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Smides】回家(血战钢锯岭Smitty x Desmond,HE甜饼一发完)

天呐看完电影以后萌这对到飞起
就是要给自己发糖系列
无多萝西设定,因为我觉得妹子太好了,不舍得她受伤害或者是改变她那么好那么体贴可爱的设定
我觉得即使Desmond死了多萝西可能也会为了他终身不嫁那种的,她真是太好了太可爱了




真正要把他们运上战场之前,他们得到了一个短暂的探亲假期。
Smitty搬了个板凳坐在营房门口晒着太阳,叼着根草看新兵排成了一长列等着给自己回家的假条盖上公章。
“Smitty?”他身后突然有人叫他的名字。
Smitty有点意外,他还以为营里所有的人都已经在他视线中的队伍里了,因此他回过头去,想看看唯一那个回家不积极思想有问题的新兵是谁。
哦。
他了然地转头收回了视线。
“Smitty?”
叫他名字的声音比刚才近了一些,近到他不得不回应了。他偏头把嘴里的草根啐在地上。
“怎么了?玉米杆?”他盯着地面,希望这个明显不带什么好感的称呼能把这位玉米杆赶走。
“……你一个人在这儿?不想回家去吗?”也是,他要是这么轻易就被赶走的话也说不上是“思想有问题”了。
“我没地方可回。”
接着是一阵尴尬的沉默。Smitty想。这样很好,Desmond·Doss一定会觉得他触到了什么伤心的底线,进而为了避免尴尬而快速结束这段对话后离开。
可Desmond要是被猜到的话大概也就不叫Desmond了。
Smitty感觉有东西挡住了自己的光。
“Smitty,你要是没事的话可以跟我回去。”
啊?
Smitty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
“你说什么?”Smitty急切地想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话,以至于忘记装出凶狠冷漠的样子。
这不能怪他,他实在不能理解Desmond的话。他在对他进行的邀请……即使对军队里任何一个和Desmond没有过节的人都有点过了,更何况是对在人前百般羞辱他的Smitty自己。
Desmond·Doss都没有记性的吗?
“我、我说你可以跟我回家……呃就是……做客那种……”Desmond的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红,结结巴巴地跟他解释,“我爸妈都在家,不知道我哥回不回来……我妈做饭很好吃——”
他能看出来Desmond在绞尽脑汁向他描述一幅和谐温暖的家庭生活图景,好像生怕Smitty会对此不满意似的。
Smitty被他这个样子给气笑了:“不是,你对谁都这样吗?像上帝老妈子那样,想拯救所有人?”
Desmond因为他的提问愣了一下。
“我、我不知道……”他老老实实地回答,但是朝他展开了一个亮晶晶的笑容,“可现在其他人都有地方去,只剩下你了。”
Smitty的心脏猛地跳了一下。
“我早就该结束这么娘唧唧的对话。”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把他的板凳拿在一只手上,揉着眉心转回营房。
“Smitty,你要去哪儿?”
老妈子Desmond在他身后契而不舍地大叫。
……他是不是话唠?还有完没了?
Smitty从枕头底下抽出属于自己的那张请假条,又忍不住揉了揉眉心。



跟Desmond回家简直是他一辈子做过的最蠢的事儿,没有之一。
他有的时候很想把Desmond的兵役表格拿来看看,看看这家伙究竟有没有到当兵的法定年龄。
Desmond固执地要在他家前一站下车。
司机紧盯着他说小伙子你可想好了,这儿下去离你的目的地大概还得有5、6英里。
Smitty站在他身后听得吃了一惊,不知道Desmond又起了什么疯念头,想把他拽回去乖乖坐着,结果Desmond一口跟司机咬定要下车,然后回头看着Smitty。
“Please。”
他在跟他示弱,却因为眼角笑纹里太过明显的狡黠而显得没有什么诚意。
“……滚,要下快点儿下。”他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

因为假期只有三天,他们都没带什么行李,不然他才不会同意提前下车。
Smitty感觉自己在一片玉米地里面走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Doss!这儿离你家多远?”
“大概七英里!”
操!
Desmond一定是疯了,他也一定是跟着疯了。
他加紧跑上那么几步,让自己追上那个开心得走得飞快到已经要消失在他视线里的人。

