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狙击组/顺懂】李懂熟睡指南(HE甜饼一发完)

感觉罗星永远活在文章开头
依旧是无脑甜饼




“不是我说,老顾同志,就算我们家孩子身体再柔韧,你也不能三天两头的老折腾他啊?”
“知道了老妈,吃橘子还堵不上你嘴?”
“不是我认真的,这位同志能不能端正态度严肃正经一点?”罗星笑嘻嘻地接过顾顺剥好的橘子——毕竟能使唤得动这位跩王真真是稀奇事一桩了,要不是手机不在身边他简直想把跩王给他剥橘子的场景录下来,肯定能借机要挟顾顺好几年。
“怎么着?李小懂儿跟你告状来了?”顾顺看似不在意地提了一嘴,实际上腿也抖着眼也瞟着,就差把紧张两个字写脸上了,罗星愤恨捶床,恨不得此身立刻变作人眼摄像机记录下这珍贵的一幕。
“其实也没有,就是这几次来我看他总说肩膀膝盖大腿筋不舒服的,就想你这小子是不是又捣鬼了。”罗星舒舒服服躺在靠枕上,欣赏对方一副如坐针毡的样子。
“……回宿舍他嚷嚷疼的时候我可都给他按摩过了。”
“那你就继续变着法折腾他?我说你们俩训练那是要搭档打枪,又不是要搭档跳体操,整那么多花的干嘛?”
那不是看他为达到自己的要求使劲努力那种倔强的样子有点可爱,就忍不住想逗逗他来着。顾顺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要是真这么说了怕是罗星就算从此残了也要从病床上暴起跟他好好招呼一顿的。
“我知道了。”
“嗯哼。”罗星满意地眯起眼睛,朝顾顺伸手。
“干嘛?”
“真没眼力见儿。橘子!接着来!”



