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ickbond】Fever(超短小甜饼一发完)

Larry感觉有些不对劲。
通常自己枕边躺着的才是家里最早起床的那位——Larry称他是“老年人的生物钟”——结果今天反倒是Larry先醒了,然后发现自己被人紧紧搂在了怀里。
哦,怪不得刚刚梦见火山爆发了,背后有滚烫的岩浆在追着自己。
……等等,这人怎么这么热?
Larry艰难地在对方的臂弯里转了个身,脑袋往上拱了拱,贴上了对方宽阔的额头。
那人于是在睡梦中舒服地咂了咂嘴,得寸进尺地把整张脸都贴了过来。
烫得吓人啊。
Larry慌慌张张把人给推醒了,对方迷茫着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
“……Laz,我渴了。”他沙哑低沉道。
“那你先松开我。”Larry低头看看两人隔着薄缎子相抵的胸膛。
“……那你得回来。”对方要求道。
“哦,好。”

Larry倒水的时候还有点迷瞪。在他的印象中,Ben即使不算上很强壮,也绝对是不爱生病的那种人,因此他很少见对方这么脆弱的样子。
虽然也是盼望他赶快好起来……不过这样还挺新奇的。他矛盾地想,顺手切了柠檬片放进水里。
Larry回到卧室的时候Ben皱着眉头陷在枕头里闭目养神,他立刻就心软了。
还是赶紧好起来比较好。
他走过去,用杯底贴了一下Ben的额头,对方立刻一个激灵睁开了眼。
“你可真讨厌……”对方抓住Larry的手,嘟嘟囔囔着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今天周几?”他把玻璃杯放回床头,又倒回自己的枕头上。
“周日。但我们得在八点之前到片场……”
“难道我这样子还不值一天的休息吗!”Ben猛然提高音调打断了他。
“……所以我决定给你请个假。”
“你也得陪我。”Ben并没有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Larry想,也许他的羞耻心已经给高温烧没了。
“所以你先放开我,我才能去请假?”
Ben别别扭扭地地皱起了眉头,下巴往床头的努了努:“用我的。”
Larry偷笑出来。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像个小女孩儿?”
Larry无声地大笑:“我去给你拿退烧药。”
“那你得亲我一口再走。”Larry觉得对方这是顺势变本加厉的行为,需要被严正地拒绝并教育,需要让当事人——
“好吧,Ben girl。”

FIN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