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胜出】真相只有一个!(狗血甜饼,一发完,ooc有)

白嫖了这么久终于交粮了!(突然挺起腰板
是一个讲述被绿谷·超怂·出久脑袋上的狗耳朵困扰到不行的咔逐步揭开事件的真相最后在意外中告白的狗血甜饼!
私设如山外加ooc!妄图搞笑不知道有没有成功—— ​​​




这不太可能吧。
爆豪闭上眼睛摇了摇脑袋,企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然后视线再次回到绿谷的头顶上。
那双耳朵还在。
他又闭上眼睛,冷静地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昨天熬了个夜造成的幻觉,直到对面传来一声巍巍颠颠的“小胜?”他才猛地把眼睁开。
竟然还有。
“小胜你今天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是不……”
“啊啊啊啊小胜小胜的真是烦死了你个没用的家伙!别不是不小心中了什么个性自己还不知道吧?这么迟钝怎么还不去死啊!”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因为弱智幼驯染脑袋上多了一双不正常的狗耳朵烦恼了这么半天的爆豪非常自然而然地爆炸了。
区区废久。
爆豪恶狠狠地咂了下嘴,绕开因为他突然发飙而呆愣在一边的绿谷,走进了教室。



但还是非常在意。
废久的狗耳朵实在是太碍眼了。
那双看起来就毛茸茸的耳朵会因为他俩的偶然对视而精神抖擞地支起来,甚至有时候会轻轻晃动,也会因为他的恶语相向而可怜兮兮地垂下去。每当这个时候爆豪的眼睛就会忍不住飘到他的头顶。
开什么玩笑,他可一点都不想知道废久现在在想些什么,不想被这鬼东西分神。
可是奇怪的是A班的其他人对此一副接受良好的样子,爆豪暗暗观察了一下,经常和绿谷粘在一起的四眼大饼脸还有半边混蛋看起来压根就没注意到绿谷的耳朵。
不是说女性生物尤其喜欢毛毛的东西吗?按理说大饼脸应该对那种东西很感兴趣吧?一天不摸个十遍八遍根本没法好好上课那种——
不知为什么,一想到有别人可能动过那家伙的耳朵,爆豪的心情就变得微妙地,不,是无比明显地不好了起来。
“好好的这是又要发什么爆破啊爆豪?手心都噼里啪啦了啊!”
本来想在课间过去找爆豪说话的切岛在离对方的课桌还有很大一段距离的地方就停了下来,一脸防备又让人摸不着头脑地双手捂胸。
“你那是什么恶心的手势啊狗屎头?!”
于是切岛被他迁怒了一整节课间。



经过爆豪胜己一整天严谨细致的观察下来,绿谷所接触的其他人,包括A班老师同学以及那些他根本都叫不上名字的一众配角对他的耳朵都没有什么反应。
难道其实是只有他才能看到?
这怪事的确事发突然,爆豪胜己仔仔细细地反思了一下自己最近参加的救援活动,感觉也没有出什么不小心会中个性的纰漏——再说了,个性是叫人想象幼驯染有狗耳朵的反派真的能在敌联盟里活下来吗?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为了以防万一,放学以后爆豪还是先去找了治愈女郎一趟。



