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CP22 拓海神威无料小说本 sample

终于有了呜呜呜呜呜这个cp

水葵:




- 刊名《紫阳花之夜》,CP 拓海×神威,B6 / 56p


- CP22 免费发放,寄放于最太太的摊位【阿斯克特务机关】


- 印量 10 本


- 人名地名参考 FEH 官中


- 目录:


    - 月光温柔照耀(暗夜的现实与白夜的梦,R15 ) 


    - 紫阳花之夜( FEH ,眷属拓海+透魔神威,有库洛露芙友情要素) 


    - 春雷(现代校园 paro ,有里昂→神威要素)




月光温柔照耀



自遥远的群山,跃起一轮满月。亘古不变的清亮银光在天顶弥散,射入这阴暗狭窄的石室,勾勒出少年枯坐的轮廓。


今夜的月光是如此明亮柔和,像是要曝露所有隐秘的心事,又像要将污秽温柔地包裹。然而,沐浴在月光中的少年并没有露出安稳平和的表情。相反,他近乎憎恨地久久凝望天空的彼端,密布血丝的双眼闪烁着诡异而浑浊的赤色。


倘若能够做到,他便会引起手边的弓箭,将月亮射落吧。


即使怀抱如此强烈的恨意,少年依然没有移开视线。他只是紧紧地握住弓臂,眺望天际。盘旋升起的紫色薄雾缠上他的手臂,瞬间,少年的眼瞳为空洞所占据。下一秒,他突然痛苦地缩成一团,寂静的房间中回响起不成声的呻吟。


「——拓海殿下!」


木门被猛然推开,冲进来一男一女。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犹如木偶般瘫倒在地的主君。两人急忙将少年扶上石席。如果不是他依旧重复着短促的呼吸,那青白的脸色与垂落的手脚,让他看上去完完全全像个死人。


「……这是拓海殿下这个月第三次昏倒了。」


不同于面色凝重的侍从少年,少女咬紧嘴唇,忍耐哭泣般弓起身。沉默许久,她抬起脸,眼眸染上怨毒的恨意。「都是暗夜王国的错……」看着主君令人心酸的模样,少女喃喃自语,「如果不是暗夜王国,拓海殿下也不会……白夜王国也不会……」


她的声音终究还是淹没在呜咽之中。少年深深叹了口气:「总之,先向雪村殿下汇报吧。这样下去可不是个事。」他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胧,我们走吧。不要打扰拓海殿下休息。……他大概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以「她」背叛了血缘兄弟、投入敌军为始,以恩怨深久的两国为中心,大陆连绵起无尽的战事。对于失去女王、首都又近乎半毁的白夜王国来说,既要复兴城邦又要抵御侵略,王族成员肩负着颇为沉重的压力。而日向与胧侍奉的主君、白夜王国的二皇子拓海,更是自愿领受军队亲自出征,活跃于与暗夜交战的前线。


或许正是战务的繁重与对暗夜的国仇家恨,让拓海常常头痛、夜不能寐,性格也变得暴躁古怪起来。然而,这却没有折损他在战场上的风姿,倒不如说,那矫健好战的姿态与有如神助的身手,反而让兵士也感到胆寒——仿佛这个立下赫赫战功的,已经不是拓海,而是幻化成拓海模样的怪物。


为了医好拓海的心病,白夜王族用尽了所有手段。首屈一指的咒术师·大蛇的咒术、云游四方的修行者·浅间的草药,连灵力盛极的四皇女樱亲自前去深山圣泉祈祷,也没有任何效用。实至无奈,他们只得求请出云公国的公王、神祖龙的后裔伊邪那使用预知之力,却被后者拒绝。总是笑嘻嘻的伊邪那十分严肃:「拓海殿下的心病已非人力可医。」他惋惜地摇了摇头,「只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伊邪那的意思,在场之人心中都很明晓。他指的正是杀死女王、叛逃至暗夜,如今率领敌军侵略城池的公主——神威。但无论兄弟姐妹怎样恳切地询问拓海,他都一语不发。


就这样,拓海精神症状越发恶化的原因终究成为了禁忌而隐秘的谜题。白夜王族与他的臣下唯一能做的,只有定时为他煎药施咒、守护身侧而已。


只有拓海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


并且,这是他绝对无法与人言说的秘密。





紫阳花之夜



「……所以说,神威,你有想要结为支援的对象吗?啊,当然,如果没有也……」


就算召唤师在询问她,神威的视线依然无法从庭院移开。阳光柔和地沿高耸的石制拱柱落下,映亮了草坪深处的花丛。深浅浓淡的粉紫蓝相互渲染,倘若是微雨的夜晚,定然是十分清冷美丽的景象吧——望见伫立在花簇旁的身影,拓海曾经说过的话在她耳边清晰地回响起来。


