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胡蚁】高级机密(蚁人2,特工胡x斯科特,HE甜饼一发完)

半年没写欧美了orz算是复健

双重身份梗,时间线在蚁人1后美队3前,恋爱前提

好像有一丢烂尾,这个cp国内也好冷




霍普再三确认他可以离开之后,斯科特摘下了卫衣上的帽子,向他的新搭档挥手权作告别,接着拐出小巷融入了街上赶着回家的人群。

快到超市时他对购物单进行再一次的确认,手机非常识趣地在即将滑到最后一项时宣告罢工。还好斯科特还有些模糊的记忆,大概是安全套或者是润滑油之类。盯着货柜思考了半天,他最后决定两样都来上那么一点。

对着冲他抛媚眼的收银员礼貌地干笑,斯科特赶快把花花绿绿的成人用品塞进布袋子里。这间超市就开在街前,他可不想突然撞上些什么好事的邻居,给自己惹来麻烦。

从超市里离开,秋日傍晚的风有些微冷,于是他又把帽子戴了起来。双手插兜低头走路的样子和街上穿梭的普通行人毫无二致,没人能想到就在三个街区外,他刚刚阻止了一场高科技武器交易,在无形之中又救下了多少条人命。

斯科特·朗,AKA蚁人,像任何辛苦工作了一天的上班族那样带着满身疲倦打开家门,将拖鞋换好,鞋子也靠墙摆好——其实他原来并没有这个习惯,只是拜他有点洁癖加强迫症的男友所赐——爬上楼将自己和刚买来的东西一股脑都扔进了沙发里。

按照今早说好的,他的男朋友将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到家。因为早先的英雄活动,斯科特现在有点累。只有十分钟就好,他就眯个十分钟,然后再去对冰箱里的食材下手,做点什么来填饱他们的肚子。

不过不出所料,十分钟后他的眼皮根本就没有丝毫要抬起来的念头,最后还是厨房里飘来的饭菜香味将他叫醒了。

“……起来了?”

斯科特没有回答,转而脑袋一沉就把身体全部重量都交在对方结实的后背上,同时在嘴巴里发出听起来像是“我饿”等的一系列噪音,样子无赖之极。他那穿着厨房围裙又有着洁癖强迫症的男友哼笑了一声,“去洗手,换了衣服,五分钟之后吃饭。”指令下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斯科特没等他说第二遍就雀跃着去了——自他们开始同居以来,他的男朋友就很少下厨。这当然不是说对方生性自私还是什么,只是碍于工作原因,吉米总是他们中那个比较忙的。先回家的人先做饭。比较不巧,斯科特基本次次中标。

哦,他闻出来了,大概是泡菜的什么东西和参鸡汤的味道。若说还有一个原因斯科特对于吉米下厨会表现得如此兴奋——他的男友是个不折不扣的亚裔。

当然了,吉米也曾像任何一位亚裔对待其任何西方友人那样试图教斯科特用过筷子,但最终毫无悬念地失败不说,还搭上一张新的桌布。后来斯科特发现其实自己用刀叉也能将对方做的菜吃得风生水起,他们就再也没有提起过这茬。

是泡菜炒饭。他喜欢吃炒饭。吉米已经在旁边贴心地给他准备了勺子。

一个家,热腾腾的饭菜,还有爱人(虽然还缺他的小花生)。天啊,只要能永远地停在这一刻,他死都值了。

“这么感动?这会让我觉得我平常做得很糟糕。”

“不,不是,是饭太香了。”斯科特假装抹着不存在的眼泪,一边说。

这是真的,而且斯科特有几个月没觉得自己的饭量像今天这么大过了。伴侣所带来的小小惊喜就像一阵风,将这段日子笼罩在他心头的乌云暂时性地一扫而光,他于是也投入百分之百的努力回报,将桌上的饭菜也一点不剩地扫荡了个干净。

吃完以后他和吉米窝在沙发上放空。对方比他更先回过神来,轻轻踢他小腿要他去刷碗,说再不动就会长出小肚子了。斯科特一不赖二不休,掀起上衣来捉住对方的手往自己的肚子上按,言下之意你看看我这明显的腹肌,结果摸着摸着一不小心就干柴烈火,吉米一边温柔地轻咬着他的耳廓,一边声音暗哑低沉地问今天要他买的东西都买来没有。

