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九五】无有钱(七夕虐狗,大甜饼HE一发完)

为了平复老五还没出场的怒火和给自己发狗粮的愿望x




自从那点儿家当被张家那尊败家的大佛搬空以后,他已经好久没被陆建勋请去下棋了。很好很安静。解九想。
可叫家里下人奇怪的是,平常总爱往这儿跑的老五也好几天没个踪影。解九习惯了总是狗五和他的狗大早上跑来把他叫醒,结果没了这咋咋唬唬的一人一狗,他居然真就起晚了两天。
解九自然是派人去问过了,听人回老五这几天好像终于想起来自己原来还有些个盘口要打理,于是积极投身经济建设,整日整日的不在家。
解九觉得自己还是吃不准他的态度。
哎,这事儿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幺鸡。”
解九顶着霍三娘能跳起来用高跟鞋踢死他的眼神沉稳地落牌。
“哎呦!列位不好意思,我又胡啦!”他的下家吴老狗立刻笑眯眯地推倒了牌。素龙七。
“不成不成!这牌玩儿不下去了!”霍三娘嚷嚷着也把自己的牌吧唧一推,作势站起来就要走,“解九你也太欺负人,把把都给吴老狗点炮,合适吗!你给我讲讲吴老狗都坐庄多久了?”她气着,又想起牌桌上另一人来:“老八,你也来说说他们!”
齐八爷听了一乐,两颗小虎牙露出来:“老八当然说不得什么,佛爷都把九爷家搬空了,我还不得让他家的赢点儿啊?”
好好好,感情这位大仙就上这儿送钱来了。
霍三娘感觉自己被潜了。
她倒也是爽快,当真就扔下钱就站起身走了,高跟鞋以吓人的气势在解九家地板上像要跺出坑来。
“不到明天别找我!”那是她消气的时间。
齐铁嘴偷偷乐了,也跟着站起来朝俩人一拱手:“那什么,五爷,九爷,我也不叨扰了,今天就先回去,佛爷还等着我收拾东西呢。”
……哎小混蛋你别走啊。
解九心里苦。
他看了一眼不知道因为听见俩人哪句话就僵在椅子上不动了的吴老狗,想了半天不知道是说话好还是不说话好。
哎,算了,男子汉大丈夫。
“老五?琢磨什么呢?”他捋了捋头发,试图压下嗓子里的紧张感。三寸钉在老五袖子里“汪”地叫了一声,被吴狗五一把把脑袋摁了回去。
然后狗五咳嗽了两声,张张嘴像是要说什么,谁知嗫嚅到最后啥也没吐出来就走人了。



解九以为自己得有一段时间见不到狗五了。
这“一段时间”的长度取决于狗五什么时候觉得大家大概都淡忘了这件事儿,什么时候觉得不尴尬了,才会嘿嘿乐着再贴上来。
他们从小就一直是这样过来的,以霍三娘红二爷为首的小崽子们没事儿的时候就爱拿他俩过于好的关系开玩笑。
只不过老八是向来不参与他们这种邪恶勾当的,所以他这次突然发难让解九心里也泛起了嘀咕。
莫不是这小子算出什么来了。
他心里没来由地希望。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伙计通报说五爷来了,他听了赶快站起身迎上去,有点紧张。
在看这狗五推门进来了,却也不到他跟前去,走两步站定了就低着个头认真地玩儿自己的袖子。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饶是九爷自己再生出十颗玲珑的心窍来,搁在狗五身上也什么用都不顶。这人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解九无奈。
“老五,你——”
“我的盘口还有点钱。”吴老狗打断他,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啊?”
“……还有点钱……”吴狗五重复着,深吸了一口气。那种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的感觉搞得解九也好不自在,“我……我还可以养你两天……”
解九噗嗤一下乐了,心里还有点奇异的暖和的感觉。
感情这人这几天拼命地跑堂口是挣钱去了。
……等等……这言下之意……
解九心思一转,便是有了个答案。这下子感觉智商终于回流的他决定逗逗眼前的人。
“该养也应该是佛爷老八供我下半辈子,你倒是为什么来养我?”
果不其然,那人的人短发尾下露出的耳根立刻红了。
“……哦对。”
谁知道吴狗五半天憋出这两个字,转身就要走。
这怎么行。
解九自然不会放任这只自己觊觎多年的马上就到手的鸭子飞掉,他赶紧几步下去,从后面抱住那人。
“嗯,你是我家的,现在我没钱了,你就得养我。”

FIN

评论(3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