 

 

 

3月18日

乌尔波扎一大早就到达了王城。晨练结束后我和她打了招呼。只要有英杰在,我就能放心地离开公主一段时间了。

吃过早饭,我跟随在长老派来的信鸽后面出发,从城堡到利特村预计要走到明晚,等明天到达后我会在村庄里休息一夜,第二天再开始任务。

 

爱波娜表现得很好,行程预计会缩短很多。我想她是很久没有出来过的兴奋所致。也许以后我应该多带她出城走走。

 

 

 

3月19日

赶路过程没有太多可以赘述。总之,我在晚饭前就赶到了利特村。长老亲自接见了我,并且为力巴尔没能出来迎接表示歉意。

说实话我原本就没有抱太大的期待,已经做好准备自己去找他了。我向长老询问对方的所在,长老一反常态有些支吾。他向我解释说现在利特族上下的情绪都处于不太稳定的状态,如果力巴尔做些什么奇怪的事情请千万不要在意。我询问是不是最好过些时间再去剿灭恶兽,族长否决了,他说除了一些小事,其他时候大家都和平时别无二致。

离开族长的屋子的时候我多少感觉到了空气中不同以往的气息。不过这都不太重要。据族长的情报,力巴尔现在正该在飞行训练场,我可以去见他一面,顺便叫他回去吃饭。

希望这次能跟他好好说上话。

 

无论看过几次他的飞行技巧,我相信我依旧会被那样的身姿折服。

族长应该提到过我会来,所以力巴尔对于我的出现也没表现出太大的惊讶,不如说他看上去好像心情还不错,这让我也很开心。我表明了来意,力巴尔表示要先带走放在训练场小屋里的大鹫弓才能和我一起回去。我觉得他的意思是邀请我参观他的小屋,不管怎么样,我跟着他走了进去。

这下我才发现小屋内部竟然被装饰得十分华丽。星星碎片、红蓝宝石和五颜六色的花草被恰到好处的审美装点在屋子的各个角落。我毫不怀疑这一切全都出自力巴尔的手笔。我夸奖他将这里装饰得非常好看,他看起来非常高兴,但又立刻不明所以地板起了脸。我追问,他转而嘲笑我随身还带着日记本,而且竟然还随时拿出来写。我一边写一边回他“兴许你也有呢。”他莫名不再说话了。

 

利特族的饭菜十分对我胃口。晚饭过后,族长留我在他的屋子里休息,他话音刚落那一瞬间力巴尔全身的羽毛竟然都竖起来了。不过好在下一刻他就恢复了平静,匆匆告别后便离开了。我询问长老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对我说最好等力巴尔主动告诉我。我还是有些好奇,打算明天找个时间问问看。

 

 

 

3月20日

我们一大早便出发。为了配合爱波娜的步调,力巴尔飞得很慢。这让我有机会询问昨天的事情。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我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季节。答案显而易见,我回答了他,他就不做声了。剩下的路程里,我绞尽脑汁思考春天到底和力巴尔、甚至和整个利特族的反常行为有什么关系,听见莱尼尔吼声的时候我好像突然有了些头绪。

 

剿灭过程总的来说很顺利。从空中降落以后力巴尔抖了好一阵子羽毛。我总觉得他的动作遵循着某种韵律,似乎是什么舞蹈,但问他的时候被立刻否认了。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低头写日记的时候被他发现了我发尾上的一片焦黑,之前我还困惑怎么能一直闻见什么东西烧糊的味道,可能是在某次躲避莱尼尔的火焰的时候不小心被空气里的火星撩到了吧。力巴尔很生气,非常生气。我向他保证下次我会更利落一些,他的脸色看上去反而更糟糕了。

他坚持要求我坐在他的背上马上回去接受治疗,我不想丢下爱波娜一个人离开,但理智告诉我还是听他的话好。

在高空中(编者勉强认出了这几个字,日记的作者在之后就划掉了这一行)

在高空中写字真是一种非比寻常的挑战,很快我就不得不低伏下身子搂住力巴尔的脖颈,免得被风掀翻。他脖子上的羽毛很软很舒服。

出乎我意料,我们降落在飞行训练场,力巴尔解释他平常为了训练需要,在这里也准备了急救包。

我发现小屋好像比昨天更漂亮了一些,各色的浆果被香草编成的细线系着,从天花板上垂下来,刚好挂在头顶上。这也是力巴尔做的吗?他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不过他挥挥手要我别在意那些小玩意儿,如果肚子饿了倒可以把它们随便摘来吃,可是我不忍心破坏这样的艺术品。

他从屋子那头丢了个软垫给我,准备来剪我烧焦的头发,我最好先把日记合上。

 

傍晚力巴尔叫醒了我,原来在他用喙给我梳理头发的时候我睡着了。他说现在大概到了吃饭的时间。我起身准备和他一起回去,他说他可以直接用小屋的锅煮些东西来吃。

我还从没有尝试过力巴尔的手艺,因而非常期待。我贡献了些食材。力巴尔非常擅长处理鱼类,也许这是种族天赋。

这是我近一段时间来吃得最多的一个晚上。为了能好好消化一下,我提出去刷锅,也被力巴尔拒绝了。

不得不说现在我对力巴尔改观了很多。原先我只以为他是个骄傲强大的战士,但仅仅这两天的相处,我发现他非常细心又勤劳,对我的态度好像也有了不小的改变化。也许我们的关系真的能变好。

力巴尔建议我们明天可以在飞行训练场过夜,我同意了。

 

 

 

