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九五】困(超短小HE甜饼一发完)

记错了时间早起去驾校的po主真的很痛



解九是真的很困。
他推了推眼镜,面色不善地看着对面的人:“你最好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儿,吴老狗。”
话说完他看着对方一边掩不住笑容一边撸狗,一看就是没什么要紧事的样子,感觉头挺疼。
“算了我还是回去睡了。”他于是立刻说。
“哎别呀!”吴老狗绷不住脸,笑嘻嘻地留他:“不是说好了待会儿逛早市去嘛!”
“我跟你说,你头疼体弱就是老憋在家憋的!”
“……”他话里的破绽太多不知从何谈起,解九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最后还是决定先解决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吴老狗你记错日子了。”
他转身就走。
“哎不是,哎哎哎你别走!今天不是十五吗?”他身后的人有点慌张地喊他。
他脚步一顿:“今天十四。”
“……真的?!”
“废话!”他咬牙切齿厉声道,“现在能不能放我回去睡觉了?五爷?”
身后一时安静了,解九也就当他是默认,拔腿就走。
“……抱歉啊老九……”
那人柔软而委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解九一怔——的确刚才自己是有点凶了——叹了口气转回身,果然对方一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样子,垂着个脑袋不知在想什么。
唉。
这个吴老狗,总是会跟他这儿装可怜,逼人宠着他。
他于是几步走回去,在他面前站定,然后微微俯下身把下巴尖搭在了对方肩头,一双手环住了他。身下的身子猛地一颤。
“那么想赔罪的话,就跟我一起去睡吧。”
他说,一边撒娇一样用没抹发胶的短发的脑袋蹭了蹭吴老狗的脖颈。
吴老狗浑身僵硬了,舌头像打了结,好半天才吐出个字。
“……好。”



入了夜不知道多久了,吴老狗一直不太能睡着,往旁边摸去,还是冰凉凉一片空。
解九还没回来睡觉。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两人捅破窗户纸以后的这几天,解九于他就像是老烟枪与旱烟杆儿,竟然是离了一刻都不行。
吴老狗揉揉自己的头发,感觉自己特别像刚谈恋爱的毛头小子。他无奈地掀开被子起身,打算叫解九回来。

吴老狗在黑暗中也能清楚视物,因此摸到解九的书房便是不在话下。
他开门的时候解九还在对着书低头研究着什么,眉头紧皱着,右手修长白净的食指哒哒哒哒地敲着桌面。
看向门口吴老狗的时候,解九上下打量了他几眼,然后把眼镜摘了下来,靠在椅背上舒了口气。
吴老狗立刻笑了。他知道这是对方表示“我会乖乖跟你回去睡觉”的意思。
解九冲他招了招手,吴老狗开开心心地走过去,被他坐着一把抱在怀里,对方梳得一丝不苟的脑袋贴在吴老狗的腹部。
“怎么不睡?”
解九说话时候的震动搞得吴老狗有点痒,他于是想推开他,挣扎两下却被抱得更紧,也就放弃了。
“你快回去睡觉。”他答非所问。
“……哦。”
村头二傻子都能听出解九憋着想笑来,吴老狗因此脸红了。
“那我也困了,走吧。”

FIN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