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少爷阿】暂时无授翻/城堡与风车 07(HE大甜饼,请放心观赏)

为了不食言还有让人放心我一定会把这个做完,所以晚上下课鸡血了一下,奉上一小段短短的更新(喂还真的有人吗)

这一部分是超棒棒的内容!爆炸甜(我感觉)

感谢观赏!

对不起呀大家这次我通读下来感觉有点糙,在最后校对的时候我会认真改正的



被伤得体无完肤的感觉持续到第二夜Alfred醒来(虽然他得承认,有如此感觉的只是他的自尊与骄傲罢了),直到他看到了规规矩矩摆在他房间桌子上的一张纸。

那是一幅画,作画笔触精准而复杂,Alfred立刻认出来那画上的是自己。但又有些奇怪:画中人看上去像他,但有些地方又不太像。他的嘴唇看上去比真实的更软些,下巴更弯些,而那双眼睛,比他记忆中在镜子里看到的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加闪亮。

而现在,镜子再也无法反射出他的映像了。他轻轻抚过纸张边缘,猜想这幅画可能是谁留下的。不过床头柜上的玫瑰帮他免去了这点困惑,而且在这张纸的底端,图画的下面还写着一个斜体的H。

他把那幅画贴在了墙上,方便他在做研究的时候抬眼就能看见。而那支玫瑰被他原封不动地放在了柜子上。他实在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但他也不想直接丢掉那枝花——即使收到花让Alfred感到有些奇怪。

那只是枝花而已,他提醒自己。这代表不了什么。

 

 

 

“我恨你。”

“不,你一点都不。”

Alfred小声嘀咕了一句他从六岁就不再说的骂人话——原先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直到孤儿院里有个大孩子告诉了他。而从Herbert脸上绽开的笑容来看,他听得很清楚。

“我跟马一点都合不来,”他说道,不安地盯着马硕大的乳房。来个吸血鬼了结我吧,快,他想,然后立刻觉得有些荒唐,因为毕竟......

Herbert突然站在他身旁大叫了一声,吓了Alfred一跳:而马则完全没有被吓到,只是倦怠地瞥了Alfred一眼,就好像自己被Alfred这个并不合适的骑伴玷污了一样。

“我有个主意!”Herbert喘着气,看上去实在是兴奋过头了。Alfred下意识地觉得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我跟你一起骑,保证你就肯定不会从马上掉下去了。”

“哦,”Alfred努力挤出个字,他的嗓音变得又尖又细。“这真的...真的不重要,你知道,我觉得还是,我们还是...”

“别傻了,”Herbert坚持着,他几乎已经要坐上马鞍了。“虽然现在你的骨骼恢复得很快,但断裂的感觉总归还是不太好受。这事儿上我已经有足够经验了。”

他的话令Alfred有一瞬的分神。“你也曾经被甩下来过?”

Herbert吸了口气,然后高高扬起了下巴,他看上去像是个贵族小孩趾高气扬地坐在马上。然后Alfred突然回过味来。Herbert的确就是。

“父亲说我对那些马太不耐烦了,”他叹了口气,“但我必须得说,它们也同样对我没什么耐心。”

说着,他压低了身体,把Alfred搂上了马,把他安顿在自己身前。

天啊。他一定会掉下去的。

“放松点。”Herbert温柔地说,身体前倾去够缰绳。这个动作成功地让他的胸膛贴紧了Alfred的,然后...

当Herbert说话的时候,他的嘴唇会轻扫过Alfred的耳畔,而Alfred没法克制住自己不为此轻颤。他几乎都能听到Herbert满足的微笑。

Alfred感到一阵眩晕。但Herbert是对的:他没有让他掉下来,一次也没有。当骑行结束之后,Alfred甚至允许自己完完全全在Herbert的帮助下下马,很明显Herbert完全没有对这种体力活有任何的不满。

那一晚不仅仅留下了刺激的感觉,Alfred意识到,他还感觉到了温暖。


TBC

评论(1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