斯科特在半夜的时候醒来,床头的闹钟显示时间是三点。吉米在他身后稍微动了动。他这样等级的FBI睡眠一向浅,但在斯科特身边倒是莫名能睡得安稳一些,这是吉米亲口承认了的,他们双方都将这视为是一种爱与信任的表现。

天啊,大半夜的突然想起这些实在是太肉麻了,斯科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吉米迷迷糊糊地哼哼了两声,摸索着把他搂进怀里。

斯科特·朗第无数次地想,要是没有去偷那件战衣就好了。

 

 

 

这周末是他们久违的约会日,也是凯茜与他们在一起的周末。吉米对此毫无意见。他喜欢小孩,当然也爱着朗的女儿。周六的早上他们会一起去麦琪家接上凯茜,然后到镇上痛快地玩上一圈。

吉米在他们三人中一般会扮演传统的母亲角色,教育小女孩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能玩什么又不许靠近——这非常符合他的个性与习惯,斯科特则是那个容易心软的老爹,架不住孩子的软磨硬泡,在吉米看不见的地方带着凯茜悄悄破戒。

他们在客厅与麦琪夫妇结结实实地寒暄了一番。麦琪对他现任男友的评价非常高,帕克斯顿也是,夫妇都非常喜欢吉米,麦琪不只一次提醒斯科特要好好珍惜对方,他们都认为吉米是能给斯科特的生活带来积极影响的那一类人。

凯茜班上踢足球刚刚拿了冠军,小女孩于是吵着要和爸爸去游乐园庆祝。只要有吉米在,斯科特就不用开车,他于是上了后座和女儿坐在一起。凯茜叽叽喳喳地给他讲这一周的见闻,他边听边评论着,时不时和吉米通过后视镜交换一个眼神或者一个笑容。

他真是爱死周末了。

刚刚进园没一会儿,斯科特和他的女儿手上就塞满了各式各样的棉花糖和冰淇淋,只剩下吉米有手去给他们买票,父女于是安然坐在长凳上相互分享食物,凯茜咯咯笑着说接下来要试试园里排着最长队伍的过山车。

“不行,凯茜,小花生,我知道你很勇敢,但你还不到年龄。”凯茜失望地垂下脑袋,斯科特摸了摸她的头,“不过要是你还想玩什么别——”

手机突然在他口袋里疯狂地响起来,是他为霍普设定的特别铃声。斯科特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冰淇淋和棉花糖一股脑塞给凯茜,接通了电话。

“哦老天,路易斯!真有你的,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我和凯茜正在游乐园呢!”

“.…..什么?”

“别管那么多细节了,有什么事儿吗?”

“正好在游乐园外一个街区,我们发现有人买卖疑似斯塔克企业流出的高科技武器。”

“得了吧,又是斯——”看见自己的女儿正好奇地盯着自己,他急忙改口,“又是他,我真是受够给总裁擦屁股了。”

“……随便你。给你十分钟,十字路口见。”

“喂!等等!路易斯!你听到没有?我和凯茜正在游乐场呢!不就是高科技——摄像头什么的事,你自己搞不定吗?”

“很抱歉,不过你要相信我,打电话给你绝对是我最后的选择。”

“.…..”

明白这事毫无转圜的余地,他垂头丧气地掐掉电话。

“爸爸,你要走了吗?”凯茜从一堆棉花糖里探出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见鬼的。斯科特捶了一下大腿。

“是啊,工作上的事,爸爸必须得离开一下。不过我跟你保证,一个小时之后一定回来,你好好和吉米玩,好吗?”

凯茜乖巧地点了点头,但低落的情绪还是从眼角眉梢传了出来。

“别把冰淇淋都吃了,不然你要闹肚子了,也分给吉米一点?”

“我知道了。”

正在这个时候,吉米终于买票回来了。斯科特便从长椅上站起身来,问他要钥匙。

“说真的,周六?”吉米挑着一边眉毛把车钥匙扔给他,斯科特接下来揣进口袋里。

“我也不想。”他夸张地做了个鬼脸,心里有那么一刹那想到你也终于体会到我的感受了,“但路易斯非要逼我去改方案,周一我们要见一个大客户……我也不想离开你和凯茜,我大概一个小时以后就回来。”

“……这么快?”

