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拟定召唤(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半AU,英灵召唤)

三个小时速打,超短,爽文

并没有明确关系

fgo终于开位超开心,是旷野之息背景然后林克通过失落的巫术魔法召唤了死去的英杰

来自fate的基础设定是英灵需要召唤者的魔力供给,可以通过交换体液和交换体位补魔

#只是很想搞补魔设定




他现在位于海拉鲁城堡偏殿,一个守护者不会找到他的,远离怪物的地方。

大概不只一百年没人来过这间屋子,刚进来的时候灰尘呛得他睁不开眼,走在地毯上还会留下清晰的脚印。

而房间中心的大锅倒是意外的干净,看起来就像是不久前刚刚被用过,或者是一直在被人小心清洁着。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是总得有些现象要来证明它是魔女的锅。

绕过大锅,靠近窗台的桌子上摆着他需要的用具。冰冷香草、酥麻香草这一类的草本植物需要用石杵捣出汁液,暖暖草果之类的材料则需要切片。

这比做饭要麻烦多了,林克想。

五颗香草才能装满一只石碗,但他有足够的存货和耐心。

开始下雨的时候锅底终于被填满了,林克已经累了一身汗。他想坐一会儿,但地板实在是太脏了,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又过了一会,他就被暖暖草果辣的眼冒金星。吃的时候还不觉得——并没人和他说生切这种红色小恶魔的时候还需要戴眼罩这种东西。他一边切着一边抹眼泪,然后就这样又把不小心溅到手上的汁液蹭进眼睛里。

终于,在所有准备工作都结束,眼泪和鼻涕也止住了的时候月亮升起来了。红色的满月沿着窗檐不祥地爬上天空。林克搓了搓手,有些紧张。

他又读了一遍古书,尤其是复习了召唤的句子。不能在诵唱的时候被绊住舌头。彼时鼻尖萦绕的腥甜味已经愈发浓重,盖侬的邪恶力量几乎具象化在空气中。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何人如此大胆,敢打扰英杰的安眠?”

声音是他。

红月已经悄然消退,此时天穹上的明月一片清冽。他看着被召唤的对象从大锅中出现,向他走来。

月光从窗缝溜进来,照在地板上。地上没有脚印。

“原来是你,哼,看来也不是没什么长进的样子,还是准备了的嘛。”

听起来人应该也是他。

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林克心里又升起想坐在地上的想法。不行,只有这个真的下不去手,洗衣服好麻烦的。他叹了口气。

“怎么?对我有什么不满吗?”第一个被他召唤出的英杰气呼呼地竖起眉毛。林克赶紧摇摇头叫他别误会。过了这么久他都忘记了,眼前这人是四位里最难伺候的那一位。

“算了。”对方背着手围着他转圈,上下打量着他,“其他人呢?”

“你是我第一次召唤的结果。”林克老老实实地回答。

“……”英杰突然失语,林克动身去收拾已经结束了仪式的大锅。

“英帕说每次血月都是召唤的最好时机,离下次还有些日子。现在多了你,我们就能更好地准备了。”

“你把我当什么?跑腿的吗?”

“我需要你的帮助,力巴尔。”他回过头去,直视对方绿色的眼眸。

他发现自己怀念这个。

“……总之,再看到你真的很高兴。”林克率先结束了对视继续手上的工作。英杰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那些事情之后再说,现在要先补充魔力吧。虽然不想承认,这具身体还虚弱得很。”

林克怔住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看见力巴尔眯起眼睛,于是由衷地感到后脊梁一阵恶寒。他不会忘记这个表情,标准的发难前的宁静。

“我……呃……好像……忘了……呃……”

“林克。林克,林克。亏我刚刚还说你做好了准备。”大鸟在他身前来回踱步,“魔力补充液可不是一时就能做好的东西。”

“我……我知道……”因为太过紧张结果忘记了最重要的东西,将过去真实存在过的英杰以英灵的形式召唤出来,如果魔力供给跟不上的话对方也许会就这么直接飞回天上去了。那他这一切不都是白费了吗。

“力巴尔——”那将是他眼下最不愿意见到的场景。

“我们来补魔吧。”

对方的表情立刻变得五彩纷呈,林克有点想笑,好像完全忘了自己也是主语之一。

“你也不想再回到天上去吧。”

“你在威胁我?再说区区一位剑士,能提供给我多少魔力?”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力巴尔还是向他走过来。林克不得不注意到,对方的脚掌已经开始呈现出灵魂独有的蓝绿色。

他正在消失。

“我知道,但我不想让你再离开了。”

力巴尔脸上出现了被什么东西噎住了的表情,林克这下察觉到自己的话里有很大的歧义。他赶快想要解释,但力巴尔更快一步,他被揪着领子吻了过来。

实际上他一直好奇利特族要如何亲吻。他们没有人类一样的嘴唇——其实除了利特族,其他族人好像都有来着——所以他的确没有感受到书中所描写的,或冰冷僵硬,或温暖柔软的双瓣,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灵巧的舌头,轻易撬开了他不设防的齿关。

英灵也是有温度的。他迷迷糊糊这样想着,感觉自己的后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份支撑。力巴尔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攻城略地,用近乎蛮横的力道扫过他的牙齿,或是顶弄上颚的软肉。果然与人类的尺寸不同,利特族的亲吻更像是在侵饕餮犯他的嘴巴,用舌头操着他的口腔。

这也太超过了。他现在已经完全站不稳,还是感谢力巴尔在他腰间的翅膀使后者紧紧贴在了英杰的身上。他才不要这样脚软地滑倒地上去,地上太脏了。

于是取而代之地,林克搂住了他的脖子,这动作好像给了力巴尔什么样的信号或者什么样的鼓励,他用闲着的一只手扣住了林克的后脑。

“唔唔……力……”长时间持续的亲吻几乎要令林克的呼吸停滞,他不得不使劲推开眼前的英杰。力巴尔后退了几步盯着他看,林克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做了什么。

虽然是合情合理的补魔,但毕竟——

他下意识地要擦擦嘴角。也许还有脖子。因为刚刚接吻的时候一直合不拢嘴,有不知道谁的津液顺着下颌的曲线流了下来。

“别动!”林克吓了一跳,呆呆地看着力巴尔又凑上来,顺着他露出的锁骨,沿着颈部线条直到下巴,再舔到他的嘴角。湿热而痒的触感叫他忍不住推了推他的头。

“鉴于我们都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就不要浪费。”将所有的体液都卷入口中,力巴尔退回去,轻咳了一声。

“哦,哦……有道理。”

啊,看!他身体的颜色又恢复正常了。

“林克。”

“……嗯?”

“药剂做出来之前,不许再召唤任何人。”

 

FIN

 

评论(1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