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Revalink】论轻易喝酒(旷野之息,力巴尔x林克,HE甜饼)

无脑爽文,打败盖侬英杰复活设定
真的无脑,ooc请打我




事情起源于乌尔波扎一句无意的提问。
“听现在的族长小姑娘提起,曾经在格鲁德宫殿见过你?”
那是在他们的庆祝酒会上,四英杰与他和公主分坐在海拉尔城堡食堂的圆桌边把酒言欢,诉说百年间的思念。
“怎么可能啊!那家伙可是个男性诶!”拯救世界的二位首要功臣在今晚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众人的关照对象。在酒精的强大作用下,公主塞尔达已经完全抛弃了皇女的矜持,拍着桌子大声反驳。
若说是在平常,就算再怎么开心林克也不会轻易允许自己加入这样混乱的局面,可在盖侬被消灭的现在,他还有什么好紧绷的呢?
身为英杰与王族骑士的责任令他在人生的前半程不得不放弃很多所喜欢的东西。比如酒,他最喜欢海利亚的麦酒,比如看书,在不怎么有任务的时候他最喜欢窝在自己的床上,手捧这样那样内容的小说来读。
再比如说,他喜欢身边那位同为英杰的利特族。
林克和公主一样,在餐桌上被乌尔波扎灌了不知道多少杯麦酒。浓郁的麦香蒸腾着他的胃和大脑,叫他整个人都飘飘然了。
他是有多久没尝过这样美妙的味道了?
“我有穿女装潜入哦。”
餐桌一下子静了下来。率先找回声音并毫不留情出声嘲讽的当然是力巴尔,这位利特族英杰放下酒杯,抱臂冷哼。
“就你这样的家伙?”嘲讽还伴随着十分不礼貌的上下打量行为。
在这世间广为流传有一条真理,其内容是绝对不要反驳喝醉了的人。很显然力巴尔并不是这条真理的受众。
于是二十分钟后,变了装的林克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餐桌又一次回归了不可思议的宁静。这次破功的又是力巴尔,他带着一脸见了鬼的神情打了个小小的酒嗝。
林克轻飘飘凉飕飕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率先举起酒杯向大家致敬。
乌尔波扎哈哈大笑着回应。
“我算是知道你怎么能骗过我们的守卫了,真有你的啊!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圆桌那边全程守着橙汁没有喝酒,此刻脸却比谁都红的米法看上去紧张得要咬掉自己的舌头,也磕磕巴巴地对林克的装束表示了赞扬。他全数接受,然后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新的。
最后,林克自然而然将视线转向了自刚刚开始不执一词——公主已经趴下了——的力巴尔。也许是酒精的作用,或者是打着酒精的借口,他微微扬着脸(力巴尔要比他高出一些),在期待着对方的表扬。
力巴尔干咳了一声,借着举起酒杯的动作别过了头。
林克毫不掩饰自己的失望之情,沉闷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倒在了身上。
啊,他应该知道的,从决定穿女装开始自己就有些不正常了。
“天哪!你也醉得太过了!”身边的力巴尔劈手夺下了他的酒杯,米法匆忙将她随身所带的干净手帕递给前者。林克木木地坐着,任力巴尔把手帕扔到他怀里。
“看来他真是醉得不轻了。”达克尔克在桌子那头轰隆轰隆地笑,“不如我们就此解散,我和米法送小公主回房,力巴尔把林克带走。”
“我才不要碰这个醉——”
林克非常自觉地向左倾倒,靠在了大鸟的身上,于是抗议无效。