“这次咱们就做点基础练习吧。”
李懂走进训练场的时候他说。
对方颇为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在他挑起一边眉毛询问回去之后才结结巴巴地开口:“怎、怎么了?不摆姿势了?”样子倒颇为紧张,好像怕顾顺对他不满意一样。
顾顺心里无奈,不知到底是该说李懂小白眼狼还是小可爱。内心纠结了一会儿,张开了双臂。
“过来。”
李懂虽然有点懵懂着,但还是依言走了过去。顾顺在地上松松地盘腿坐着,李懂把自己装进他的腿和胯中间的空隙里,双腿从他精壮的腰侧伸出去夹着他的腰,下巴垫在他肩膀上。整个人呈现出树袋熊抱桉树的姿势。
“今天队长逮着我加练了,稍微有点累,万一等会儿睡着了你腿麻了就叫我。”
几个月的训练下来,李懂和顾顺早已经过了那种对坐就脸热的新手磨合期——按顾顺自己的说法是说他们之间已经没有那种新婚的新鲜感了——但实际看来,这样的状态也没什么不好,李懂比从前更加信任他,也稍微懂得些依赖他,甚至还会耍脾气了。也只不过大部分时间里李懂还是又倔又要强地得像头驴,像现在这种小豹子露出肚皮在他面前放心地呼呼大睡一样场面真的不常见。
“包哥身上了。”
“……你能不能别老哥哥的,听着别扭。”没一会儿李懂就调好了呼吸,他更随意地把侧脸靠在顾顺肩膀上,脑袋有一下没一下轻轻蹭到了顾顺的脖颈。年轻人新剪的头发有点扎人,可顾顺甘之如饴,喜欢得很。
狙击手有的是耐心,所以他完全能克制住自己想偏头去亲他发旋的冲动。
……好吧,其实也不是那么游刃有余。他微微把头扭向相反的方向。
“下次我跟队长说说,有哥给你上小课就得了。”
“你别转移话题,又哥了。”李懂知道他也就是开玩笑,队长杨锐作战经验丰富,给他提点的完全都是他注意不到的,甚至有时候顾顺都注意不到的疏漏,他连高兴还来不及。要知道观察员作为战场上主狙的另一双眼睛是不能有半点死角的,他的身上背着两个人的命。
“唉,我这样会不会太不专业了。”
“嗯?”
“在训练的时候睡觉。”
顾顺听见就乐了,伸出手在李懂屁股上结结实实来了一下。李懂气急败坏说他流氓,想报复他结果脑袋让顾顺死死给摁在了怀里。
“哥了解你,你这段时间是该好好放松放松了,今天就当我们休息了啊。”
“哦。”听见这话李懂完全不纠结对方叫不叫自己哥了,身上挣动着要脱离顾顺的控制,顾顺摸不着头脑,手上一边加了劲一边问他。
“怎么了?”
“你不是说今天放假吗?那就放我回寝室啊?”
“放屁!”好不容易到手的松软小朋友怎么能就这么放走,顾顺腾出手又给了他一下,“寝室里哪儿有人给你调呼吸啊?睡得着吗你?”
“快滚,我才不需要。”李懂这么说着却是安静下来了。顾顺的体型比他整整大了一圈,肩膀宽厚结实,缩在他怀里——虽然李懂很不想承认——非常有安全感,正巧这两天不知怎么的伊维亚的战场又在梦里找上了他,他也急需一段安稳的睡眠。
果然没一会儿李懂的呼吸就沉了,这会儿顾顺反倒得调整自己去配合他。
心尖上的人现在就趴在他的心尖儿上,没什么是比这更好的事了。
等李懂再恢复知觉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他眨眨眼睛挣扎着醒过来,下意识地用脑袋蹭了蹭自己的依靠。
“哎祖宗,口水抹我身上了!”
被这么一叫,李懂的意识瞬间回潮,他这才想起来他是睡在训练场上,顾顺的怀里,而不是什么半人高的泰迪熊身上。
他赶紧推开顾顺,把自己与他拉开些距离。顾顺挑着一边眉毛看他:“怎么着,翻脸不认人啊?”
“对、对不起,咱们回去吧。”
“好哇,你倒是拍拍屁股就能起来了,哥的腿可还不同意呢。”
李懂心说谁要你腿麻了也不知道吱一声,埋头就给顾顺揉小腿,掐得他嗷嗷直叫。
“哎呦,轻点儿!”
李懂低着头噗嗤一声乐了,手下力道也收了些。他又陪着顾顺坐了一会儿,然后率先站起来拉他起身。
顾顺块儿大力气也大,站起来的时候使了十足的力气,惯性把李懂拉回到他怀里,李懂下巴在他胸前磕了一下,赶紧又给他推走了。
“你领子上怎么有水?”
“也得看看是谁流的了。”顾顺笑得偷腥的狐狸一样地欣赏对方通红的脸蛋,李懂现在羞愧难当,恨不得找块地下的石头一头撞死在当场。
“李小懂儿啊,你平常睡相也这么差的吗?”
——倒不如说是睡得太好的缘故。不过这种话他才不会说出去,免得顾顺蹬鼻子上脸的耀武扬威。
“我那是看你衣服脏了想给你洗洗。”
“哎呦,行啊。”顾顺调笑的声音已经给他甩在了背后,他加紧了步伐,匆匆摆脱了这块膏药。

