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ickbond】剧本(糟糕历史剧组BenXLarry同人,RPS,HE大甜饼一发完)

我特么原本是个比直男还直的Ben叔xMatt党
我还说,不就是吻戏吗,hh的剧组里什么不可能的cp!而我永远只吃那一个!
而在我n刷yonderland S2E1以后,在我认识到Larry的美貌以后,一切雄壮的誓言都化成了泡沫
可怕的剧组



Larry惊恐地瞪着Matt。
“你是认真的吗?”
“你真的是认真的吗?”他合上剧本的时候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嗨,这有什么的。”Matt毫不在乎地大笑起来,“做我们这些剧的不就是得敢于牺牲自己嘛。”
Larry似乎打定主意沉默不语,但望着剧本的表情似乎像是在看着什么洪水猛兽。他紧抿着嘴。
“而且我不知道跟Jim和Simon都亲过几次了,你知道的,在剧里。”Matt见状,搬出自己的经历来安慰他。
“有些是借位的!那不算!我们都知道!”Larry大声抗议道,“可你在剧本上要求我们的那一幕要‘特写’!你还用我指给你看吗!”
那怎么能一样呢?Larry在心里冲自己大吼。
“哈哈哈哈你就这么嫌弃——”编剧室的玻璃门突然被打开,两个人都是一愣,尤其是Larry,看见他们谈话中的另一个男主角探出个头的时候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
“……我只是想问你们俩有没有人要喝水?”Ben也被吓了一跳,无辜地看着他们。
“哦,哦,这样,不,我们没有,我是说,不用了,谢谢你,Ben。”
Larry很高兴他的舌头现在还是平直的一条而不是一个死结。
“哦,好吧。”被拒绝的Ben看着有点惨兮兮的,“打扰你们了,真抱歉。”他小心地把门关上,走开了。
“……哦老天啊……”Larry忍不住把脸埋在了自己的手心里,Matt在旁边不客气地放声大笑。

Larry希望他回到更衣室的时候Ben已经走了。
“你终于回来了?”
显然,他没能如愿。
Larry于是有点紧张地背对着他收拾自己的东西:“你今天怎么还没走?”
“哦,我也是刚回来。”Ben在他身后转了转眼珠,又抬手捏了捏自己头顶上的短发。
“哦,哦。”Larry回头看他一眼,报一个微笑。
快停下吧Larry,我都能感觉到你的表情肯定尴尬死了。
他最后把剧本塞进鼓囊囊的包里,在背包布料的哀嚎声中坚定地拉上了拉链。
Ben怎么还不走呢?他捻着背包的肩带,焦虑地想。
“哦对,有个事儿想跟你说来着。”Ben突然开口。
“……怎么了?”
“其实也没啥,就是刚才Matt找我说了说过几天的戏,他说我们——”
“你要相信我真的不是我写的那个剧本!那两段都是Matt加的!你不要多想啊就是为了喜剧效果!你知道的我跟Matt争论过了!他不同意改剧情!我真的努力了!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换演员!你知道,让Matt来什么的……我不介意的!”
Ben惊讶地看着他,好半天才回过神。
“你说的……是哪两段。”
……现在自杀还来得及吗?
“Matt……Matt就说我们会多一些对手戏。他给我看了剧本的一些内容,就在酒馆里办案什么的?”
上帝啊。
“好吧,我是说Matt给我们写了吻戏……什么的。”Larry自暴自弃道。
Ben张大了嘴,像是被噎着一样瞪着他。
“……你看吧……”Larry忍不住把脑袋埋在掌心。
Ben突然爆发出大笑。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他说,用手装模作样地去擦眼角不存在的眼泪,“Larry你可真是吓了我一跳。”
Larry这下子更不想抬头了。
“好了好了,我的小公主。”Ben笑够了,上前去把Larry从他自己的手里解救出来,“看你脸都憋红了,我总不至于那么可怕吧?”
不是这个意思。Larry挫败地想。可他也不敢告诉Ben到底是什么意思。
Ben见他苦着脸一言不发,倒真的胡思乱想起来了。
“Larry?你没事吧?”
“我是说……换演员也行的?你想换Matt?那我晚上去跟他说?你不一定非得跟我对戏的,我正好可以回去想想我们的剧本?你记得吧?第三集是咱们两个写?”
“不,不不不……我就是……没怎么演过吻戏……有点紧张而已。”Larry真心实意地垂头丧气。
“哦,哦,是这样啊,哈哈。”Ben松了口气,尴尬地挠了挠脑袋,“你知道,这才刚开始呢,咱们这个剧……不过谁都有个开始,我最先也不是这么……开放的,哈哈哈。”
“嗯也对。”Larry赶紧顺坡下驴,忙不迭地接过话头,“就是我也没法跟人练这个——”
他的话戛然而止,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他这是在说什么啊?他不敢去看Ben的表情。
他这番话,就像是在跟Ben示好似的……就像是在要求Ben跟他练习似的……
“哎,Ben你到底还回不回家了!”他猛跳起来把背包背到肩上,一溜烟冲出了更衣室。
结果Larry忘了早就约好了今晚要跟Ben聊剧本。
所以大概七点多的时候,他接到了Ben的电话。
“我猜你这会儿该吃完饭了,所以是去你那儿还是来我这边?”
“……啥?”Larry还叼着他的鱼排。
那边有短暂的沉默。
“所以你是真忘了?我们今天晚上说好要写剧本来着?”
“……哦!对!真对不起!”Larry一拍脑袋,“那我去找你!你等等我马上来!”

