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巧咖】非正常恋爱指南(一发完,大甜饼HE)

私设如山,非常狗血,设定相性好的飨灵可以通过交换体饕餮液补充灵力

我是真爱着辣条的!御姐只是用来解围而已!

如果都ok的话请继续XD




 

“喂,这里可是后厨啊,你这个家伙到底在想唔……”

有些恼怒的青年的挣扎被轻而易举地压制住。一双对于成年男人来说稍显纤细的手腕被人抓着扣在脑袋上方,上半身被压在了草草清理过的料理台上。那样的姿势很难受,他曲起膝盖想踢那个对他动粗的人,谁料对方乘这个机会分开了他的双腿,将自己的身体挤了进去。

“你…!”

不等他说完,对方便又俯下身落下一连串紧凑而火热的吻。

“你不挣扎的话我们还可以快点结束。”

再直起身来的时候对方的口气显得游刃有余,再对比自己这一副狼狈的样子。啊啊,他那宝贝墨镜从一开始就已经不知道被对方丢到哪里去了。

如果要是在别的地方听了他那种话,他势必会好好挣扎一番给他看,最好是要他吃不了兜着走。虽然这也算是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但他就是不愿意轻易叫这男人得逞。

可眼下又不同,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后厨,虽然现在还是中午休店的时候,但保不齐御侍大人或者哪个飨灵会想跑过来查看一下后厨的状况,为下午做准备。话说回来,天啊,飨神在上,他真的不是故意在厨房这样圣洁的地方做这种有碍观瞻的事的,如果神要降罪的话,请把一切罪责都算在这该死的巧克力头上吧。

“那你先……松开我。”顶着羞耻感爆棚的心态,他小声嘟囔。出乎意料,巧克力从善如流地松开了钳制他的手。咖啡愣了一下,迅速把握着机会,撑着上半身坐了起来。

当然,还保持着双腿大开的姿势。

“你这家伙,不要因为我答应这种事就渐渐得意忘形啊…”因为坐在料理台上的缘故,咖啡比巧克力稍微矮上那么一点,他不爽地咂了咂嘴,故作凶狠地揪住了巧克力的亚麻披肩,将他再度拽入一个亲吻。

两个人的配合要比一个人的强迫有效率得多,他能感觉到巧克力的舌头搜刮他的口腔时暖洋洋的灵力在他身上流动的感觉,也是这种舒服的感觉令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揪住领子的姿势已经不合适了,他索性伸开手臂搂住了对方的脖颈。

撬开原本防范就并不牢固的齿关以后巧克力的舌尖轻车熟路地缠了上来。被吮吻着敏感带的咖啡忍不住颤抖起来。明明第一次还是带着那种要同归于尽一起把牙齿磕碎的力道撞过来的,现在竟然已经这么熟练了吗。咖啡不合时宜地想着。

对方轻掐他的腰际要他回过神来,咖啡这才发现自己衬衫的扣子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开了一半了。超危险。他的脑内亮起了红灯。绝对不要在这种地方做些什么更进一步的事情了。

他拉开了两个人的距离:“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一开始说了什么?这里是后厨,不是什么——”

“我已经跟御侍大人打好招呼,后厨的所有入口也锁上了。”被蛮横推开的巧克力不但没有显出怒意,嘴角反而还微微翘着。糟糕,这家伙是有备而来了。

虽然当初因为“相性很完美可以通过体液交换相互补充灵力又因为都是男人所以没什么大不了完全不用在乎贞操和多余的情感问题”这样莫名的原因给了巧克力亲吻他的自由,但再进一步什么的——就算咖啡看上去是个情种,也不想就这么随随便便交出他不管是哪边的第一次。

“可是你似乎是忘了问我同不同意啊。”

巧克力上挑嘴角的样子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这样的举动毫不意外地又一次惹怒了咖啡。

“恕我直言,你的随便真的没有下限啊。”他冷哼了一声,开始动手自己往回系扣子,系完了两颗果不其然手腕就被捉住了。

“……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沉默了一会儿,提问的换成了巧克力,他语气中的困惑听起来竟然非常真实,惹得咖啡不由得抬起头看过去。

“你在说什么呢?”

巧克力用那双蓝得过分的眼睛盯了他一会儿,似乎想在他脸上搜寻些什么。但最后他看上去像是放弃了。他退后了一些,给咖啡留出了安全范围。

“你可以离开了。”

 

 

 

这几天的低气压来得莫名其妙,已经不只有一个年幼的飨灵跑过来跟咖啡诉苦说巧克力看起来好凶说话也好凶真的好吓人了。

等等话说回来为什么大家都要找他诉苦啊!

