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是不合理的萌X阿广

沉迷音乐剧、Horrible History等等坑!在努力翻译

【死神豆腐】暂时无授翻/The Bond 22(细水长流型HE,半AU)

最近要专注于期末考试,不知道啥时候会再更,今天早上起早了就顺便先做了这一章,给要高考的宝贝儿们加加油!

其实下一章是真正的甜到没有我,但这一章也毫不逊色,一边翻一边在内心深处尖叫。太甜了。

另,此处出现一粒沙称死神“former lover”,我都要笑死了

对*处解释有修改,感谢@七把锁 老铁指正




Chapter22:1889年9月28日,晚上7:05,美泉宫,维也纳

鲁道夫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燃烧。

火舌沿着动脉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他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因疼痛而扭曲着。这痛觉太过强烈以至于他都没有力气再发出尖叫。

而后,死神的脸庞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他感到一双冰冷的手触摸着他的面颊。

对!求你了!求你把我带走!让它停下来!让我远离如此的痛楚!求求你!

死神看上去非常沮丧,鲁道夫于是明白他已经听懂了自己无声的恳求。死神缓缓低下头,将嘴唇印上他的。

他体内的火焰熄灭了。张牙舞爪的火舌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鲁道夫感觉自己像是被投入了冰水中。他完全丧失了关于重力、时间的感知,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眼下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死神亲吻着他的嘴唇,唯一能看到的是那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他好似已经麻木地漂浮在永恒之中。

紧接着,他的朋友松开了他,痛苦又一次席卷而来。

火焰甚至比上一次来势更加凶猛,经过方才偷来的缓刑,现在,疼痛加倍反噬到了他身上。

鲁道夫从唇间挤出一声尖利的、饱含痛苦的喊叫。

发生了什么?

这已经是死后的世界了吗?

还是地狱?

他无法遏止住自己阴暗的想法。这一次,鲁道夫体内作为一个保守的天主教徒的思想占了上风,他内心的声音邪恶地对他耳语:与他的朋友相爱是违反自然法则的——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位非人类的男性。也许他将会因此永生永世受这烈火的灼烧,可他之前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件事,他总是躲进他朋友的怀里寻求安慰,寻求一个庇护所。而现在,地狱的大门即将将他吞没,他罪有应得——作为一个鸡饕餮奸者、自杀者,还在觊觎着死神……

他的朋友又一次将嘴唇贴上了他的。这是不是意味着他要将他自炼狱中拯救出来?

然而疼痛又一次卷土重来,不过幸运的是他已经对此麻木了。死神的吻又落了下来,他浑身再次充满了一种虚无感。这个吻来得急切、热烈而又非常用力,亲吻动作几乎算得上是野蛮。

但这也只带给鲁道夫因疼痛而支离破碎的躯体以片刻的舒适,,很快,他的朋友愤怒地咆哮着抽离了这个吻,鲁道夫于是又一次被投入了地狱的烈焰之中。

他又一次尖叫起来。

------

这是怎么回事?

鲁道夫哀嚎着,嗓音因疼痛而扭曲了。他的手指绝望地攥紧了心口,手背上青筋爆出,看上去要崩裂了——这一切怎么可能发生在死神亲吻了他两次之后!

死神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医生们匆匆赶到中了毒的皇帝身边。

医生们将鲁道夫的手从他胸口掰下来的时候他又发出一声尖锐的哀鸣。鲁道夫抽搐着,眼睛翻回了脑后。然后,他突然躺在地板上不动了。

宴会厅中一片死寂,所有客人都在盯着他们的皇帝僵直的身体。

“他死了吗?”艾森巴赫大臣颤抖地问。

医生探了探鲁道夫的脉搏,然后摇了摇头。

“没有——陛下只是昏过去了。他大概是中了氰化物的毒,因而在剧烈的疼痛中失去了意识。不得不说,我们很难相信有人误食了氰化物还能活下来——它的毒性发作十分迅速,在几秒内就能夺去受害者的性命。”

大臣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他颤栗着吐出一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两名侍者走进来,就在死神的面前将毫无意识的皇帝抬回他的主卧,客人们则悄无声息地四散开去。

只有伊丽莎白还待在她的位置上。她对着那个在宴会后半程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男人僵硬地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开。

“他本该很快就死的——我很抱歉。”男人在退出房间的时候悄悄地说。

死神终于从呆滞中回过神,他抬起头,用满是厌恶的表情盯着那个他深爱了很久的女人。

“我不知道……安德烈说将会有一场政饕餮变,而不是……不是暗杀,”伊丽莎白的声音细如蚊呐。然后,她鼓起勇气看向自己的前任爱人。“你为什么不……你为什么不将他带走?”

死神没有回答,只留下了居高临下的一瞥便消失于无形——而后他在宴会厅两层楼上又一次显形。而他的形象,一如当年在这宫中一样*。


TBC

*:承蒙老铁纠正,“当年”应该指的是sisi在美泉宫健身房晕倒,死神扮成医生去给她看病那里,与下一章有联系

评论(26)

热度(56)