虽然知道对方的本意不是质问,斯科特还是凭空吓出一身冷汗:“我抗议过了,所以路易斯让步说带着东西来找我,我们就在附近碰个面。”

“.…..好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毫不怀疑。”

他们交换了个蜻蜓点水般的亲吻,斯科特仿佛听到了身后凯茜吃吃的笑声。分开后吉米轻轻推着他的后背说去吧,斯科特点了点头。

这直接导致见面的时候霍普一上来就问他是不是抑郁症发作了。

“可能算是吧。我的男朋友和女儿都还在游乐园等我,我却得抛下他们跑去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破地方,真是值了。”

“做超级英雄并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斯科特烦恼地咂了咂嘴,“唉,算了,没什么。”

霍普把蚂蚁头盔扔给他。

“所以,骗你的女儿?”

“真抱歉,路易斯。”斯科特怪腔怪调道,“我知道凯茜不可能瞒得过FBI,我已经让她相信她的爸爸再也不会变大变小了。”

“为什么不对你的男朋友多点信任呢?”

“……”斯科特转过头来吃惊地看着霍普,眼神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样,“当初不是你们父女要我对皮姆科技守口如瓶的吗?这会儿又来教育我?再说,FBI已经有他忙的了,我不想再给他添麻烦。”

“哇哦,真是让人感动。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有责任感了?”

“...要是再闲聊下去我们的目标人物可就要跑了,我还得在一个小时内赶回去呢。”

 

“天,这又是斯塔克的什么东西?”作战时不小心挨了那从没见过的枪一下,狠狠摔在了地上,斯科特一边活动着胳膊腿一边抱怨。

“我也不清楚,不过现在它们安全了。”霍普眼神示意他,“你可以走了。”

“好吧,我就当刚才那是谢谢。别客气,我随叫随到。”

坐上车的时候他掀起衣服来看了看,腰上被那个野蛮的卖家踢到的地方已经迅速发紫了,想必浑身其他地方也好不到哪儿去。

超英总是要付出些什么的,他对此心知肚明。

 

再三确认凯茜睡着了以后,斯科特揉了揉太阳穴,合上了童话书。时间也不早了,他其实早就困了。

回到他们的卧室,吉米为他开着床头灯,此时正就着灯光聚精会神地读一本书。斯科特长长地吐了口气,把自己扔进新买的双人床里。

“嘶……”一个不注意压到了早先的淤青,他忍不住龇牙咧嘴。

“怎么了?”吉米的视线立刻投了过来。斯科特干笑说刚才在浴缸里太滑不小心磕到腿了,他的男朋友皱起了眉头,放下了手里的书。

“哪条?”

斯科特犹豫了一下,把右腿伸了出来。吉米立刻眼疾手快握住他的脚踝,不给他退缩的余地,将整条腿轻轻拉过来,并且小心地将他的睡裤挽了起来。

“这里?”他一边问,对那块显而易见的淤青坚决而又用力地下了手,斯科特没忍住嗷了一声。“凯茜,凯茜。”他对自己说。

“对浴缸来说,你这一下还真狠。”

“你也挺狠。”斯科特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嗯?你说什么?”吉米挑起一边的嘴角,戏谑地抬眼看他,手上也没停了按揉的动作。天知道斯科特有多喜欢看他这副不正经的样子。

“你别这么看我,我会想亲你的。”

“那就来啊。”吉米一本正经地挑衅。

这一夜他们止于亲吻,因为斯科特实在不想让对方发现他身上还有更多在浴缸里滑倒了也无从解释的淤青。他假装体贴说第二天吉米还得早起去教堂做青年牧师就不要再往下做了,其实平常他才不管这么多。吉米显然也是这样想的,困惑地看着他。

“你真的确定吗?”他意有所指地看了看斯科特和在斯科特裤裆里立正的东西。

“当然,这都是为你好,充足的睡眠才能让你在第二天更有精力对付那帮孩子们。再说,和凯茜玩了一整天,我也累了。”他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把打闹中不幸掉下床的被子拽了上来,盖在他们身上,不准备再继续的意味表达得十分明显。

“...好吧,老年人。”吉米将信将疑地接受了这个说法,伸手关上了台灯。

斯科特感受到身后的吉米钻进被子里,然后有热源贴了过来。对方用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腰。

“嘶……”

“怎么?又压到腿了?”