除了缠绕全身的紫色瘴气之外,那少年有着与拓海一模一样的容貌与装束;也正是因为这紫色的瘴气,所有见到他的人都可以本能地感到,少年已经跨入了「非人」的领域。仿佛得了梦游症似的言行、被虚无填满的晦暗视线……从少年四周散发出的被死亡支配的恐怖,让身为臣下的胧和日向也无法接近他。


然而,这样一个除了召唤师之外从不与人对话的、犹如亡灵一般漂浮于战场的少年,唯有在看到神威时会产生变化:那是神威刚刚被召唤出来的午后。跟在召唤师身后走入庭院的她因为从背后刺来的视线停下脚步。时空感在那一秒忽然消失——她睁大双眼,在拱廊的阴影中,闪耀着一对几乎要将世间憎恶全部燃烧殆尽的赤色眼瞳。


为什么那个人会如此强烈地憎恨着自己,神威这么询问时,通晓历史因缘的召唤师露出了苦涩的笑容。然后,她知道了他是「眷属拓海」;以及,是被魔物附身、由于自己对白夜的背叛而被恨意侵蚀的,拓海的「残骸」。纵然深知并不存在让所有人都得到幸福的路途,想到如果当时选择了暗夜侧的情景,冷汗还是流过了神威的脊背。惊愕、恐惧与悲伤在她的心头沉浮,最终残留下深深的愧疚。


就算是自我慰藉也好,如果能为那个人做些什么,是不是就可以缓解一些他的痛苦了呢……?


「……神威?」


神威从思绪中悠悠醒转,召唤师有些不安地看着她,而这份不安在听到她的回答后又扩大了一些。「……对不起。嗯,请把我和拓海结成支援吧。」注意到召唤师担忧的神色,神威轻轻地笑了:


「毕竟……我是他的『姐姐』。」





春雷



那少女站定在面前时,他像嗓子被掐住似的说不出话。纯红色眼瞳与摇曳的白发都过于眩目,明明纤细得像会随风消逝一般,却有着不可忽视的存在感。他稍稍侧过头去,她便跟过一步,手放在胸前,开口了:「拓海——我到底要做些什么,才能让你承认我呢?」


——啊,要下雨了。他模糊地想道。遥远的雷声从天际响起,树林深处吹来飒飒的风,扬起他的衣襟与她的裙角。「承认什么的,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吧。」像是嘲弄少女的发问,他扬起嘴角,辛辣地回答,「突然蹦出来的姐姐什么的,这种自以为是的身份。我可不像他们几个一样,没有兴趣陪你过家家。更何况——」


「——神威,你和我们原本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吧?」


「——!」


说中了呢。在他心底浮现出这样的判断。在他看到她的健康诊断报告时,就隐隐产生了这种预感。神威像是被刺中似的缩起肩膀低下头去,看到她这副模样,拓海不禁生起报复的快意。归根结底,光是她在他的身边欢笑,他的心中就会莫名浮现出困惑的痛苦。


纵使从兄弟姐妹那里毫不自知地抢走了全部的关注、理所当然地将他抛下,神威也能露出天真而灿烂的微笑,向他伸出手来;那笑容越是纯洁无瑕,拓海的心情就越发不安定。伪善、缺乏常识、厚脸皮——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这样的「姐姐」,自己就不会因为窝囊而感到烦闷与羞耻。


倘若将她从自己身旁驱逐而去,在体内奔跑的、令人心烦意乱的这份疼痛,也会跟着消失殆尽吧。


落在肩膀上的雨滴从回想中唤醒了他。视野中的神威依然是一片银色的头顶。随着心口大石落地浮上的并不是预料中的轻松,而是些许茫然与淡淡的丧失感。这样就结束了吗。拓海瘫下肩膀转过身去,却被声音唤住回过头,然后便无法动弹。


犹如灿烂晚霞下燃烧的湖水般炫目而凛然,红色眼瞳像是要将视线尽头之物囚禁在其中似的,紧紧地凝视着他。风中飘摇的声线轻而纤细,字字句句听在耳边,却是极近的落雷。仿佛方才的沉默只是对于回答的酝酿,神威突然温柔地笑了。


「或许就像拓海说的一样,我有些自以为是。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让拓海承认——我是你的『姐姐』。」


「……算了,随你便。」


语言也好,表情也好,在注视到她双眼的瞬间,都失去了分寸。对于过于耀眼的东西闭上双眼是本能,那么像现在这样手足无措只想后退,也必定是可以被容许的人之常情。可恶。真不甘心。如同此刻天地间卷起的风雨,胸中的暴风雨喧鸣起来。即便背向她不断奔跑,烙印在视网膜上的坚定表情,也不由分说地闪烁着光芒。


她是凭借人声降临的、赤眼的春雷。


那一瞬间,拓海如此想道。


评论

热度(14)

  1. 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水葵 转载了此文字
    终于有了呜呜呜呜呜这个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