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少爷阿】暂时无授翻/城堡与风车 06(HE大甜饼,请放心观赏)

哎耶!最近爬墙爬得厉害!不好意思拖更这么久!希望还有人在等(你)

这一块内容感觉终于开启了一个新篇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这个情节之后两个人的互动就多起来了。

弄了6更C1才刚翻到一半,我不禁产生了感慨(烟)




Magda的红发好像在烛火中燃烧了起来,火焰在她的头顶跳起了舞。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Alfred向她抱怨着,紧跟着走过去坐在了窗台上——有一扇巨大的窗户的好处就是它也有巨大的窗台——轻而易举便容纳了两个人。Alfred自己悄悄觉得伯爵修这种窗户肯定是为了给人坐在上面用的——毕竟这明显挡不了什么阳光。

“继续什么?”

此时此刻,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于是Alfred吞吞吐吐地说了下去。“就是这样,”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作为一只吸血鬼......活着。”

当今晚他醒来时,Alfred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倦怠感。而令他吃惊的是,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去寻找Herbert,他也这样做了。Alfred已经能听到对方房间里传来簌簌的声响了,但他还是止步于门外。Alfred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他心里有一部分很能确定Herbert一定会认真听他的话——就像他一直以来那样,用那种古怪的方式——耐心聆听的同时又会嘲笑他两句——在关心着他。但与此同时,Alfred却又害怕向对方倾吐心中的秘密,害怕Herbert从那些琐碎中察觉到其实Alfred与平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不管Alfred自己喜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是真的非常依赖Herbert。他渴望得到对方表达出的那种善意以及想要教他如何生存的意愿。在这方面,Magda才刚刚被转化不久,而Alfred也不敢去找伯爵去乞求更多帮助了。

但Alfred无法克服那种恐惧,他对此束手无策。当他还小的时候,有一个念头便植根脑海:他要离开出生的这块破地方。去接受教育,努力工作,真真正正成为一个人物。他要做出点成绩来,给孤儿院里那些奚落他的家伙们看看。于是在大学期间,Alfred总是挑灯夜读,努力学习,努力去做到最好,突破他的极限。再之后,教授出现了。他是唯一一个愿意挑选缺钱又没有经验的学生做助手的人。从那以后——不管他们的课题看上去有多么地疯狂——Alfred便开始跟着教授做研究。

而现在...

他一无所有了。他不再必须去做什么,没有什么事再会徘徊在他的脑海边缘,提醒他接下来还有任务要完成,还有更多事情要做。他不必再进行研究与学习,也不需要进步或是去努力打破身世的束缚,追寻更好的生活了。

更别提现在他连性命也一并失去了。永恒的时间就像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长路,在他面前铺陈开来。这条路看上去被黑暗笼罩着,直到他扫向角落,瞥见那里潜伏的阴影,好似随时准备向他侵袭而来。

“你也知道,”Magda道,“我并不是最合适的倾诉对象。”

“但你...我是说,你也是新来的。”

Magda温和地笑了。“至少没你新,小朋友。”

 

 

 

“除了我们还有其他吸血鬼吗?”Alfred问道。

“你看到那边那个山坡了吗?顺着它看上去就能看见仙后座。”

“Herbert,”Alfred出声提醒。另一只吸血鬼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

“你为什么想问这个?”他的声音莫名充满敌意。Alfred转过头去看他。现在他们正躺在屋顶上看星星。Alfred也不太明白Herbert带他来这儿的原因,但管他呢。这里视野又好又安静,还有Herbert——Alfred从没见过有谁能比他对星星和星座更了解了。

他耸了耸肩。“我就是好奇。”

“你总是爱问问题。”Herbert说,微微弯起了嘴角。

“我很抱歉。”因为担心有些冒犯,Alfred匆匆地道歉。现在Herbert也转过来看他了。

“你也总是道歉。”他说,眼睛微微睁大了些——也可能这只是星光赋予Alfred眼睛的错觉吧。

“对不起。”他又说了一遍,然后微微撇过了头,“我是说...”

Herbert咯咯笑了起来,不知为什么,那声音令Alfred感觉有蝴蝶在自己的胃里扑腾。“又来了。”

“我很抱...好吧。”

“又一遍。”

“这次我没说完!”他为自己辩护道,并在Herbert躺回去大笑的时候也露出了笑容。

“你很高兴。”Herbert说道。Alfred又一次感觉自己脸红了,即使他深知自己现在已经做不到了。

“是的,好吧,”他咕哝,用胳膊撑着自己坐起来,好能将围绕在城堡周围的广袤森林都尽收眼底。“听到你这么说可真贴心。”

“这不是体贴。”Herbert喃喃,依旧保持着躺姿。他的手指轻轻地抚过Alfred的大腿边缘,有时还轻轻地抓一下。Alfred觉得他这样像一只大猫。“我只是在指出事实,亲爱的。”

Alfred轻哼了一声,Herbert慢慢地在他身边坐了起来。

“你不相信我。”

“不是这样的。”他说,然后很快补上一句。“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不是...我很抱歉,我不是很擅长接受别人的夸奖。”

“因为你没有经常被夸奖?”

“我猜在你的一生中肯定有好多人赞美你,”Alfred肯定地说,一方面又痛恨他深陷这种想法无法自拔。他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困扰着他——可把它们一股脑都发泄在Herbert身上更是不公平的。

一只手轻轻地抚摸上了他的后颈,而当Alfred转过头去的时候,一双带着凉意的嘴唇印上了他的,动作轻柔而甜蜜。

Alfred大叫了一声,摔下了屋顶。


TBC

评论(2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