“对…对。”

 

 

 

他不得不注意到吉米已经有很多天没有回家了。不管是对方位于高档住宅区的豪宅还是斯科特自己的小窝——斯科特特意开车跑去豪宅,结果看起来那里已经闲置了很久,根本没有留下什么人住过的痕迹。

其实之前FBI也不是没有通宵加过班,吉米也不是没有突然人间蒸发一样消失过一段时间,只不过即使是在没确定关系的时候,遇上重要的任务吉米也会跟他报备说过几天会因公务出差。几个小时前斯科特给吉米发了几条短信,想知道他今天还会不会回家吃饭,结果一觉睡醒天已经黑透了,手机上还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好死不死地他最近也忙得很,这段时间全纽约的罪犯都像是约好了一样一齐跑出来兴风作浪,也怪不得吉米那里这么忙。汉克和霍普分析他们可能从政界高层处听到了什么风声,据说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国家将对超英们下达某种限制令,这很有可能会把英雄们现在所拥有的自由活动环境全部抹杀殆尽。

但愿这一切是假的,高层们不会想出这种馊主意。他们只需要把现在听信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消息的罪犯们通通都送进监狱去,然后吉米就会回来,出现在他的家里,在灯光下冲他微笑。或者他们去吉米家也行,斯科特可想死对方那个按摩浴缸了。

他现在也快要到四十岁,也许再过几年也就打不动了。等到那时候,不管汉克·皮姆想把他的战衣和皮姆粒子收回,还是看在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允许斯科特为这份科技,或是说这份奇迹,找一个合适的继承人,总之,那时候他就会交出蚁人这一身份,和吉米一起过上他们想要的,那种平平淡淡的日子。

然而事情的严重程度好像超出了他的想象,直到第二天的晚上他也没能等到有关吉米的半个字。斯科特克制住了给他打电话的念头——虽然这种情况下打他的私人手机也八成是关闭状态。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就唯有等待。

再者说,斯科特的生活也不是除了爱人和女儿就什么也不剩了。瞧瞧他,周六的晚上也只能窝在家里修改大楼的安保方案。路易斯说是为了监督他在大白天就闯进了房子里,可实际上对方刚一进屋就好像几天没吃过饭了一样一头扎进了厨房,再也没有出来过。

啊,对了,通风管道,不能忘了这个他的最爱。虽然不能保证别的罪犯也像他一样对潜入有什么特殊的癖好,但保险一点准是没错的。

“嘿,斯科特,兄弟,下来歇会儿吧?”路易斯在楼下喊他,嘴里听起来还塞着什么东西,“你难道不想吃口饭什么的吗?从我来这儿你已经一天都没吃东西了,下来吃点什么吧伙计?”

“好好,知道了。”设计方案基本改好了,他合上笔记本下楼。

原来刚才路易斯是把冰箱里最后一块小蛋糕吃了。斯科特绝望地看着桌上空空的塑料杯子。“你得赔我一个。”

“什么?蛋糕?要我说那蛋糕真不怎么样,回头我给你买一打更好吃的。不过我们先不说这个了,斯科蒂,斯科蒂?你还好吗?”

“我看上去像是怎么了吗?”

路易斯围着他转了一圈,一边仔细地上下打量:“你看起来很困,很饿,精神很差。”

“哦当然了,别忘了这都是拜你所赐。如果不是你我早该正常地吃饭正常地享受我的午觉,而不是被蓝光屏照一整天。”

“哦,抱歉了兄弟。”

斯科特宽宏大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我知道这都是为了公司好,你是个靠谱的老板。”

“哈哈,我就知道!”路易斯高兴地给了他后背一下,“等等,我也不是想说这个,我刚才是想说,我觉得你精神不太好。”

“嗯?”斯科特耸耸肩,抬脚准备看看冰箱里还有什么东西幸免于难,“哪儿?”