“你还……能不能好好站着?”他们在林克门前停下了脚步,力巴尔一只胳膊架着喝醉了的英杰大人,另一只手在他身上上下摸索着房门钥匙。
“你的钥匙呢?”在半天找不到口袋的位置以后,力巴尔终于丧失了他所剩不多的耐心。英杰听见了他的问话,但只回了一个毫无意义的“嗯?”
林克把自己埋进力巴尔的翅膀里。夏夜有些微凉。而纱丽,尤其是湿了的纱丽,在微风吹过时叫他忍不住起鸡皮疙瘩。力巴尔是那么暖和,他怎么舍得离开呢?
而且,那可是力巴尔。
他们僵持了很久,最后,毫无悬念地,力巴尔认输了。他小声嘟囔着类似于“弄脏床的话你就结束了”这样的话,开始将林克带向和他卧室相反的方向。
一条回廊似乎被他们走了一世纪之久,林克身上的酒渍几乎都已经干了的时候他们才成功进入给力巴尔准备的房间。
反正也就是小住一日,也不用他洗床单。带着这样的心情,力巴尔将海利亚的英杰大人甩上了床。而也许是感受到了身下柔软的材质变化,林克满足地哼了一声,扭扭身子找了个合适的角度。
这边回过头来的力巴尔刚想指责他恬不知耻地占据了整张单人床,可话到嘴边只吐出了一个你。
海利亚在上,应该有个谁立法禁止林克穿女装,想必他本人也一定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么漂亮。
哦,他真的不是故意说“漂亮”的。只是看看他薄纱下泻出的金色发丝、未着寸缕的一段劲瘦腰肢和平常都裹在靴子或护腿里的白皙小腿……他实在找不到什么别的词能形容这位英杰大人。
力巴尔今天没有喝很多,这完全归功于他的先见之明,一整晚都在小心提防着乌尔波扎。可他还是决定下次干脆不要喝为好。
他走到床边,用翅膀推了推林克。
“你给我往里点。”
大概是被人扰了睡眠,林克不满地嘟囔了两声,翻了个身。力巴尔于是就着前者大发慈悲留出的一片空隙侧着身躺了下来。林克往后挪了挪,贴在他怀里。
“……喂……”现在的力巴尔处于骑虎难下的状态,如果想要舒服的姿势就必须把翅膀放在林克腰间,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自己舒服了才好。
于是他心安理得地,不带一丝邪念地将林克揽在怀里。
个屁。
不管事情看上去是怎样的,实际上他爱着眼前这位英杰,无论是过去,现在,也许还有遥远的未来。
本以为这份隐晦的心情——毕竟表面上他和这位英杰的关系可以说差到极致——在被盖侬打败后就将随着他的生命消逝,可惜造化弄人。就像是故意要给他第二次机会一样,他们现在又活生生地站在这片土地上。
不过他依旧不准备抓住这次机会。

半夜的时候林克醒了。
感谢女神海利亚,他的身体似乎总能快速消化所有的食物。在这醒来的当口,他已经酒醒了。
用了半分钟,他借着月光搞清了现在的状况。
他和力巴尔躺在一起,大鸟的翅膀盖在他几乎算得上是赤裸的身上。
这个认知令他的心脏骤然收紧了,紧接着狂跳起来。
“我说……你别再乱动了。”力巴尔的声音因为睡眠而暗哑,重重地敲在林克心里。利特英杰向来浅眠,他这一晚过得一定很辛苦。
“对不起。”
“嗯。”力巴尔哼了一声,“要么去找个毯子,要么就回你自己的卧室去。”
“……什么?”
大鸟被他烦得睁开了眼。祖母绿的眼眸锐利地盯着他,“别让我再多说话”的意思不能再明显。
“这样你会感冒。”他快速补充,“他们就会怪我没照顾好你。”
对此林克的反应是将自己埋进力巴尔的怀里。
海利亚在上,原谅他今日从头至尾过分的任性。作为王国的勇者,皇族钦定的骑士,他非常擅长隐藏自己的一切。声音,感情,与阻止灾厄相比不那么重要的事情他都可以暂且放在一边。
只是在这打败盖侬的现在,在他们经历了林克曾以为不可逆转的生离死别之后,也许他也有些时间可以为自己考虑一下了。
“你在做什么?”
他听见了力巴尔的心跳。快速而强劲,如同他的一样。
1秒,2秒,他会被推开吗?
“林克!”英杰放低音量但却厉声喝道,“我看你是还没有醒,你最好照我说的做。”
“我醒了。你当然是力巴尔,我是林克,我喜欢你,这些我都知道。”
“……你什么?”猛禽敏锐的直觉立刻抓住了最关键的地方。
“我喜欢你,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是……”听上去这位骄傲英杰的舌头打结了。林克觉得有一点点好笑。
“我……你……我们关系那么差……”
“是的。”林克煞有介事地点点头。“我知道有的时候你表现得就像个混蛋一样,但其实我也不介意。”最后他做了个十分大度的总结,然后安静下来等待力巴尔的审判。
过了好久好久,他感觉到力巴尔的喙轻轻啄了啄他的头顶。
“你又赢了。”他用一种很不甘心的语气说。通常这种对话会发生在他们比试过剑法之后,“今晚实在不是个好时候,我很困也很累,我们明天再说。”
“那我还可以抱着你吗?”
他又被啄了。有点痒,但令人感觉很亲昵。
“我觉得可以。”

FIN

评论(14)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