3月21日

海拉布北境还剩下三头莱尼尔。

由于海拉布山脉地势崎岖,骑乘爱波娜行进就成了不可能,我也回绝了由力巴尔带我飞过去的提议。最后我们决定由力巴尔开路并建立露营点,我在后面赶上。保守估计第二天中午就能见到我们的讨伐对象。

值得一提的是早些时候王城的信鸽来过,带来了公主的亲笔信。她要我向族长和力巴尔问好,并询问我的状况。我一一回答后突然想起昨日的疑问。我决定将其写给公主,希望能早些收到回复。

 

到达露营地的时候我吃了一惊。力巴尔一定比我早到了许多,他将简陋的帐篷空间也打造得如同飞行训练场的小屋一样温馨又美丽。他解释说这是我们接下来几天要呆的地方,还是尽量舒服一些好。不过在我看来,这怎么都超过“一些”的范围了。

这是本能。他非常别扭地告诉我。

某种好像有些头绪的感觉又出现了,我很想抓住那种感觉,但它稍纵即逝。

 

 

 

3月22日

早晨的时候力巴尔又用喙帮我梳了头。于是作为回报,我也帮他整理了羽毛。他的羽毛真的很好摸,但整个扑上去又好像有点丢人。

 

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据点。公主的信鸽已经在等着我了。看起来它偷吃了不少帐篷里的浆果。力巴尔很生气,从喉咙里发出尖声嘘它,我感觉稍微有些好笑,但不得不把鸽子护在怀里免得它受惊飞走。于是力巴尔身上的羽毛又一次炸开了。情势看上去好像有点严重,他用十分危险的嗓音警告我把那鸽子放下。

拆下鸽子脚上的信以后我赶紧照做,不知道他突然发的什么脾气。

 

我知道了,原因令人非常震惊。

 

 

 

3月23日

力巴尔不愿意再跟我说话,于是攀爬和休息的时间变得分外难熬。每次当我走近他或有意和他交谈,他都会露出戒备的表情。

可难道不清楚利特族求偶期是我的错吗?根据公主的来信,利特族已经进化得与其他鸟类不同,求偶期之间的间隔很长。正巧在认识力巴尔以后就从没碰到过这样的事情,难道我应该有什么经验吗?

等等,在出发之前,公主果然就知道些什么?

 

 

 

3月24日

最后一头莱尼尔已经被打败了。连续的体力消耗令我有些疲劳。

 

是力巴尔把我背回来的,我猜。因为我完全没有从北塔邦挞雪原到帐篷的记忆。我向他道谢。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其实是在和自己生气。我随即注意到帐篷里被鸽子吃掉的浆果又都回来了。在公主的信中,这样的行为被叫做装饰求偶场,不得不说这真的有点可爱。

力巴尔气呼呼地要我不要再做出这样的表示。

这是我第三次有那种脑海里即将浮现什么很重要的事实的感觉。可没等我捋出个头来,力巴尔就站起来说要去外面走走,说他实在受不了就这样呆在我的身边。

这感觉就好像我突然之间变成了那头令人恐惧的凶兽,需要被他躲着。可我也委屈得很,实际上我只是他的求偶对象罢了。

啊。

 

 

 

3月25日

早上我们开始动身返回,力巴尔说我不必回村里,长老处他负责汇报,我可以从近路直接回王城。

听了这话我有些生气,我告诉他爱波娜还在村子里等我,他表示无所谓,挥动着翅膀飞走了。

这样的落差令我有些不适应,但想想他做的也没有错。即使知道我不是一个合适的求偶对象,要抵抗本能也是非常难的。他会躲开自然也无可厚非。

可为什么我就不是一个合适的求偶对象呢?(编者补,日记的作者稍后划掉了这句话)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还是早点回去吧。

 

从长老那里离开后,我来到了飞行训练场。

结束了四头莱尼尔的讨伐,明天早上我就会启程回到王城。虽然城堡有乌尔波扎,但总归不在身边还是放不下心来。

天已经黑了,小屋里没有人,只有宝石和星星碎片在发光。

站了一会儿,我离开了那里。

 

 

 

3月27日

下午到达了海拉鲁城堡。

 

 

 

3月29日

公主说她有些担心我,但我觉得自己现在一切都好。

 

训练结束以后她塞给我一块蛋糕。我要如何礼貌地告诉公主我不爱吃甜的?

 

 

 

3月30日

公主说她受够我整天沉着一张脸了。我觉得我没有。她开始逼问我利特村里都发生了什么,我因此确定她是知道内情的。

被我反问后她大惊失色。最后她终于松口说只是想给我们创造个机会。我进一步追问,她说得了吧是个人都能看出你们非常在意彼此。

我说这不太对,我只是想和他成为朋友而已。

公主神色古怪地看着我。

我不明白公主的意思。

 

这两天我的桌子上总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刚刚才发现,是从飞行训练场带回来的浆果发霉了。想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屋里摘了一颗浆果回来,现在我又不得不去把它扔掉了。

 

力巴尔的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他似乎是为了讨回那一颗被我偷偷拿走的浆果,从利特村飞到了这里。我抱歉地告诉他浆果已经烂掉了。他用羽翼敲了敲我的头。

他说今日太晚了,要在城堡里住下,现在他正在我的房间里四处打量,希望他不会在我身后看到我正在写的日记内容。

方才他过来的时候我胸腔的鼓动奇怪地加快了,我不太明白这预示着什么,就如同他为什么要来要一颗浆果,就如同我为什么要留下一颗浆果。

现在再去思考公主提出的可能性,力巴尔会听见我的心跳声吗?

 

FIN


评论(7)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