“你知道,这两天你看起来心不在焉的,也没什么精神,就好像——”路易斯的声音在他身后戛然而止,半晌他突然倒抽了口气,把斯科特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斯科特回身瞪他。

“对不起对不起兄弟。我终于想到了,从一进你家门我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我终于想起来了!吉米!是吉米!他今天怎么不在家?这都几点了?”

斯科特猜想一定是自己的表情泄露了什么,不然路易斯也不会突然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你们……吵架了?”

“没有。”他摇了摇头。冰箱里什么都不剩了,看来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下楼去超市或者叫外卖。站着思考了一会儿,斯科特准备上楼去拿他的手机,路易斯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得了吧,你的眼神都死了。”路易斯坚持着喋喋不休,斯科特知道这是对方担心他表现,但此时此刻他还是希望这个唠叨精能把嘴给闭上,就一小会儿也行。

“听着,没有你想的那种事情发生,不管你想了什么,我只是有点想他而已,明白吗?”手机上还是没有任何关于对方的消息,斯科特叹了口气。

“好吧,好吧,我听你的。”路易斯举起双手投降,“你订饭了吗?真抱歉我之前吃了点东西。”

“吃了‘点’东西?我的冰箱都空了!”

“抱歉哥们儿,不小心,不小心。”

“……然后点击确——定。好了,计划我做完了,饭也在路上了,你回去吧。”

“你居然赶我走,我有点受伤了。”

“省省吧。”斯科特无奈地笑了,拍拍路易斯的后背,“后天公司见。”

“后天见,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斯科蒂?”

“知道了,老妈。”

一个小时后,斯科特在已经安静下来的房子里一个人吃掉了一整张披萨。老天啊,他怎么这么饿?草草收拾了一下厨房里的一片狼藉,今天他准备早点睡觉,以补偿错过的午休。

 

 

 

斯科特在某个人的怀里醒来。他用了一秒让自己冷静,不至于把正在熟睡的吉米踹下床。紧接着他又突然意识到今天是周日,按道理来讲吉米应该已经穿着正式地出现在教堂,而不是穿着便衣躺在他们的床上——他一定是累坏了,甚至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可如果连吉米本人都不在意的话,他又何须多想呢。

最后他们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斯科特起床后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他揉着眼睛在厨房找到了他失踪了一个多星期的男朋友,吉米已经穿上了居家服,头发还湿着,正在为他们准备早饭。

“早上好。”其实斯科特还是有些没睡醒。他晃晃悠悠在桌边坐下,一只手撑着脑袋。

“早。”吉米转身把三明治端上桌,然后是牛奶。他坐了下来,还是有些疲倦,斯科特能看到他眼底颜色吓人的黑眼圈。他默默地把自己的盘子接了过来。

“咳,那个,你知道我很抱歉,这次事发突然,我——”

“嘿,嘿,我们在一开始就说好了这个。”斯科特打断他,伸出没拿三明治的空闲的手握住了对方的,“我知道,并且能理解你的工作需要,我不会为这种事情生气的。”而且说起来自己才是那个真正有事瞒着的人,内疚也不允许斯科特因为对方偶尔一次无法告知去向而发货。

“.…..可我觉得我欠你一个解释。”吉米的说辞和因为委屈而下垂的狗狗眼都叫斯科特觉得可爱,这两天的坏心情已经被一扫而光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肯定在想我。”

“喔,你可别误会,我过得自由着呢。”

吉米笑了,隔着桌子探身亲吻了他的额头。

“那么——鉴于你好像也不用去教堂,所以今天剩下的时间就都是我的了?”

吉米答应得太早了。原本的计划是他们两个好好地在家窝在一起看个电影,顺便再消耗消耗上个月刚买的安全套,结果还没等斯科特挑出合适的碟片来,吉米的工作电话就又响了。挂掉电话的时候斯科特从对方的表情读出了紧张和歉意,这叫他不自觉地想起半个月前游乐园里的凯茜。

“紧急事件。我保证会尽快回来的。”

除了一路小心,他还能回答些什么呢?

