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少爷阿】暂时无授翻/城堡与风车 03(非常HE大甜饼,放心观赏)

这几天摸鱼摸太狠了




Herbert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里生闷气:取而代之地,Alfred在藏书室找到了他。他正坐在一把古旧的椅子上,双脚抬起来搭在一张看起来比椅子还老的书桌上,手里捧着一本厚重的大书。

Alfred小心翼翼地走进藏书室,却沮丧地发现Herbert对他的出现并没有做出任何表示。他本来是想找Herbert来道歉,或者是道声谢,再或是求他允许自己留下来——在谈论起Chagal的下场时,Magda的笑容和神情令Alfred感到一阵战栗。但鉴于现在这只吸血鬼根本都不理睬他,Alfred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启他们的对话。于是他转而走向随便一个书架,装出被书本分心了的样子,一边暗暗组织语言。

他让自己的手指划过一排排皮质的书脊,带着喜悦的心情感受着指尖字母的形状,感受它们的曲线与纹路。小时候的Alfred并不能接触到太多的东西,因而他非常喜欢看书,读故事。当他第一次进入藏书室,看到世上竟然有这么多书的时候,他的呼吸都要停滞了。现在他已经没有呼吸可停了,可这番景象仍旧叫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藏书的规模是如此庞大。而Alfred有足够多的时间把它们一一读完。

他只是不太清楚这究竟是不是他想要的。伯爵会叫他呆在这儿吗?他忍不住猜想,Herbert会允许他呆在这儿吗?允许他在永恒的时间中坐在藏书室里阅读这些书本?他会努力不给他们惹麻烦的。他会尽力的——也许除此之外他也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等着他的会是书还是一根木桩呢?他突然这么想到,然后忍不住微笑起来。带着这种想法,他微微转过身去,又一次面向Herbert。

“你在看什么呢?”他问道,尽力压低自己的音量:图书室里安静非常,他知道自己的声音能传递出去。

“一本书。”Herbert简短的回答,这本该令他感到一点内疚,但Alfred似乎看见对方的嘴唇微微扭曲着,像是在憋笑一样。然后,Herbert把书放在桌子上,站了起来,转而直直地看向Alfred。Alfred甚至忘记了这样热烈的注视有多令他不安。

“不躲了?”Herbert问,Alfred没法从他的语调中判断这句话到底是嘲讽还是对方纯粹的好奇。他很快移开了视线。

“是的。”他回答。“我是说…是的,我…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他知道自己在害怕。因为紧张的缘故,还用手死死拽着衣角。紧接着他感到一阵风,等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Herbert已经在他面前了。他吓得跳了起来,而很显然,这样的举动也惊到了Herbert:他后退了一步,脸上浮现出不悦的神色。

“不-不好意思,”Alfred结巴着道歉,希望他没有冒犯到对方,“我不是…”

“你怕我。”Herbert打断了他,皱起了眉:他听上去就像个喜怒无常的孩子,但Alfred感觉自己抓到对方有那么一瞬间露出了受伤的表情,而这…

他又感觉到冷了。

“不是!”他大喊。“我是说,是的!我的意思是…我…你之前试图咬过我!”

Herbert低头与他对视。“我当然这么做了!父亲说我可以吸你的血,我又的确想…”

“什么?!”Alfred打断了他,打断了这只吸血鬼。他终于有点失去了耐心。“你想要咬我,所以你就到我面前这么做了,甚至都不问问我的意见吗?”

Herbert对他的问题报以愤怒的鼻音。“你肯定会拒绝我的,不对吗?”

“那是当然的!”

“然后呢?”

“然后…” Alfred犹豫了。“然后你就不该再咬我了。”

Herbert的瞳仁在昏暗的烛火中闪闪发光。“你亲爱的Sarah得到过你的允许吗。”

Alfred感觉自己的嘴唇发干。“她不是…她没有…”

“她根本就不在乎你。”现在换成Herbert打断别人的话。他听起来非常具有攻击性,Alfred几乎算得上是畏缩了一下,所有的勇气突然间就都消失不见了。“她现在也依旧如此,不在乎你一分一毫。”

不是这样的。他想。她是不在乎他,但这也不是Sarah咬他的原因。Sarah咬他是因为那时候她已经完全失控了,因为伯爵把她变成了别的东西,变成了一个丝毫不知克制的野兽。

“我知道。”Alfred喃喃着,低下头转而盯着自己的靴子和地面,就好像它们在突然之间变得有意思起来——至少比Herbert斗气的脸更好。他很高兴得知自己不单是对的,还有,就像以前一样,没有人关心Alfred。

Herbert的行动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他的手指温柔地托住他的下巴,让他不得不向上看去。Herbert的眼睛在他的脸上寻找些什么,而Alfred对此毫无头绪。他们之间站得太近了,这让他感到有些不舒服,但他也无法后退。他只希望Herbert没有在可怜他。他甚至宁愿被扔出城堡去也不愿得到对方的怜悯。

紧接着,吸血鬼从鼻腔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放开了他。“天哪。”他小声嘟囔,“我们得给你找个新棺材。太阳就要升起来了,而你可不能再待在昨晚那个又老又可怕的东西里了。”

Alfred困惑地眨了眨眼。刚才都发生了什么?

“嗯,”Alfred开口,但很快又因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停住了。难道Herbert接下来不应该继续冲他吼,告诉Alfred他有多么不惹人爱吗,告诉Alfred他生为——其实是死为,他想——一个吸血鬼有多不合适吗?

“哦!我还留着我的旧棺材呢!就在某间客房里!”Herbert突然惊呼道,开心地击掌合十。“堂妹Netta来这里做客的时候会用到,但我想她一定不会介意的。她该把自己的棺材搬来,这个懒惰的小东西。她说她不想把棺材从伦敦一路带过来,但是时候该让她这么做了。”

“嗯,”Alfred机械地重复了一遍,“你不会…我可以留下吗?”

Herbert停住了,他抬起头,重新看向Alfred。“当然了。”他回答,“你可以留下。”

Alfred想要接受这一切,想要对Herbert报以微笑、感谢他,想去看看新的棺材(即使躺在里面他会止不住发颤),他想尝试着…向前看。

但取而代之地,他又张开了嘴。

“你真的会咬我吗?”Alfred在脑子里猛踢自己,可他就是停不下来。Herbert惊讶了一瞬,然后变得严肃了起来。

“是的。”他咕哝着,Alfred因此感到一阵电流窜过脊柱。

“为什么?”他紧跟着问,希望自己听上去没有那么咄咄逼人。

Herbert又一次向他走过来,将两个人的距离拉得很近。他没有比Alfred高上太多,但Alfred仍旧得抬起头看他。Alfred鼓起了勇气,跟他对视。

“这座城堡太大了,”他说,“而里面的人又这么的少。”

不管Alfred在期待着些什么,这绝对不在他想听到的答案之列。而紧接着,Herbert展露出笑容,然后他倾身向前,轻巧地在Alfred的唇上印下一吻。

“要看着你这双美丽的眼睛因为时光流逝而蒙上尘埃真是太浪费了,你难道不这么觉得吗?”他低声笑起来,留下身后还晕晕乎乎的Alfred,大步离开了。

 

 

 

那天夜里——其实是白天——当他熟睡的时候,他梦到有一双冰冷的手在他身上游走,Sarah的獠牙刺进了他的脖子里,鲜血缓缓地从他身上流走。

在梦里,他再也没能醒过来。


TBC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