得到治愈女郎“爆豪少年你现在非常健康啊”这种答复显然无法满足爆豪。
看来要亲自去要那家伙招了。
爆豪捏紧了拳头。



结果好死不死的一进宿舍楼大门他就捕捉到了一颗背对着他的绿藻头。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爆豪挤出一个狰狞的笑容。
“废久——”
他很少这样拖长音调叫他,果不其然绿谷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像是一台生锈的机器人一般缓慢而机械地转过头。
“小、小胜啊……有什么事情吗……?”
那双耳朵因为害怕而抖动了一下。
爆豪努力集中自己的注意力到那一脸的雀斑上。
太困难了。
“小胜?”
耳朵毫无章法地抖动了两下。是什么意思?听到声音了吗?
爆豪四下看看,宿舍楼大厅里现在除了他们俩一个人都没有。
“……小胜?”
“啊啊啊啊啊麻烦死了你这个废久脑袋上那对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碍眼死了!”
那一瞬间,对方那相对他年龄和性别来说都大得出奇的眼睛里盛满了惊喜,闪亮到爆豪甚至要被软化出一个笑容。
被问到了竟然这么开心吗,废久。
“小胜能看见吗?狗耳朵?”绿谷说着,欢快地晃了晃脑袋,耳朵也随之可爱地摇晃着。
“……嗯。”爆豪阴郁地点了点头。
“那小胜想摸摸看吗?”
“啊?!所以你长了狗耳朵就真的变成狗了吗?废久?”
绿谷没有回答,稍微低了低头,大着胆子把自己的脑袋送到了爆豪眼前。
“其实有、有点开心……”绿谷在爆豪几乎能把他后脑勺盯穿的目光中开口,“就连妈妈都看不见我的耳朵……我一直在想,要是有一天能被别人看见的话……不管对方是谁一定要请他摸一摸……这么多年我也很寂寞呀……我……”
这么多年也很寂寞……所以是说到目前为止都没被发现吧。
还好只是我能看见。
爆豪强压下这样沾沾自喜的心情,取而代之地他狠狠摁上了绿谷的脑袋。那双毛茸茸的耳朵有点害怕地躲了一下。
“区区一个废久——”刚刚因为对方的示弱稍微心情变得好了点的爆豪立刻被惹怒了。
不就是安抚一只两只耳朵!他还办不到吗!
原本打算敷衍了事的手改变了方向,爆豪屈起手指,用指尖轻轻去抓软乎乎的耳根,他手下的绿谷轻颤了一下,忍不住把脑袋更加往他的手里凑过去。
“别动废久!”他恼火地揪了那只耳朵一下,就听到绿谷轻呼了一声小胜好痛,光从声音来判断对方好像已经要哭鼻子了。
“做狗就应该有个样子,要等着主人来好好疼爱!”一得意就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发言。
“小胜好过分……说什么是狗……难道是我高兴得太早了吗……还是说其实要是像轰君那么温柔的人能看见就好了吗……”绿谷嘟嘟囔囔着想把脑袋抬起来,奈何爆豪提前判断出了他的动向,一把把一团毛茸茸的绿色抓在了手里,那只耳朵因为姿势不舒服一直在爆豪手中乱抖。
“废久你他妈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话些什么啊!信不信我现在就爆破你??!”
“……小、小胜真是最讨厌了!”绿谷破罐破摔的样子干脆带着哭腔吼出来,也不管自己的脑袋是不是还在对方手底下担惊受怕,“还以为心意相通以后会有什么不一样,果然都是我自己在胡思乱想!只有小胜、只有小胜是不会——”
吼着吼着绿谷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好像他突然明白自己说了什么绝对不该出口的话,耳朵也突然一下不再挣扎了。
“喂,废久,你在说什么心意相通啊?!”
“没没没没没事小胜是我口误口误。”该说不愧是小胜,一下就能明白吗……绿谷哭笑不得。要是让小胜知道这种东西一定会被他说着好恶心然后被炸死吧……虽然看到耳朵这是双向的问题还能拿来给绿谷壮胆……可是小胜的话一定会矢口否认啊!他也并没有什么办法逼爆豪正视他不想正视的事实。
希望小胜嫌追问太麻烦跟他对打两拳然后赶紧把他放走,这是现在的绿谷脑中最完美的结局了。
能拖一天是一天。
“你不要当我是傻子,废久。”
谁知道爆豪的语气突然平静了下来,而且、而且还……
“呜……”绿谷被对方娴熟的手上功夫伺候得不由自主发出舒服的声音。见状爆豪恶劣地咧嘴笑了,露出好多颗牙。
这种时候真像个反派啊。绿谷悄悄想。不过小胜笑起来可真好看。
“告诉我啊,Deku。”爆豪突然凑了过来,取代手指的是他的嘴唇。
温热的呼吸打在敏感的狗耳上,耳朵抖了抖。“小小小小胜——”绿谷被他突然亲昵的动作吓得倒退了好几步,“真的是我口误你什么都没听——”
绿谷没出息地被爆豪的黑脸吓到闭嘴。
“蠢蛋废久!!!喜欢我有那么难承认吗?!?!你这个蠢货!笨蛋!傻瓜!智障!白痴!”
绿谷大概是被那一长串不带重复的指责骂傻了,呆呆地看着爆豪。而还不等他回过神来辩解,他又深吸了一口气——
“老子当然也喜欢你了!”

FIN






彩蛋:
“这个只有我能摸,你个废久听到了没有?”
“……也只有小胜能摸到啦……”
“哈?你这是——”
“只有小胜能摸!现在也好以后也好!一直都只有小胜!”
“哼。以后想被顺毛的话要敲门,知道吗?”
“啊那个小胜其实我不会一直——”
“不会不会什么啰嗦死了!就给老子说知道了!”
“知、知道了……”
“废久。”
“知道了!”
“知道个屁啊!我问你,学校里有双人寝吗?”

真·FIN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