 

 

 

周三的时候他开始觉得吉米·胡也许是个骗子。他开始思考要不要再发一两条信息过去。可还没等他真正付诸行动,电话先响了。不过他也根本毫不期待,因为铃声已经告诉了他来电的是霍普。

一刻钟后斯科特出现在五个街区外的中央银行,和一个带着奇怪绿色铁皮头盔的超能力者大打出手。据霍普的资料显示那家伙的代号叫旋风,原先被关押在神盾局的豪宅监狱里,是神盾局倒台,四大监狱发生不同程度的逃狱事件后的被重点追查的在逃分子。

这个奇怪的铁皮桶人如其名,可以变成一股旋风,这让缩小后的斯科特和蚂蚁们想要接近他变得异常困难,但最后好在他们还是打赢了,斯科特管这叫智取。

“所以我们该怎么处理这家伙?”

“不用担心,之前我已经联系了专业人员,他们应该马上就到了。”

“专业人员?”斯科特解除了头盔,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我只知道神盾局原先负责这个,可现在他们都不在了,连Nick Fury都走了,还有谁是专业人员?托尼·斯塔克吗?”

“耐心点,小伙子。”

斯科特正准备就小伙子这个称呼再跟霍普争辩两句,但霍普摇了摇头,示意他往街角看。有两辆黑得无法形容的车正向他们驶来。典型的神盾局作风。

“他们还不知道黄蜂女的事,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先——”她说着,转动调节器将自己缩到了普通蚂蚁大小。

“巴拉巴拉,随你便。”斯科特耸了耸肩,又戴上了头盔。

果不其然这两辆车在银行门口停下,仔细看车身上还印有黑色的神盾局的标志。有几位探员下了车弯腰越过警戒线走了过来,他们给他看了探员证,斯科特示意他们囚犯就暂时被关在大门里面。接着他直径走向了头车,那里一般坐着主要负责的探员,他必须跟对方交接过才能离开这里。

眼看着他已经到了车子旁边,对方却还没有下来跟他说话的打算,于是斯科特弯下腰开始对着副驾驶单面反光的车窗发表长篇大论。不管车里的人现在在干什么,他都想要引起对方的注意,争取能早点回家。

“我说探员,这么久了我们都没打过招呼呢,你认为这样礼貌吗?至少要从车里下来跟我握个手吧?”最后他终于不耐烦了,使劲敲了敲那玻璃,紧闭的车窗终于缓缓地降了下来,一张他这辈子都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中见到的脸出现在了他面前。

“……抱歉,你刚刚说了什么?”斯科特听见他的男朋友说。

老天。

他知道他们彼此之间有很多坦白工作要做。

“你知道的吧,我们都是大人了,面对这种问题我们得成熟一点,不能吵架。”斯科特小心翼翼地说。自从吉米到家,他们已经在客厅里无言对视了半个小时了,他坐在沙发上,吉米靠在门口。他觉得自己俨然就是一副待审的罪犯样子。

出乎意料,吉米无奈地笑了。

“我也有事情瞒着你,所以我们大概是半斤八两的关系。”

……这么说的确是这样的。斯科特觉得内疚稍稍减轻了一点。

“所以……你成为……蚁人多久了?”

斯科特挠了挠头:“大概半年以前?”也许是憋得实在太久,话匣子一开现在他就完全无法收住了。斯科特甚至从早到如何认识路易斯开始讲起,一直说到他和皮姆父女粉碎了达伦的野心才结束,当然,他必须对皮姆粒子和一些更复杂的东西有所保留,这不是他信不信任吉米的问题。在他的叙述期间,吉米给他倒了两次水,在沙发上靠着他坐了下来。

“喔,你做得真棒,我为你感到骄傲。”吉米对他露出那种饱含爱意的笑容。

“真的?”

“当然了,你是个英雄,也是一个好父亲,一个合格的爱人,我从很早就有体会了。”

“……只是合格而已吗?”斯科特干巴巴地说。

“当然不。”吉米伸出手,用拇指摩挲他的小臂,“大概能猜出来你为什么瞒着我,就像我为什么不告诉你我是神盾特工一样,也许我们两个都有点傻。不过这次偶遇还是给了我们机会,不是吗?”

“是——所以你也得给我讲你是怎么跑去给Fury当差的,从头到尾……天哪!我男友居然是神盾局特工!”

“完全没问题。”

 

FIN


评论(1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