等Smitty能隐约看见远处灌木丛后面有一所可爱的小房子的时候,一直在前面带路的Desmond突然停了下来。
“Smitty?”
“干嘛?”他语气不善地回答,并把这一切都归咎于Desmond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
眼睛太大,看着就叫人心烦。
“我是说、那个……在我爸妈面前,你能不能叫我Desmond?”
Smitty挑起了一边眉毛,于是Desmond赶紧补充:“就是为了显得……显得我们亲近一点……”
“哦,知道了,走吧。”他催促Desmond转身的同时开始思考起Desmond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叫他Smitty。
呃,他一开始叫过Ryker吗?
因为Desmond在回家之前挂了电话说要带战友一起回来,所以Tom和Bertha早就收拾好了提前站在门口等了他们好久。
Smitty看着Desmond一脸过意不去的样子心想着要不是你小子非要跑森林里去玩儿去我们早到家了,可嘴上还是说:“Desmond因为等我盖章等了很久,都是我不好。”
实际上他俩也就是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一的差距。
话音落下的时候Desmond偏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咧嘴笑得满面春风地给他介绍爸妈。
“我叫Smitty·Ryker,是Desmond在B营的战友。”
Smitty发现他不用让自己刻意去想,Desmond Desmond的就叫得挺顺口。

晚饭的时候,,Desmond本来想去给他妈帮忙,结果还没靠近厨房就给赶了回去:“你不把我的厨房点了就谢天谢地了。”
Smitty没法不注意到Desmond坐回桌边的时候耳朵有点红,他很想大笑,要是是在兵营里他一定已经打着滚笑了。
“我儿子就是什么都不行,唯独死脑筋一点最在行。”爸爸说。
Smitty心想我见识过了,这人固执到宁愿进监狱也不愿意哪怕拿一秒的枪,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还挺佩服的。
“这也是他的优点之一。”Smitty皮笑肉不笑道,心里暗暗计算着,自己护着Desmond这么多回,以后该怎么整他,好让他通通都还回来。
又聊了一会儿,Bertha把饭菜都端上了桌。Desmond趁着家长没注意的空档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Smitty一脚,Smitty皱眉看他,Desmond挤出一个无声的“pray”的嘴形。
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Smitty假模假式地跟着闭了会儿眼睛才拿起筷子吃饭。
Desmond所言不假,他妈妈的厨艺真的不错。
没什么比Smitty的埋头苦吃让Bertha更高兴的了。她在老公和儿子面前自豪地一次次给Smitty加菜:“不着急,孩子,厨房里还有很多。”
Smitty懂得适时地赞美她也不至于冷落了另外两人。一顿饭下来,四个人都各取了所需,意外地满足。
Tom打着饱嗝说要是你父母不介意的话,请以后多来我们家热闹热闹,Smitty脱口而出:“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先生。”
“那你就更该多来了。”Bertha坚持。

该睡觉的时候,Bertha说要给Smitty收拾出来间房,Smitty体贴女士,赶紧说不用了,Desmond在他身后说Smitty住他哥那儿就行,Smitty赶紧帮腔。
好不容易把两位老人哄走,Smitty把Desmond给叫住。
“Doss!”
“嗯?”已经走出好几步的Desmond转头看他。
“你去哪儿?”
“回房间?”
“……你哥睡哪儿?”
“我旁边。”
他突然有点后悔了。

Smitty放任自己陷进柔软的床铺里时忍不住觉得好笑。
感觉今天的一切就像是个怪诞的梦。
他的左边突然传来一阵压抑的嗤笑。
“Doss,有什么好笑的。”Smitty有种内心被人窥探了的诡异感觉,语气忍不住凌厉起来。
“没、没什么。”如果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不抖得那么厉害的话他可能还会更相信一点。Smitty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只是没想到你是个这样的人。”隔壁床铺的人花了大力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Smitty威胁说他再笑就去踹他的床。
“那个,Smitty,你听到了,我爸妈让你以后多来。”
他好像在宣布一件事的结果,而不是在问Smitty自己的意见。Smitty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点,也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居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他长叹了口气。
“所以你在结束之前,都不能死,你知道吗?”
“不然我、我爸妈会难过的。”
Smitty无心质问他那句“我、我爸妈”是单纯的结巴还是强调了两个主语,比那更加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居然克制不住地去幻想以后。幻想某一天再和Desmond一起站在这可爱的、打理得干净漂亮的院子里,以一种不一样的什么身份,去敲响那扇木门。
他一定是疯了。
一定是饭太好吃,床铺太软的原因,这个时候人最容易放松警惕。他盯着天花板上贴的当地棒球队的海报想。
“那你也别先死了,Desmond。”等他做贼一样把这句话讲出口的时候,青年已经睡着了。
Smitty歪头望过去,高个子的青年把自己在被子里裹成了一个小小的球。
看着就暖和。
Smitty想,感觉一阵睡意袭来。


FIN

评论(18)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