在被第十个小孩子哭唧唧地抱了满怀之后咖啡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因为看上去只有大哥哥能帮上忙啊。”冰糖葫芦擦着眼泪接过咖啡递过来的软糖。

“这、这是什么意思?”咖啡问出这句话就后悔了,直觉告诉他他不会想知道答案的。

“因为大哥哥看上去和巧克力哥哥相性也很好,关系也很好的样子,战斗的时候和私下的时候两个人都很亲密的感觉…”

喂喂喂这是什么评价?感觉有什么东西就要一去不回头了啊?

“大、大概是你的错觉吧。”咖啡干笑道。

“不可能的哦!大家都这么觉得!大哥哥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总会偷偷盯着巧克力哥哥呢!”

“大、大家?”还有盯着巧克力是怎么回事?

“是呀!我、樱饼、可丽饼、马卡龙、烧饼、小笼包、爆米花、蛋包饭——”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怎么连爆米花和蛋包饭也!

“所、所以大哥哥会做点什么的吧?我们真的好害怕……”小女孩说着说着看上去又要掉眼泪,咖啡赶快摸了摸对方的脑袋一口答应了下来。

啊,好想咬掉舌头。

结果一整个下午咖啡都因为这件事情心不在焉,餐厅的服务完全没办法帮上忙,御侍于是强硬地叫他回去休息。

唉,因为自己的私事搞成这样真是太不专业了,明天起来的时候绝对要恢复成最完美的样子。咖啡自我埋怨着,一边往自己住的房间走去。

“听说,相性没有那么棒的飨灵之间也可以通过那种方法补充灵力呢。”

不远处的树下,咖啡看见一位女性飨灵的身影。

啊啊,这种东西向来不关他的事,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什么方法?”

咖啡本来要加快的脚步骤然停住了。

这个声音。

“哈哈,当然只有那种了。”女性银铃般的笑声响了起来,“我说,跟你相性合适的只有咖啡那个家伙,一直以来苦苦支撑着,应该很可怜吧?怎么样,要不要试一下?即便相性没那么完美,但我的技术可是很棒的哦?”

咖啡在听到对方回复之前就离开了。

 

 

 

他又在后厨被同一个人堵住了。

“怎么最近都躲着我?”

嗬,真够开门见山的。

“有不满可以去找御侍大人,只不过最近他在忙着训练牛排和红酒,可能队伍里没空。”

他要走开,但手臂被人拉住了。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啊。

“什么你知道你知道的!怎么每个人都以为我知道啊!我到底要知道些什么啊?知道我和你这家伙相性很好,关系很好?你告诉我们,我们真的是这样的吗?”

“…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什么了。”

“……你这种想继续把我蒙在鼓里的感觉是几个意思啊?”咖啡动了真气。他甩开对方的手,转身气势汹汹地质问,“我劝你最好现在就给我说实话。”

巧克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毫无征兆地突然笑了起来。

“如果你在指那天下午发生的事的话,很抱歉,我的意志没有那么薄弱。”

啥?没那么薄弱?快别开玩笑了。咖啡在心里狠狠腹诽,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红了脸。

“谁问你那个了!”他有点底气不足地吼回去。

“看来你很清楚我在说的是哪个。”巧克力看起来更高兴了,他几步缩短了二人之间的距离,倾身又要凑过来。

“喂你这人,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咖啡勉强按着他的脸把他推开,自己又退了几步,“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意志力不薄弱的吗?”

“对不起,好像对着你有点没办法控制。”

呃!咖啡愣了一下。这人真的明白自己再说什么吗?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每次看到你,我都会想——”

“等等等等你快闭上嘴!别说下去了!”

“——都会想靠近你,站在你的身边,触碰你,即使只是手臂擦过也好。尤其是当你不自觉地盯着我的时候最不妙。我想拥抱你亲吻你,把你圈在我的势力范围之内。”

又被提到咖啡总会不自觉盯着他了。难道这其实是真的吗?

“我这样说你可以明白了吗?”在他晃神的时候巧克力已经缩短了他们之间的距离,青年的影子从头顶上压下来,将咖啡整个人裹在里面。咖啡保持着仰视他的姿势,在青年的鼻息靠近的时候眨了眨眼睛。

“现在,我可以吻你了吗?”

 

 

 

 

 

 

 

 

 

“我说,要是我这么做的话,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会被咖啡讨厌的吧?你一定要帮我澄清哦?”

“等我追到再说。”

 

FIN


评论(14)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