晚饭结束之后李懂被石头佟莉拉去斗地主斗了好久,回宿舍的时候顾顺早就已经收拾妥当躺在床上了。
不过秋天也不热的他怎么裸着上身?
徘徊在嗓子眼里的惊讶在李懂看见自己的床铺后差点没给他噎死。
顾顺的长袖上衣叠成了一个卷放在他的枕头边上。
“顾顺你这什么意思?”
“哎呀,回来啦。”被拆穿假寐的人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还索性翻了个身,右臂支起来撑着脑袋,悠哉悠哉的一副标准的贵妃卧看着他。
“那个田螺姑娘你不是说想给我洗衣服吗,我就自己送过去了。”
顾顺真的每天都在刷新在他心中厚脸皮的底线。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气还是该笑。李懂坐在床边脱了鞋袜盘腿上了床,避开了枕头的区域。
“给我滚过来把你衣服拿走。”
他才不扔回去便宜他呢,就得要他下地自己来拿。
结果话音刚落顾顺一骨碌就爬起来了,速度令人咋舌。他笑眯眯地穿上鞋笑眯眯地走过来,来的时候还从他自己桌子上抓了根笔揣进了裤兜里。
他要干啥?不会气得要往他脸上画王八吧?哎等会儿那个拿衣服其实也不用脱鞋的吧?
心跳如鼓不是骗人的,李懂懵逼又紧张地看顾顺动作利索地爬上他的床。
“那个我就是叫你来拿衣——”
啪地一声响,顾顺扔出去的那根笔砸中了宿舍灯的开关,屋里一下就黑了。
“哎呀,灯灭了,我看不见也回不去了。得了李小懂儿,哥只能跟你将就一晚了。”
真的,他李懂就算相信石头暗恋佟莉也不会相信顾顺的鬼话的。观察员出众的素质使他迅速适应了黑暗又迅速给了顾顺一脚。
“给我滚回你那里去。”
“你说说你这脾气还挺大,这叫我滚过来又叫我滚回去的,哥也不是个球,办不到啊。”
真贫。
而顾顺说着这就已经在他身边躺了下来,他把脑袋就枕在自己叠好的衣服上,高度还挺合适。
这一切的进展都是这么蜜汁严丝合缝挑不出毛病,以至于李懂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这事儿。他转念一想到在他没回来的时候顾顺对着枕头一边比量一边使劲一通叠衣服的场面,自己先乐了一声。
“智障。”他给出了这样一个中肯的评价,在顾顺身边背对着他躺下。
“……小懂你这床怎么这么小?哎呦别拱我。”
“您快住嘴吧。”要不是你来能小吗?上你床试试也这样。李懂腹诽。
二人身下床板嘎吱呻饕餮吟了一声,他感觉到身后顾顺翻了个身。一阵温热的吐息袭击了他的脖颈,李懂忍不住缩了一下。
“别动呀,我这儿都快掉下去了。”
李懂于是就真的没敢动弹。
“再往里点往里点。”顾顺膝盖从后面顶他,李懂被他烦得没辙,拧着左手回去杵他的腰想叫他老实一点,结果触手就是一片光溜溜的皮肤,李懂这才想起来这个老流氓上衣都没穿,吓得手立刻就缩回去了。
顾顺当然察觉了他的紧张,在他后面用那种欠揍到住院级别的语气调戏他。
“怎么着啊,哥好摸不?”
“没有罗星好摸。”
对方态度立刻就变了,顾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还摸过罗星啊?”
李懂心里嗤笑,这傻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莫名很紧张他和罗星的事儿,虽然最近情况有所好转但这不还是照样着了他的道。扳回一城的感觉可真好。
恶气已出,他还是明白今天要是不捣叱明白了这事儿估计觉也睡不成了。李懂叹气。
“就摸过你,行吗?”
“嘿你李小懂儿还学会诓哥了,说,谁教你的?”
“你。”
顾顺干巴巴地哼了一声。
“别闹了,睡了啊。”
顾顺不吭声了,又贴他近了些,手臂从身后缠了上来搂住他的腰,和他自己的左臂靠在了一起。即使李懂还穿着长袖,他心里也总有一种他们是肌肤相贴的羞耻感。这怎么睡得着啊。
“你离我远点,要嫌太挤就回去。”
“不挤不挤,这样挺好的。”
“好什么好,手拿下去。”
……
“你听见没有?”
“我睡着了。”
“……”
这人莫不是从幼儿园调上来的吧。李懂真是佩服自己多余的耐心。不管了就这样吧。他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去。
心里真正安静下来他才发觉顾顺是真的离自己很近。他的鼻息喷在自己发尖,痒痒的。
“别动了。”顾顺往上挪了挪,紧了紧手臂把下巴搭在他脑袋上,声音黏黏糊糊的听起来是真要睡着了。李懂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家伙是猪吗,这么快就能入睡。
结果心里咚咚咚了半天,李懂愣一点睡意没有,再听顾顺呼吸平稳得很。
凭什么啊,本来允许他在床上躺着是为了他自己睡得更好,结果没想到没睡着的也是他。
什么玩意儿啊,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顾顺的位置。
是的,他有点儿喜欢顾顺,就一点儿。
“真是烦人。”李懂小声嘟囔,轻轻翻了个身,把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别说,他皮肤触感还真挺不错的。
他脑袋拱了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哎呀舒服多了。
那就比一点儿稍微再多一点儿吧。
“李小懂儿你干嘛呢。”
李懂僵住了。
“不是那个你别误会。”谁知道对方抢先解释上了,他紧紧地搂着怀里的一小团,似乎生怕他跑了似的,心跳如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睡吧。”
吻落在他头顶。

FIN











“你看看你看看,口水又流了我一身,怎么办,要不你带我去澡堂洗洗?”












李懂决定下次有什么不满,还是得暗中找罗星抱怨抱怨。

真·FIN

评论(48)

热度(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