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少爷阿】暂时无授翻/Wenn liebe in mir ist 02(不全是甜饼的合集,会警告)

今天放心地看完这个合集猝不及防被插了两刀

这个时间点非常想去睡觉了,很符合主题

这一更是接上一发甜饼的后续




Chapter2:困倦的吸血鬼(二)

Alfred缓缓转醒。时间还是有点早,他意识到——其实是晚了,他还在适应自己白天睡觉夜晚活动的作息方式——而他还不该起床。

这都是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入睡害的。

一阵恐慌向他袭来。他还保留着人类的习惯,睡在棺材里总会叫他的幽闭恐惧症发作——适应这种事需要些时间,而且其实在大多数的时候,他已经习惯自己睡在盒子里了。他不想告诉Herbert,甚至不想告诉任何人有些时候当他醒来会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还以为自己被活埋了。

他当然没有被活埋。他甚至都没有活着。

但要说Alfred最不适应的,还是在某人身边醒来。他猛地吸了口气,这是他为了集中注意力的习惯性的举动,而这个举动也令他吃了一嘴的头发:具体点说是Herbert的头发。

他们一定是在夜里换了位置。Alfred记得他基本是压在年长一些的吸血鬼身上入睡的,他甚至没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姿势让他们睡得更舒服些,就好像刚一碰到Herbert,他的焦虑就完全消失无踪了。现在他们脸对着脸并排躺在一起,Alfred像一个巨型泰迪熊一样被嵌在了Herbert的怀里,他的脸埋在了Herbert的肩膀和脖子之间。他们的双腿纠缠着,Herbert的胳膊紧紧地环着他,同时,Alfred发现自己的手也在轻轻拽着Herbert的睡衣。

他们如此亲密又如此舒适地拥在一起,即使Alfred知道他们的身躯都如同死亡般冰冷,但他还是感到一阵温暖。而即使现在这具棺材中已经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他也觉得比在自己的棺材里睡觉舒服多了。说实话,Herbert的棺材比他的要大一些,其实这也主要是因为Alfred就随便挑了个刚好能用的棺材就睡了进去,而Herbert的棺材已经跟着他有些年头了,它大概是用桃花心木或者是随便什么很贵的木材制成的——但也没大到哪儿去,他们两个人必须靠得非常近才能睡在一起。

这比他们之前都靠得要近多了,这令他感到新奇,又有一点害怕。在之前的相处中,Herbert本能靠近他,或者是通过把手放在他肩膀或者腰间来引导、他的注意力,但其实他…令人惊异地擅于为他留出私人空间。Alfred对此非常感激——比Herbert为他提供那些昂贵的衣服和书本或是其他所需的东西还要更感激。在他们第一次见面以后,他从未想过Herbert竟然能够如此体贴。

现在又是这样。Alfred在半夜——其实是白天——突然因为自己失眠了这种理由就贸然把他叫醒,就像一个寻求刺激的无聊的小孩子一样。而Herbert就那样接纳了他,允许他与他待在一起,即使这个时候Herbert自己的声音里就写满了困倦,说话的时候眼皮甚至都要粘在一起了。

他真是太温柔了。但这并不是Alfred想要的。

在他自己的棺材里折腾了几个小时还无法入睡以后,Alfred突然陷入了孤独感之中。那一刻,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他想要Herbert。而那时他的大脑已经疲惫到甚至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念头。所以他连想都没有再想就立刻行动了起来。于是直到他已经将其付诸实践了,Alfred才终于感到尴尬起来。Herbert从棺材里坐起来看着他,他的头发因为睡眠而有些凌乱,那长长的、黑色的睫毛在他的脸上投下了阴影。Alfred几乎立刻就想转身跑掉,但Herbert是不会就这么放他走的,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他躺在这儿,感觉到亲昵与暖意。

可是上帝啊,他几乎是求着Herbert让他进来的,这种感觉也太糟糕了。Herbert一定只是觉得他很可怜,Alfred突然意识到这点,于是那股暖意立刻就消失了,现在他只想赶紧离开这里,然后假装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当然了,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Herbert非常恰到好处地醒了过来。

他睡醒时的样子就像他做任何事情那样自然。Herbert在空间所能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伸展了四肢,同时还紧抱着Alfred。假如Alfred还需要氧气的话,也许他会因此感到呼吸困难,但此时此刻,他只能感觉到对方的保护欲、占有欲以及靠近他的欲望,就好像他永远都不会担心这只胳膊的主人会将他放开——这也只是他的想象。

Herbert用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后脑,微微支起了上半身。他咕哝着不成句子的话,然后靠了过来,用鼻子和嘴巴蹭着Alfred的头发。他感觉自己的胃绞紧了。

“早上好,”他勉强挤出一句话。“我的意思是…我是想说是晚上好。”

他能感觉到Herbert在笑,然后对方抬起一条腿搭在了他的身上,将他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些。“你也是,亲爱的。你睡的好吗?”

Alfred艰难地吞咽了一下。“我…我睡得挺好的…我,我必须得说,很抱歉给你造成了困扰,下次不会再…”

“我,”Herbert打断了他,他的嗓音高亢而兴奋,又夹杂着一种Alfred所不熟悉的坚定。“我睡得很沉。我觉得也许我们应该继续这样睡在一起。没有你在身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也许都没办法合上眼。”

生理上来讲,Alfred已经没办法脸红了,所以此刻他也不该有这种感觉。但出人意料的是,他真的觉得自己脸红了。

“真、真的吗?”他结结巴巴地问,在Herbert轻轻按着他的后背的时候喘息着,喉中无法克制地发出了低沉的声音。

“是真的。”Herbert回答,像是在许下誓言。

 

本篇完


TBC

评论(17)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