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林帕】大英雄林克 番外 一发完

驱散露塔体内的水咒盖侬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林克强撑着,在米法先行离开之后才颓然倒地。
背包里有做好的鲜肉饭团和什么其他吃下去就会恢复活力的料理,但他此刻连手指头都不想动。露塔体内的地砖因为常年浸泡在水中而有些潮湿阴凉,林克也完全都不在乎。
能这么睡一会儿就好了。
背上该死的伤口令他不得不保持着该死的清醒。
真的好烦人啊这种境遇,不是大英雄吗,为什么他要这么惨兮兮地躺在地上无人问津。刚刚那支箭要是晚射一点点,现在消失的还不一定是谁了。啊啊,那样的全力一击之后还损坏了他目前为止最喜欢的弓——
负面情绪突如其来地包围了林克。原先和各式各样的布林们的战争现在看起来就是些小打小闹。驯服神兽后的他终于后知后觉到了自身和邪恶力量的差距。
“可恶……明明只是第一个而已……”
他真的可以打败盖侬吗。
——不能自己给自己泄气啊林克。他双臂撑着地面坐了起来。软弱对于英雄来说是不需要的。尤其是家里还有个视他“是我们前行的方向”的女孩呢 。
想起帕雅,他莫名低声笑了起来。她现在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按时吃饭睡觉?林克想起某天凌晨,刚刚凑够了试炼证的他跑回村子去换心之容器,心血来潮间打算看看她的情况,谁知竟然撞见她伏案苦读的场景。彼时林克吓了一跳,对了对时间,也确实是凌晨。最后还是他上前去一问才知道,作为族长孙女的帕雅居然是经常这样从晚上忙碌到日出。
唉,他一个旅人也就算了。
她需要祈祷的太多了。村民的幸福百姓的安康,再到宗族的安危世界的存亡——不知道有的时候,她有没有想起他来呢?有没有为他祈祷?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躺在一片草地上。
困惑地环视四周,只消片刻他就明白了自己现在是在村子里。大概是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毫无自觉地就把自己传送到这里了吧。
在露塔体内战斗的时候自己完全失去了时间概念,传送出来的时候大概已经是半夜,他才能一直这么躺在草地上都完全不被人发觉。
稍微在村中绕了一会,他轻车熟路地进入那栋比村中其他的都高大恢宏的建筑物。
英帕盘着腿在座位上睡着了,林克轻手轻脚地绕过她——时至今日,他已经自动将英帕定位成了难搞的岳母,每次不知怎的看见她就想跑,有种自己是拱了海拉鲁草的野猪的感觉。
转上阁楼,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去——真是糟糕,这样实在太像个偷窥狂了,根本不符合他的身份定位——可他现在是真的、真的很想见她。林克委屈兮兮地想。难道这一身伤口还不够他受的吗?他只想看一眼,一眼就好。
房间里,他喜欢的姑娘已经和衣躺下了。书桌上蜡烛还在摇曳着,一定是后者刚刚才睡下没多久。林克擎了烛台,搬了把凳子坐在她的床边。
愿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都出现在她的梦里。他盯着姑娘脸上红色的纹印,想着真是可怕啊自己有一天竟然能肉麻至此,忍不住牵起了嘴角。
“林克大人……”
突然,少女呼唤了他的名字,林克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自己吵醒了她,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怎么解释自己这种无异变态的行为——才好,可帕雅的声音只这一句便没有了下文。待冷静下来他定睛一看,少女根本还在睡梦中,连眼睛都没睁。
她在梦里呼唤他的名字。
得到了这个认识的林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化了,他咧开嘴巴,虽然有伤口在隐隐作痛,甚至若不是顾及着女孩睡得正香,他就要开怀笑出声了。
他的心上人啊,原来也一直在想着他呢。

再再次睁眼的时候他们换了个位置,睡在床上的是他自己,在凳子上的是帕雅。林克挣扎着要坐起来,被她不由分说地按了回去。
“林克今天哪里都不许去,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上一天!”少女难得露出这么蛮横的样子,连敬语都没有加。
林克在心里无声地咧嘴。
“怎么?是你奶奶的意思?要你来看着我?”
“……是我的意思!”帕雅抿了抿嘴,竟然是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林克大人、林克大人浑身是血趴在我的床边,身体也冰得不行,我还以为…还以为…”
“以为是鬼吗?”
她咬着下唇不再说话了,水光粼粼的眼眸让林克心里立刻涌起内疚:不该这么调笑她的。
“哎呀我身上真的好疼呀,要碰碰帕雅才会好——”
结果一出口又是这样的话,不过这的确也是真的。
“诶?”
少女擦去泪珠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来就定在了半空中,林克好笑地看着她的脸色由白转红,心里一边又暗骂自己。
废物啊林克你这个废物,心里早就跟人家连家都有了结果现实生活中连手都没有拉过呢。啊,好像连告白都还没有。
太失败了。林克深切而沉痛地反思着。
结果少女好像就此误解了他皱眉头的意思,以为是身上的伤口真的还很疼——是还很疼没错啦——声音颤抖着小心翼翼地问他。
“如果这样做就会好的话…林克大人…想要我碰哪里?”
哇塞这也太劲爆了。要是他现在健健康康的就好了——个屁啊!
“牵、牵手就好…”
林克故作虚弱地小声道。
“哦好,手、手的话——”
话一出口突然有点后悔了。直觉上他的手一定很不好摸,上面又是长久持武器的茧又是各种攀岩打斗留下的伤口什么的,不会给帕雅吓到吧。
正在他纠结的当口,温热的触感贴了上来,一股令人战栗的电流顺着相触的指尖一路传到他心里,比中电箭的感觉甚至都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这个时候哪管他手好摸不好摸,少年顺指尖摸索着,迅速将她整只手扣住。
大小也正好,小小的她完全被包裹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林克闭上了眼睛。
“喜欢。”两个音节吐出得自然而然。
意料之外的少女没有出声。林克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瞥见帕雅正用那一只空着的手捂住了脸。
他心里觉得好笑,恶作剧的心思就又起来了。
他捏了捏她的手,委屈巴巴地又重复了一遍。
“喜欢……”
“林、林克大人……我知道了……”对方用细细的气声回答。
这可不行呀。
“那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我……也喜欢您呀!”

FIN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