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ickbond】Fever 下(HE大甜饼一发完)

前情提要:
Ben Willbond发烧了,而在第二天半夜他莫名敲开了Mat的家门,寻求其为期一晚的“政治庇护”。



“唉,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点呢?”Mat把牛奶递给他,“你大半夜的被Larry给赶出来,肯定又是——”
“好了好了!能不能别再说教了,Mr. Chef Elder?”Ben狠狠瞪了他一眼,往厨房里Mat的老婆那边使了个颜色。
“你知道就好。”Mat凑过来,脸上严肃的表情松动了些许,“待会儿见了Larry去给他道歉,听到没有?”
“那用你说。”Ben跑出家门的时候就后悔了。他想起卧室的窗户还没关,Larry那样大手大脚的家伙万一也忘记了怎么办?会不会着凉?思前想后Ben还是双方冷战的时候跑回家关窗实在是太蠢了,于是他只能寄希望于Larry的小脑袋瓜。
希望他关窗了。
“嘿!嘿!你想什么呢?”Mat喊他,Ben猛地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把本该撒给煎蛋的盐撒在了面包上,“希望你是在想怎么把Larry哄回来。”
“……怎么你就一定觉得是我的错呢?”
Mat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事实上,人算不如天算。Ben在车上排练了好几遍道歉的话,结果开始工作都一个多小时了,Larry本尊还没来。Ben没忍住跑去问导演,收到对方非常惊异的一瞥:“你不知道?Larry请病假了。”

Larry在他们俩的床上安安静静地睡着,被子裹得严实,只露出了一张脸。床头柜上上有一杯已经凉了的水还有打开过的退烧药。
Ben看看他,走到床边先去把窗户关了,然后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
这次换成Ben是那个身上凉凉的人,于是Larry也遵循着大自然的规律,在睡梦中凑了过来。Ben顺势将他搂在了怀里。
Larry的头埋到他的胸口,他就着姿势盯着对方柔软的发旋看了一会儿,然后低下头,在那上面亲了一口。
温顺的睡着的Larry真的非常好看,他忍不住在对方的头上亲了又亲,心里一边非常高兴这个小伙子是自己的男朋友。
“痒……”他的怀里的人不知道什么时间醒了,抗议一般在他怀里扭了扭,嘟囔道。
Ben于是把下巴压在了他的头上使劲摩蹭。
“Benjamin!你这个人怎么连病号都欺负……”那人继续软软地抱怨,因为发烧浑身没力气也推不开他,Ben低笑了两声,然后搂住他的腰把他往上提了一点。
“药吃了?”
“嗯。”
“睡会儿吗?”
“你给我吵醒了。”
即使对方是自己的爱人也觉得这对话尴尬到无法进行下去,Ben于是憋屈着挤出一个笑容。
“都是我不好。”他突然说,跟他在车上排练的甜言蜜语一点都不一样。
Larry脸埋在他肩膀上点了点头。
“我不应该病刚好了就闹你。”
“嗯。”
“不应该不听你的话。”
“嗯。”
“都是我错了。”
“嗯。”
“所以你能赶快好起来吗?”
“……嗯。”

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