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少爷阿】暂时无授翻/城堡与风车 04(非常HE大甜饼,放心观赏)

难产了好久终于憋出来了,这一段也非常的甜——

他俩怎么还不去谈恋爱啊啊啊啊啊!




“藏书室真是乱得一塌糊涂。”Alfred坐在藏书室的地板上——从那一晚后已经过去三天了——一边跟Magda抱怨,一边仔细阅读着他身边堆成小山的书本。Magda就坐在那把Herbert曾经坐过的椅子上,两条腿搭在扶手上。她用手指把玩着自己的头发,也不知道是要捋顺它们还是要弄得更鬈曲。Alfred不知道,也不在意。这并不是说他对Magda的陪伴无动于衷:这几天来Magda就像是粘在他身上一样,经常为他带来新鲜的血液,然后陪他在藏书室里坐上一段时间——鉴于藏书室是唯一除了Alfred的房间以外他会经常光顾的地方。也许他们已经成为朋友了。Alfred忍不住这样想着。可实际上,Alfred是这样的孤独,以至于对那些在地板上匆匆跑过的老鼠,他也愿意将它们加入朋友之列。

Magda比Alfred从前感受到的要友好而又聪慧得多。一方面Alfred怀疑Magda是伯爵和他的儿子派来监视他的人,另一方面他感觉Magda也不讨厌和他一起呆着。不仅如此,她看上去对教授的研究充满了好奇。

“你应该继续下去,”她说,“我觉得伯爵不会介意这种事的。”

Alfred停下来思考了一下:伯爵已经同意他留在这个家里了。而且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在第二夜就向他简明地提了这里的规矩,而且神情看上去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

那些规矩无外乎就是不要乱玩火柴,不要打扰沉睡者,带食物回来之前要先征求他的同意之类的——Alfred之前的所作所为对那些沉睡者来说称作“打扰”都算是轻的了,但伯爵也没有深究。他想,也许这就表明他可以留下来了。

“也许吧。”他回答道,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就着拿书的姿势伸了个懒腰。现在他手上拿的是一本史书,Alfred注意到书页上有一些他莫名熟悉的字迹做了批注:他有点好奇,那些亲身经历过历史的人再去看史书,会是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我过会儿去马厩看看,”Magda说着,伸手去整理腿上的长袜,“你要不要一起来?这儿的马都还挺可爱的。”

“马,”Alfred咕哝,突然好奇起他们喝的血是不是来自于这些马儿身上了。他希望答案不是这样的——真的。

要是人血的话会更好些吗?

Alfred感觉自己的胃被踢了一脚,獠牙伸出来扎到了他的嘴巴,他赶紧死死闭上了嘴。

“我还是算了吧,”他回答,“但还是谢谢你邀请我。我还是过会儿再去找你吧。”

Magda掩着嘴窃笑:“你真是太客气了。我打赌这就是他这么喜欢你的原因。”

Alfred冲她困惑地眨了眨眼睛,他刚想开口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可Magda已经抬腿出去了,只给他留下一个飞吻。

这些吸血鬼们啊,Alfred无声地叹了口气,把地下的书本整齐地码了在桌子上(把书放在地板上就是对它们的侮辱),此时他才注意到,要他一人在偌大的藏书室坐一整天有点太孤单了,于是他决定把书带回自己的房间里再读。

他只转过了一个墙角就不再孤单了。

“哦,”在撞上另一个人的胸膛时,Alfred惊呼了一声,然后他赶紧后退了一步稳住了自己,“哦,我很抱歉……Herbert。”

被叫到了名字的吸血鬼带着灿烂的笑容低头看向他,Alfred忍不住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你好呀!”他高兴地打了招呼,“啊,你看上去好多了!”

Alfred的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呃…啊…谢谢你…”

“我很担心你,你也知道,但Magda说我这是在犯傻,”Herbert持续着滔滔不绝,他的眼神看起来奇怪地……非常柔和。Alfred犹豫着,他不知道用“柔和”来形容吸血鬼是不是合适,但此刻Herbert看起来就是这样的。“但父亲告诉我,有些人很难接受……这整个转变。”某种不一样的情绪在Herbert眼中闪过,那不是某种柔软的感情,却也不是愤怒,所以Alfred也没有因此而感到害怕。“我想也许他也有点反应过度了,更别说Magda坚持说你很好。”

那你为什么不自己来看看我呢?Alfred忍不住想,但他逼迫自己把这个问题咽回了肚子里。

“我是挺好的。”他说,用尽全力让自己听上去令人信服,但Alfred从来不擅长说谎,“我什么事儿都没有。”

Herbert看上去并没有完全相信他的话,但他至少对Alfred还保持着笑容。

“那很好!我有点东西想给你看看——你在这间满是灰尘的图书馆里待太久了,我想你可能想要出去走走。”

不,Alfred想。外面很冷。

“我……还是……我还是觉得……”

Herbert撅着嘴,一边眨了眨眼睛,Alfred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

“再这样下去你的肺就会被灰尘堵满了”他提醒Alfred,声音听起来很严肃,“即使你现在变成了吸血鬼,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你会连着咳嗽好几天,我们就不得不听着。外面的空气很新鲜,而且我能肯定,你绝对没见过像现在这么亮的月亮!”