八点的时候Larry敲开了Ben的房门。
开门看见他,又低头看看表,Ben乐了:“你带牙刷来了吗?”
Larry一滞:“没、没有?”
“那可真遗憾。”他耸肩把Larry让进去,“不过还好我家里有的是备用品。”他补充。
???
Ben转身对上Larry疑惑的表情。
“都这个点了,你还想着回去吗?大不了明天一起去上班。”说完,冲他恶劣地挤挤眼睛。
“哦,也是,对。”Larry讪笑着附和。
Ben于是转身去半开放的厨房给他倒茶,Larry坐在沙发上搓着他牛仔裤的布料。
虽然因为工作原因来过Ben的房子有好几次了,但像这样两个人独处的机会简直是少之又少,尤其是……在发生了那么令人尴尬的事情之后,Larry实在是无法控制住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行了吧,Larry,你只不过是喜欢他而已。
……
哦天啊……那也还是太过了……Larry忍不住抱头呻饕餮吟。
“怎么了?忘带东西了?”Ben从流理台上探出头问他。
“呃,没有。”Larry赶紧坐正。

Ben觉得世界上一定有两个Larry。一个是平常的Larry,一个是编剧的Larry。
他们之间深刻而理性的讨论在双方都开始用卷起的稿纸当剑时告终,Larry一边哈哈大笑着用纸筒尖去戳Ben的肚子一边说:“对,就是这样,你记得第一季你有个骑士的角色吗?我很喜欢他,我们应该想想还能不能再用一下。”
“……那就双胞胎?还是重名?复活?”Ben忙着躲他,踩到了刚刚Larry扔出去砸他的一个垫子,Larry又大笑,激起了Ben的好胜心,他开始主动进攻。
Larry在节节败退的时候还忍不住笑:“我想想……用双胞胎比较方便往下发展?”
Ben控制着自己的步伐与方向,一步一步将这个狡猾的敌人带进他编织好的圈套中——Larry走进了厨房的范围。
“往下发展?”他问。
“对对对。”Larry对于自己深陷危机之中毫无察觉,向后退的同时分心思考剧本,“派他向黛比复仇什么的!”
“然后像他的笨蛋兄弟一样被女主人公迷得团团转?”
流理台还是冰箱?这是个问题。
“不!”Larry下意识地反驳。
哦,Larry替他选了,冰箱。
Ben离胜利只有一步了。
“哦,你是说他不会迷上他?”
嗒哒!Ben将对手逼得后背贴住了冰箱,Larry在无处可逃的情况下被Ben抓住手腕,轻轻松松地缴了械。
“……他?”失败者Larry迷茫地抬眼看向Ben,不明白这一句话里怎么会有两个“He”。
“哦,我是说她,代表黛比的那个‘她'。”Ben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伸手去把Larry手里的纸筒拿了过来,然后退开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拉成正常时彼此能接受的度。
他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
“那个,Larry,我说咱们还是回桌子那儿吧。”
“嗯,嗯,对。”大概他今天说的最多的单词就是“对”。Larry靠在冰箱门上点点头,不置可否的表情让Ben看不透他的情绪。
Larry在平常是个温柔善良的人,但一到创作时就会变得非常富有激情。而刚才这一出大概耗尽了他这个星期的精神头,现在的Larry在暖黄的厨房灯下看起来有些疲惫。
他现在看上去就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柔软的人。
一个Ben在默默喜欢着的人。
Ben又上前一步,把Larry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下。
也许亨利八世的确该减肥了。他不合时宜地想。
然后他用没有拿着两个愚蠢纸筒的那只手扣住了Larry垂在身侧的手,在他疑惑地望向自己时低下头与他接吻。
Larry的下唇很饱满,很讨人喜欢。
Ben迷迷糊糊地想着。
就当我是在帮他练习剧本。

FIN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