Alfred没法控制住自己——他笑了。对着这样一个看起来热情过了头的人,要保持严肃真的太难了。

“你…你要带我看什么?”他问,比他原先想象地更快地镇静了下来。

Herbert的双眼闪闪发光。“惊喜。”他回答,把Alfred的大衣递给了他。Alfred慢慢伸出手去接过来。这很奇怪:就好像他还需要穿外衣似的。Herbert这样的举动一定蕴含着别的意思,Alfred很感谢他的用意。但这还是有点奇怪。

“你把我的东西都翻过一遍了?”Alfred问。虽然自己的语气中并没有指责的意思,但他还是微微皱眉。这毕竟是克洛克伯爵的房子(不,应该说是他们的城堡),伯爵和他的儿子当然可以随性而为。而他们的行为也很多次地证明了这一点。

“是的,”Herbert回答,然后有一瞬间的停顿,“你介意这样吗?”

“有点吧。”Alfred承认道,下一秒他就想给自己一脚,但Herbert只是对他灿烂的笑了笑。

“我该向你道歉,亲爱的。我只是想给你个惊喜。”

就在这一刻,Alfred突然很想出去走走——外面空气清新,天空上又挂着明亮的新月。

这不是太阳。和Herbert踩在雪上的时候Alfred忍不住想。但也美丽非常。

“这儿!”Herbert喊道,将Alfred一把拉过来,牢牢地环住了他的腰。这动作令他感到有点疼,也许是Herbert还不清楚他自己有多强壮吧——即使Alfred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Herbert也比他要有力得多。这感觉就像是被一只过于兴奋的大狗拉扯一样。Alfred感觉自己还是很想笑。“你看!”

“天啊。”Alfred喃喃。他们现在正站在城堡边的森林尽头的一片湖旁。湖面已经完全结冰了,天空中明月与星辰的光辉洒落下来,深蓝与白交相纠缠着,在湖面闪烁着。Alfred不确定这番景象到底是时间自然造就的,亦或是因为变化后他的感官更加敏锐所造成的...视觉冲击。

这的确是,总的来说,一个蔚为壮观的惊喜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站在这里傻兮兮地盯着这冰湖看了多久,但他感觉到Herbert在盯着他看。Alfred有点尴尬地转过去面对对方——Herbert此刻迷人非常。

“呃,”Alfred搜肠刮肚,“谢谢你。”

Herbert对他微笑:“不用谢。哦,我们该测测这冰到底有多厚!”他说着,一路冲着湖面小跑过去。Alfred强压下自己想阻止他的想法:他怀疑自己能不能办到。再者说,即使是掉进了冰湖里,Herbert也不会伤到分毫——吸血鬼是既不会被淹死也不会被湖水冻死的。比起受伤来说,Herbert更有可能因为湖水毁掉了他的衣服和发型而生气。

“你一定会惊讶于他是如此活泼。”突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Alfred被吓得大叫着蹦了起来。他迅速转过头去,捕捉到了冯·克洛克伯爵脸上愉悦的表情,而后,这位年长一些的吸血鬼便又转头去看他的儿子了。

Alfred绝望地想说点儿什么话回答他,但最后失败了。

“我很好奇你那位教授是如何形容我们的。”伯爵继续说着,就好像他并不在意Alfred是否回答了他的话。“他有没有说过,我们都是没有灵魂的,是一群恶魔?”

停顿了一下。“是的,先生,”他想了想然后回答。伯爵看起来又被逗笑了。Alfred在思考他躲进雪堆里的可能性。

“对人们来说,我们就如同瘟疫一样。”伯爵说,他的注意则全在自己的儿子身上。Herbert在湖面上保持着平衡,一边向远处白雪中一个黑红相间的身影挥手,那是Magda。

“Alfred!”Herbert转过身来,这次是在向他挥手要他下来,Alfred扭头去看伯爵,年长的吸血鬼早已经离开了。

“Alfred!”Herbert又喊了一声,比上次更坚决了一些。Alfred比他自己预想的跑得要快,几乎要被大雪绊住了。

“哦!” Herbert在他马上要摔在冰上之前抓住他的胳膊帮他稳住了身体,这让Alfred有点尴尬,但同时也充满了感激,“谢谢你。”

“你可不要滑倒了,”Herbert大笑着告诫他,“不然你可爱的屁股就要遭殃了。”

“Herbert!”Alfred害羞地惊呼道,但他面前的吸血鬼只是笑着拉他在冰上转了一圈。对方有力的手臂拉住了他,让Alfred再也不担心他会摔倒了。现在,Alfred想,这和他们初见的场景竟然有些糟糕地相似。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感到害怕。


TBC

评论(10)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